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八十章

嫡女归 云舒 2306 2021-09-07 00:36

“不必查了。”纪衍诺淡淡地说道,“贵府的大小姐似乎很喜欢携带这种东西上街。”

祝兹尧脸色微冷,面前的少年,缓缓道来,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却透着威胁,“祝兄还是管管比较好,万一哪一天,伤了祝小姐自己可就不好了。”

今日的纪衍诺没有了素日里的温和,倒是多了几分凌厉。不等祝兹尧说话,纪衍诺施施然行了一礼,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笑着说道,“今日在下多有叨扰,还望海涵,告辞。”

转身离开,祝兹尧望着少年离开的背影,越发的捉摸不透这个人。一开始只是局的他是像祝兹舜的少年,没有想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成为了宁城家喻户晓的人物。

祝兹尧派人去查纪衍诺的身份皆无功而返,太过于真实的身份背景,倒是让祝兹尧越发的不安。

今日纪衍诺竟然堂而皇之地来质问,不遮掩祝珠那日与宋长宁之间的事情,是来试探,还是纯属来给自己的表妹出气呢。

“小姐,您走慢一点。”雀儿在后面紧跟着祝珠,小跑着几步,脸上已经出汗了,祝珠像是没有听见一般,提着裙子一个劲地往前跑,“既然阿爹已经不疼我了,我还在这里待着做什么,平白讨人厌。”

自从那日祝珠在街上与宋长宁发生了争执,在糖葫芦上下毒,被祝兹炎知道后,便被禁足在家里,她去找祝家主哭诉,也不知道祝兹炎对祝家主说了什么,竟然一点也没松口,这才惹得祝珠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整个祝家都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小心。”纪衍诺正准备走出月牙门,迎面撞来一个粉色的身影,带着浓浓的胭脂粉,眼看姑娘就要被他撞倒,他惯性地伸出手,一把扶住了姑娘的腰身,待姑娘站稳后,立马松了手。

祝珠心神不定,抬眸看见了一张温润如玉的脸,五官如同刀刻斧凿一般,少年一身书生打扮,俊秀无双,那双眼睛清澈得像是山间的泉水,如春风沐浴一般,她不由得愣住了。

“小姐,您没事吧。”雀儿连忙跑上前,将祝珠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个遍,见祝珠并未受伤,这才放下心来。

纪衍诺立马明白过来,眼前这个明艳的少女便是祝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祝珠,只是淡淡地点头,迈步离开。

“这个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生啊。”雀儿看着纪衍诺离开的背影说道,又见自家姑娘痴痴地看着少年背影,轻声唤道,“小姐。”

祝珠回过神来,问道,“雀儿,这个人是谁?”

“奴婢并未见过。”雀儿说道,“好像是从大少爷的院子出来的,应该是大少爷的朋友吧。”

“大哥的朋友。”祝珠看着纪衍诺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我怎么没有见过,宁城还有这么好看的男子的呀。”

“雀儿。”祝珠笑着说道,“你去查一下他是什么人。”

######################################################

客栈。

“咳咳咳。”毒虽然清理干净了,但素来健康的宋长宁倒是病倒了,一个劲地咳个不停,宋瑜琏亲自将汤药端来,看着病怏怏的小姑娘,冰冷的脸上有一丝心疼,清冷的嗓音忍不住柔了几分,“宁儿,先把药吃了。”

“哥哥,你先放那儿吧,一会儿我在吃。”小姑娘恹恹地说道,这般无精打采的模样,倒是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听话。”宋瑜琏耐着几分性子说道,“先把药喝了,一会儿该凉了。”

宋长宁看了一眼自家哥哥,她知道这几天宋瑜琏一直在忙公务,还要抽出时间来照顾自己,看着他消瘦一圈的脸,坐起身子,听话的端过药碗,闻着苦涩的药味,忍不住皱起眉头,她素来怕苦,小脸微微皱在一起,深吸一口气,一饮而下,嘴里皆是苦涩的药味,令人作呕,逼迫自己咽下去,嘴里便被塞进来一块蜜饯,宋瑜琏嘴角微勾,“还苦嘛?”

宋长宁眼睛微红,拉着宋瑜琏的袖子,靠在她的肩膀上,“还是哥哥最好了。”

“现在知道哥哥好了。”宋瑜琏忍不住打趣道,“若是平日里也向这般乖巧就好了。”

“哥哥~”宋长宁声音糯糯的,“我有点想母后了。”

还是第一次离开唐凤初这么久,也不知道宫里情况怎么样了。

“待你身子好一些,哥哥便送你回去。”宋瑜琏怜爱地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发,“纪衍诺那边送来了一个丫鬟,你留还是不留?”宋长宁生病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小院那边,纪衍诺命人送来了汤药以及丫鬟,但是人却从来没有露过面。

宋长宁微微一顿,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既然人都送来了,那就留下。”

宋瑜琏忍不住叹口气,无奈地说道,“你呀,还真是好哄。”

“殿下。”门外响起王猛的声音。

宋瑜琏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说道,“你先好好休息,哥哥去处理一些事情,回来再陪你。”

宋长宁乖巧地点点头,躺在床上,看着宋瑜琏离开,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宋瑜琏做的事情,宋长宁从来不过问,国事她更没有兴趣。不过从他们偶尔的交谈之中,宋长宁似乎猜到了宋瑜琏要查什么事情。

“找到了?”宋瑜琏回到自己的房间冷声问道。

王猛低头说道,“请殿下责罚,属下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人已经被灭口了。”

线索又断了,宋瑜琏把玩着玉佩上的穗子,闭上眼睛,冷声问道,“朱府那边呢?”宁城新来的知府姓朱,来到宁城才三年,一直没有什么作为,倒是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还是往常一样,朱奇德已经有半个月未管理城内事务,最近几天都在拂绿楼待着,并没有什么异常。”王猛说道,不知道宋瑜琏怎么对一个酒囊饭袋感兴趣,若是平日,早就将其人割去官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