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96 2021-09-07 00:36

明月阁,一白一红,一把凤尾琴,一局黑白棋。

“最近怎么这么闲,总往明月阁跑啊。”院子内,温言坐在柳树下,漫不经心地拨弄着一把凤尾琴,抬眸看向一旁自己跟自己下棋的叶浮珣,见其百般无聊地托着下巴,在棋盘上摆着棋子,不由得莞尔一笑,瞬间,天地失色。

叶浮珣听到温言的话,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就该让你来做明月阁的头牌,我只管数钱就好了。”自从赐婚后,宋寒濯一次也没有出现过,什么事都是周姑姑来处理,按理说,他都不是那种遵守条教的人,以至于某个小女人开始了胡思乱想模式,扔下手中的棋子,问温言,“若是一个男子下了婚书要娶你,可是一连几天都不露面,什么意思啊?”

“拜托,你现在可是一身男装,问我这么一个问题,我会感觉很出戏的。”

“出戏?什么是出戏?”叶浮珣疑惑地看着时不时冒出一些奇怪话的温言。

温言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如何给叶浮珣解释,“没什么,说了你也不懂。”叶浮珣最看不惯眼前这个女人一副傲娇的模样,就无聊地趴在桌子上,想给自己找点事儿做。

“身为一个叶府的大小姐你有什么好烦的?”温言起身走过去戳了戳某个无聊的小女人,问道。

听到温言的话,叶浮珣抬起眸子,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温言,“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虽然温言知道她是女儿身,但她从未跟温言提起过,她的家世。

温言随意地坐下,拈起一颗黑子落在棋盘上,说道,“这并不难啊,京城有身份的只有一个叶家,而且你还能帮我摆脱温家的追杀,又能够在这京城风生水起地开间明月阁,可见你并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方才你问成婚,我想最近全京城都知道,叶府嫡女叶浮珣赐婚给宸王,综合以上,猜出你的身份并不难。”她好歹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在这明月阁内,虽然不接客,但从一些丫鬟客人嘴里也把京城了解了七七八八了,更何况,她还专门看了《京城志》,猜出叶浮珣的身份对她来说小意思。

“更何况,最近你还成了京城的名人,这全京城都在传,叶家大小姐如何仗势欺人,还没嫁入宸王府,便容不下庶母与庶妹,趁叶老夫人回来之际,栽赃陷害庶母下堂。”温言促狭一笑,对某人说,“还有人说你长得奇丑无比,心仪宸王已久,茶不思饭不想,叶丞相和唐将军实在看不下去,就联合起来向皇帝逼婚,更有甚者,说你这婚可是赐给叶家二小姐的,被你给抢了,你现在在京城可是臭名昭著。”

“一派胡言!”

“我是知道外面是一派胡言,但是别人不知道啊。”温言拿起旁边的茶壶给叶浮珣倒了一杯茶,说道,“这个时候坏你名声,摆明了给你下绊子。”

叶浮珣眸子微敛,这几日她倒是放松了对叶云裳的警惕,但是凭叶云裳一人之力恐怕难以做到,是谁在帮她呢?

见叶浮珣眉头微绉,温言打了个哈欠,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点到为止即可,“过几日明月阁装修好,到时会有一场十六香的才艺演出,有兴趣来吗?”

叶浮珣端起有些凉的茶轻抿了一口,说道,“自然要来。”她倒是很好奇温言将明月阁改成了什么样子,这温言倒是有几把刷子,才到明月阁没几天,就把明月阁上上下下收拾地服服帖帖的,就连对门万花楼几次挑事,都被她三言两语地给化解了。她不得不再一次庆幸,这一世她首先遇见了这个女子。

“恭候大驾。”

叶浮珣又在街上转了一圈,买了一些荷香阁的糕点带带了回去,命人给叶修安和叶玿璃送去一些,剩下的带到了叶老夫人的和阳院。

一进院子便听见了叶老夫人的笑声以及叶云裳的撒娇声,守门的丫鬟见叶浮珣来了,忙行礼,打开了门帘,叶浮珣带着青颖和轻云走了进去,一看见叶老夫人,叶浮珣便笑盈盈地说道,“打一进院子珣儿便听见祖母的笑声了,正诧异谁能把祖母逗那么开心,原来是二妹啊。”

叶云裳看见叶浮珣,脸上的笑容微收,随即恢复正常笑道,“这叶府上下恐怕就剩我一个闲人了,寻思着祖母可能会无聊,特来给祖母解闷,没想到姐姐也来了。”

叶老夫人看见叶浮珣,笑容不变,吩咐丫鬟们给她搬个软椅,待叶浮珣坐定后,便和蔼可亲地对叶浮珣说,“珣儿怎么过来了?”

“珣儿命人去买了一些荷香阁的糕点,特送来让祖母尝尝鲜。”说完示意身后的青颖将糕点递给了叶老夫人身边的嬷嬷,由其呈送到叶老夫人跟前。

叶老夫人命人打开,拈其一块放入口中,香甜可口,便夸道,“还是珣儿有孝心啊。”转而又关心地问道,“嫁衣做得如何了?”

“绣娘正在绣,差不多半个月后就可以完成。”

“姐姐倒是有孝心啊,这么忙还不忘命人去买一些糕点送给祖母,怪不得祖母这几天天天念叨姐姐的好,还让裳儿向姐姐学习,我看啊,祖母有了姐姐就不需要裳儿了。”叶云裳撒娇地对叶老夫人说,一副小女儿娇态做得十足。这副姿态让叶老夫人是十分受用,她就喜欢儿孙捧她。

叶浮珣笑笑说道,“谢姨娘如今被关在香凝院中,我怕祖母身边没个说话的人解闷,又想起祖母以前喜欢吃荷香阁的糕点,这才命人去买的,没想到二妹在这里,我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一提到谢姨娘,叶老夫人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说道,“以后休要再提谢氏!一提到她,我就来气,身为叶府主母,竟然做坑蒙拐骗之事,更可恶的是,这偌大的叶府差点败到一个妇人的手里!”

“祖母莫生气,是孙女儿的不是,不该提谢姨娘的。”叶浮珣忙安慰道,见叶老夫人脸上的厌恶不假,心里暗想,看来这次谢姨娘是失了叶老夫人的心,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请来的救兵,是让她倒台的开始。

“裳儿了,你可千万别跟你那个母亲学!”

叶云裳心里十分委屈,忙低下头,小声说道,“祖母,您别生娘亲的气了,娘亲这么做,实在是太想留住父亲,现在娘亲已经在香凝院闭门思过,我想她一定悔过了,以后就让裳儿替娘亲和父亲来行孝道,好好孝顺您。”

叶云裳正说着,一个丫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叶老夫人不由得皱眉说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那丫鬟被叶老夫人这么一呵斥,身子打了个寒颤,低头说道,“回禀老夫人,宸王殿下来了,老爷让奴婢通报,都去前院。”

宋寒濯来了,叶浮珣听到这个名字,眼睛一亮,转而又很疑惑,这个家伙平常见她,都不走寻常路,这倒是第一次这么大张旗鼓地来了叶府。

叶老夫人带着叶浮珣等人赶了过去的时候,宋寒濯正慵懒地坐在玉撵之上,叶翰良恭顺地站在一旁。

叶老夫人忙带着众女眷上前行礼,“老身见过宸王殿下。”

“都起来吧。”宋寒濯邪魅的眸子一转,落在了一抹淡蓝色的身影上,薄唇不由的微微上扬,好几天没有见这个丫头了,抬手朝叶浮珣说道,“珣儿,过来。”

叶浮珣微微一笑,乖巧地走到他玉撵之处,宋寒濯不顾众人在场,直接握住她的手,问道,“可有想本王。”

叶浮珣脸色一红,轻轻地把手抽回,抬眸笑道,“王爷今日怎么会过来。”

“你不说本王倒是忘了。”宋寒濯收起嘴角的笑,朝叶翰良厉声说道,“叶丞相,你可知罪?”

叶翰良满头雾水,但听到宋寒濯阴沉地声音,忙跪下说道,“臣不知所犯何罪啊?”叶翰良的大脑飞快运转,难道是因为前几日谢姨娘之事来替珣儿出头的,又觉得行不通,若是因为谢姨娘之事,为何停了那么久才来?

“回春堂可是你府下的药铺?!”

“是。”叶翰良忙回道。

“叶翰良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卖假药给本王,本王看你的脑袋是不想要了!”宋寒濯阴恻恻的声音在叶翰良头顶响起,吓得叶翰良直冒冷汗,声音略颤抖地说,“王爷是否误会了,这回春堂绝对不敢卖假药给王爷啊。”“还敢狡辩!昨日本王身体不适,季先生给本王诊断过后,便命人去你的回春堂去抓药,竟然把树根当人参买个本王,你是想毒死本王吗?你不仅欺君,还毒害皇族,该诛九族!”

“王爷请息怒,这药铺一直是由内人打理,微臣……微臣实在不知情啊?”叶翰良这个时候只想着怎么把这么一大顶帽子给摘下去。不一会,两个小厮带着谢姨娘走了过来,谢姨娘哪儿里还有往日的风情,此时的她头发散落,如同疯子一般,推开小厮,吼道,“狗奴才,我看你是活腻了!敢这么对待本夫人!这可是叶府的当家主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