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八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18 2021-09-07 00:36

楼上的姑娘们叹为观止,这一红一碧在这洁白的世界里,一静一动,宛如两个下凡的仙子,翩翩起舞的那位,翩若蛟龙,翩若轻鸿,舞姿随着琴音的节奏而变化着,

就连明月阁十六香中最长袖善舞的季画也自愧不如。

温言的琴音似诉似慕,如歌如泣,悠扬婉转,带着淡淡的忧伤,楼上的姑娘们听得如痴如醉,本以为温言就是靠着叶浮珣的身份才掌管明月阁,虽然平日里不露面管事,但是王妈妈会把明月阁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跟她禀告,这难免会让明月阁的一些人不服气,在这里从来都是能者上位,如今听了温言的琴,懂琴的十六香们开始对温言刮目相看了,这个女子深藏不露,怪不得这紫凌王妃如此器重她。

一曲既终,温言十指合拢,停止了拨动琴弦,而叶浮珣一个优美的旋转,宛如雪中精灵。

“好好好。”楼上的姑娘们纷纷拍手叫好,温言秀眉一挑,拿起红炉早已煮沸的茶壶倒了一杯茶,笑道,“怎么样?亲爱的紫凌王妃,我的琴能配上你的舞吗?”

叶浮珣秀眉一挑,傲娇地说道,“勉强吧。”温言不理会这个有些傲娇女人,撇了一眼现在不远处的几个侍卫,淡淡地说道,“你不会打算住下来了吧?”

紫凌王府一早就派人来接叶浮珣,可是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别扭的小女人就是不回去,所以这些奉命的侍卫只好派一个人回去禀告剩下的在这里等着。

“暂且不打算回去,一会儿派人把素儿接过来,那丫头前两天还吵着要见你。”

把孩子带到这烟花之地不太好吧,温言心里想着,但是她现在可不敢吐槽叶浮珣这个处于冷战状态的女人。

“听说最近玄霄阁的阁主已经到了京城。”温言说道。这明月阁现在不仅仅是开门营业那么简单了,顺带着搜集一下江湖信息,毕竟在温言的认知里这么好的一个场所不能白白浪费了。

“玄霄阁阁主。”这个叶浮珣倒是有些印象前一段时间的晋王之变玄霄阁还出手帮助唐远父子攻打赤虎门,还救了唐凤初,本来玄睿帝要封赏,可是这玄霄阁的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如今又传来玄霄阁阁主已经到了京城。这个时候,江湖最热门的人物来京城做什么?叶浮珣一时间分不清对方是敌是友,但光凭他们出手帮助了唐府,叶浮珣就得卖这个恩情。

“让王妈妈他们留意一下关于玄霄阁的消息。”叶浮珣说道。

紫凌王府此时气压已经低到不行,宋寒濯一身冷气坐在别亦阁的花厅,小若素依偎在青画的身边,怯怯地看着阴着一张脸的宋寒濯,紫凌王妃一晚上没有回来,今早派人去接,竟然还不回来。

“殿下。”管家走了进来,低声说道,“王妃派人传话来了……”说着偷偷打量着宋寒濯的脸色,低声说道,“让把小郡主接到明月阁去。”

“咔嚓”暗想一声,某个王爷手中的茶杯瞬间碎了,这个小女人竟然跟他使性子,很好。某个王爷嘴唇微微勾起,从一旁的丫鬟手里接过手帕,神色淡淡地说道,“小郡主乃是金枝玉叶,岂能去那种烟花杨柳之地!”

烟花杨柳之地?王爷您这是在指桑骂槐吗?

“画姨,什么是烟花杨柳之地?是我们昨晚玩烟花棒的地方吗?”小若素抬起头好奇地问道,青画忙捂住她的嘴巴,冲她摇摇头。

“姑姑,您想想办法啊,这王妃和殿下这样下去也不行啊。”青颖对周姑姑说道,因为昨天小郡主和锦绣楼里的那位就生气离家出走,也不像是王妃的风格啊。

周姑姑沉吟了一下,说道,“这过几日便是三年一次的月神节,按照我朝风俗,这次应该在我们王府办,得想办法让王妃回来,夫妻哪儿有什么隔夜仇,彼此给个台阶下也就算了。”

“可是王妃的脾气您是了解的。”青颖忍不住为自己的主子抱打不平,“再说了,昨天您也在,小郡主受伤了,王爷问也不问,还怨王妃生气了。”

周姑姑脸色一沉,“你要记住,虽然圣上封了她为郡主,但她身上流的可不是皇室的血脉,王妃收养她,那是王妃心地善良,你们可要分清主次!”周姑姑从小就接受宫里正统的思想教导,对于血脉看得无比的重要,所以小若素在她的眼里,即使被封了称号,也不过是一个平民之女。

“是。”周姑姑还从来没有这样过对叶浮珣身边的丫鬟说话,青颖一愣,也不敢说什么,周姑姑脸色稍稍缓和,继而说道,“王妃是个知书达礼的人,明天我去一趟明月阁把王妃接回来。”只不过周姑姑还没有去接,明月阁朝出了事情。

“重公子,您快来尝尝,这是奴家做的点心。”王妈妈端着一盘品相极佳的点心放到桌子上,对着叶浮珣招招手,温言听言佯作伤心状,“王妈妈还真是偏心,我在明月阁这么长时间,王妈妈都没有为我做过什么点心,这阿珣依赖,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

“啊哟,我的温姑娘,小祖宗,妈妈什么东西忘得了你啊。”王妈妈扭着肥胖的身去挽上温言的胳膊,刺鼻的香粉味让温言有些受不了,想抽身奈何王妈妈拽的紧,今天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叶浮珣看着她一副窒息的样子,无视她求救的眼神,伸手拈了一块点心,细细品尝,别看王妈妈平日里那个样子,这手倒是灵巧得很,点心甜而不腻,入口带着淡淡的花香,倒比宫里的御厨做得还好吃。

“怎么样?”王妈妈紧张地看着叶浮珣,唯恐这点心不合他的胃口。

温言也捏起一块儿吃了起来,入口的那一瞬间,眼睛都亮了,直夸道,“王妈妈,你做的真是太好吃了,在明月阁给阿珣打工都可惜了,你应该去开一个点心店,保准赚钱。”

叶浮珣也点点头,笑道,“王妈妈若是想开店,本公子这里有银子。”

“奸商。”温言又拿起一块儿吃了起来,不理会某个小女人打的注意,三个人正说笑着,突然传来的敲门声,因为是过年,叶浮珣便让明月阁的人该回家的回家,没有家的,皆在自己的房间休息,或三五个具在一起,在温言弄的娱乐室里聊天谈笑,一时间大厅里只剩下了她们三个人,王妈妈不悦地起身,喊道,“明月阁暂时停业不开门迎客,请您过了年再来。”

敲门声消失,不一会儿又响了起来。

“谁呀,这大过年的。”王妈妈嘟嘟囔囔地走到门口,打开了门,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王妈妈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面色惊恐地看着来人,她慢慢地转过身,一步一步朝着大厅内走去。

叶浮珣和温言感到奇怪,抬头看向王妈妈,只见其对自己挤眉弄眼,脸色怪异,她肥胖的身躯,挡住了后面的人,再加上那个人低着头,叶浮珣依稀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头顶和一圈斗笠边。

“公子,快走!”王妈妈大喊道,突然口吐鲜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叶浮珣,她那肥胖的身子骤然倒下,后背上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叶浮珣和温言大惊,只见来人是一个带着斗笠男人,抬起头地那一刻,脸上露出一道狰狞的刀疤。

“王妈妈!”温言震惊地看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王妈妈,那人冷冷地问道,“谁是温言?”

反应过来的温言,呆呆地看着那人,颤抖着说道,“我是……”

“我是!”叶浮珣一把把温言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一双眸子里透着寒意看向来人,这个人竟然是宠着温言来的,还如此明目张胆地在她的明月阁杀人,不会是温家的人,温言平日里又不出门,到底是谁想要杀她呢。

“到底谁是?”那个人不耐烦地问道。

温言一把抓住叶浮珣的胳膊,上前一步,定了定心神,说道,“我才是温言,你既然是来找我的,那就别伤害其他人。”

“不,我才是,你放她走……”

“哈哈哈。”那人望天大笑,手里的刀随着身体的颤动而动着,“老子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赶着送死的,既然你们两个都是温言,老子就一块儿送你们上路。”说着便拿着刀瞬间移到了叶浮珣面前,一把钳住了叶浮珣的喉咙,温言大惊,拿起一旁的板凳,还没有砸向那人,便被她的掌风打到在地,没有武功的温言,口吐鲜血,晕了过去,那个人虽然只用了一半的功力,但是对于没有任何内力的温言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阿言……”叶浮珣呼吸越来越薄弱,她无力地看着地上的温言,就在她以为她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一道寒光乍现,那人猝不及防,忙送开叶浮珣,“咔嚓”一声,桌子被劈成了两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