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三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10 2021-09-07 00:36

她是叶浮珣,活了两世之人,这一世,她不在软弱愚善,不再任人欺凌,斗姨娘,整庶妹,一步步走到京城的高位,原以为她会如愿得一良人,白头不相离,老天弄人,一杯毒药,让她的生命再一次走到了尽头,而那一掌将她最后的梦打碎,也将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无寻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醒来已经到了深夜,她借着月光打量着房间里的布置有一些熟悉,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阴影,心里一惊,手缓缓摸向枕头底下的药包,警惕地看着来人,轮廓越看越熟悉,冷声问道,“谁在哪儿里?”

从黑暗里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皎洁的月光下,俊冷的五官如同谪仙下凡,本来淡漠的眸子,此时也却有了暖意,声音低沉而又有着磁性,“是我,珣儿。”

无寻一愣,随即拿起身后的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紫凌王殿下,您半夜三更不睡觉,闯一个女子的闺房恐怕有失君子风度吧,再者,民妇还是一个有夫之妇,若是被我的丈夫知道了,我真是百口莫辩。”

“本王又不是第一次半夜爬墙私会佳人了。”某个王爷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上,锐利的眸子看向半坐在床上的无寻,淡淡地说道,“若是无寻夫人想要大声呼喊,本王也不介意。”

无寻心里暗骂了一句流氓,眼波流转,手里的药粉洒在了床边,“幸好,本夫人有防狼药粉。”说完便看也不看宋寒濯一眼,便和衣躺下,闭上了眼睛。宋寒濯微微一愣,无声地笑了,在黑夜里他的声音和神色都变得柔柔地,“珣儿,你什么都想起来了是吗?只不过你还在生我的气,所以不愿意承认。”

无寻背对着他一言不发,良久清冷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王爷,我是无寻,药域谷谷主纪明南之妻,这是十年里是,这辈子就都是。”身后的人一怔,忧伤地问道,“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在昆仙山我便想起了一些,直到东城我不小心用手碰到了往生花,就所有的都想起来了。”无寻坐起来,目光如水,比天空的明月还要冷上几分,“但是,我现在是无寻,不是叶浮珣,叶浮珣早在十年前就死了,你们也都这么认为的不是吗?既然如此,那就一直这么认为下去就好了,王爷何必这么执着呢。”

宋寒濯听了低声笑了起来,竟有几分凄凉,“执着,你可知这十年来我夜夜梦魇,不得安宁,你竟然轻轻一句执着带过,叶浮珣你有没有心?!”

“没有。”女子斩钉截铁地说道,“叶浮珣的心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而现在无寻的心只能给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夫君纪明南。”

声音传到宋寒濯的耳朵里,直击他的心,不由的踉跄的一步,身后的椅子倒在地上,守在门外的淡竹听到动静,敲门问道,“夫人,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一只猫打翻了椅子。”无寻说道,宋寒濯颓废地背过身去,他不愿意让眼前这个女子看到他眼里留下的泪,说道,“你可知道,他选择了将你送回来。”说完便大步离开,无寻失魂地看着宋寒濯消失的方向,一时没有弄明白宋寒濯说的话,明明是自己选择的,为什么还会这么难过,十年了,自己的心不是早就已经不会疼了嘛,就在无寻躺下那一瞬间,她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忙翻身下床,打开门喊道,“淡竹,玉竹!”

“夫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淡竹披着外衣忙走出来,看到无寻一脸着急的样子,担忧地问道。

“我们马上回去。”无寻反身会房间抓起屏风上的衣服就往外走,迎面跑来的玉竹忙拦住,“夫人,大半夜的您这是要去哪?”

“回药域谷。”无寻边穿衣服边往外走,淡竹与玉竹两个人相视一眼,忙穿好衣服,跟了上去,能让无寻这么着急地回去,恐怕是谷里出了什么事。

她们的动静惊动了青若等人,“纪夫人,您这是要去哪儿里?”

“回药域谷。”

“何事这么着急?”青颖看着无寻衣服刚穿戴好,头发都没有来得及疏离,而且在这深夜回府,众人有些不解。

“郡主的伤只要休养便可痊愈,谷里还有一些事情实在离不开人,我放心不下,所以提前回去。”

青若微微一笑,劝道,“夫人是放心不下谷主吧,不如这样,天一亮我便派人送夫人回去,只不过这深夜您赶路也不安全,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好向纪谷主交待。”

“是啊,夫人,要不我们天一亮就动身离开也不迟,谷主有茵陈白英他们照顾,若是有什么事情,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无寻压下心低下的不安,转身坐在大厅里的椅子上,理着自己的头绪,这十年来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东方已经泛白,门外青若已经准备好了马,无寻突然站起来抱了她一下,“谢谢你。”

青若一愣,一股熟悉之感涌上心头,她呆呆地看着无寻反身上马,还没有理解完无寻那句话什么意思,一匹马停在了自己的面前,叶修安少有的焦急地问道,“纪夫人呢?”

“刚走。”青若说道,“夫人不知道怎么了,十分着急地要走。”

叶修安听了立马挥鞭一追了上去,青若转念一想,忙吩咐道,“备马。”

无寻一路疾驰,她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大,纪明南骗了她,虽然她在东城记忆便模模糊糊地想起了一些,但是真正让她想起来的却是她身上的那块血石,让她恢复记忆,让自己的回归原点。

“姐姐!”熟悉的声音从无寻的身后传来,这句久违的姐姐让无寻心里一动,忙勒马而停,回首望去,记忆中的少年,白发胜雪,眉间一点朱砂,策马而来,“吁。”

“你是来阻止我回去的?”无寻问道。

“姐姐,他让我带一句话给你。”叶修安沉重地说道,“他说,他偷了你的十年,此生不悔,剩下的余生,让你替他活出精彩。”

“你们都知道。”无寻苦笑一声,“什么是他偷了我的十年,明明是我偷了她的一生。”她翻身下马,对叶修安说道,“我一定要回去,你们任何一个人都阻止不了。”

“你回不去了。”叶修安不忍心告诉无寻,“他将你送出来,就没打算让你回去,此时的药域谷恐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过去。”

“那你给我听好了,他死,我绝不会独活。”说着无寻翻身上马,挥鞭疾行,叶修安脸色一变,紧跟着追了过去,在无寻来京城之前他就已经接到了纪明南的飞鸽传书,必须要阻止无寻会药域谷,本来他是打算让无寻在京城住一段时间,在让无寻知道这件事,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敏锐,这么快就察觉了。

宋寒濯失魂落魄地回到了紫凌王府,坐在别亦阁的台阶上独自一个人喝着闷酒,无寻的话如同刀子一般插进了他的心里,一遍又一遍,云堂和云厉在别亦阁找到宋寒濯的时候,他的脚边已经有七八个空酒坛,而他却丝毫没有醉意,这些年他都习惯了,喝再多的酒,依旧醉不倒。

“王爷,纪夫人天一亮便骑马离开了京城,随后叶公子追了过去。”云厉说道,宋寒濯将手里的酒一饮而下,“本王知道了,她不是本王的王妃,她是无寻,纪明南的妻子。”

云厉二人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只好在一旁侍候,不敢说话。

无寻一路疾驰,半日便到了药域谷,刚下下马进去,便被随后赶来的叶修安拦住,“姐姐,你不可以进去,谷口布有九宫阵,您进不去。”

无寻一把推开叶修安,“我自己的家如何进不得。”说完便进入阵中,叶修安放心不下随即也进去,淡竹玉竹紧跟其后,这九宫阵变换异常,凶险万分,四个人进去后,仿佛进入迷宫幻境,怎么也走不出去,又时常遇到暗箭机关,一个时辰下来,无寻等人皆挂了彩。

“纪明南,你给我听好了,你若不放我进去,就算是死,我也要闯进去。”无寻对着天空喊道。阵外两个少年并肩而立,一白一黑,十分耀眼。

“大师兄,你就放娘亲进来吧。”纪洐诺担忧地说道,“娘亲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若在阵中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怎么跟父亲交代。”

“不行。”言睿渊说道,“师父有令,只有他死了,才能闭关撤阵。”

“大师兄,你可曾想过,父亲那么爱娘亲,他宁愿舍弃自己的命也要护娘亲周全,万一……万一娘亲出了事,不仅父亲会怪你,就连希儿她也不会原谅你。”见言睿渊无动于衷,纪洐诺心里一急,脚尖轻点,手中的玉笛直指不远处的一块凸出的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