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四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27 2021-09-07 00:36

“哎……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孙桥晟原地跳了几下,追了上去,“你没看见刚才那个什么世子爷一听说我是你的未婚夫,那脸色有多难看。”季茯苓不想听这个老男人的话,一个胳膊肘过去,孙桥晟痛呼一声,揉着肚子,看着那个背影,见其不搭理自己,看到周围的丫鬟都在看自己,清了清嗓子,又恢复了往日佳公子的模样,负手而立,信步离开。

“舅舅……您怎么来了?”洛安郡主看着一脸阴沉的唐筠珩,吓得差点把手里的戏本子扔出去,这个世界上,洛安郡主只害怕两个人一个是当今太子宋瑜琏,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位名震天下的大将军舅舅,来到京城她见到唐筠珩都是绕道走,虽然她不是叶浮珣的亲生女儿,但毕竟是叶浮珣亲口认下的女人,这些年温家也十分照顾她,温馨跟唐老夫人更是把她当做亲生的孙女儿来疼爱,但洛安郡主就是怕这位舅舅,每次看见他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她生病期间,唐筠珩也来看过他,不过每次都被她装睡逃了过去,本来想今日故技重施,奈何唐筠珩的大长腿已经迈了进来,洛安郡主只能硬着头皮请安。

“你身体可好些了?”唐筠珩随意地坐下,看着面色红润有光泽的洛安郡主问道,对于这个叶浮珣唯一留下的女儿,唐筠珩可是打心眼里宠着疼着,可是这个小家伙就是有些怕自己,每次见了他就躲。

“好多了。”郁青汀兰从来没有见过洛安郡主这般懂规矩,仿佛只有在这位护国大将军面前,他们家郡主才会有贵女该有的礼仪。

“那就好。”一盏茶饮完,唐筠珩说道,“缺什么就让人去忠义候府去取,老祖宗都很挂念你。”

“让老祖宗担心了,是素儿的不是。”洛安郡主硬着头皮说道,平常唐筠珩就是看一看他就离开了,从来没有坐下来过喝茶,今日怎么那么有闲情逸致啊,难道军营里没有什么公务了嘛?

“上次不是请了药域谷的夫人来给你看病吗?今日怎么换成了季家人。”坐了一会儿的唐筠珩终于把自己心里的话问了出来,洛安郡主微微一愣,立马回答道,“因为纪夫人有事情先回药域谷了,今天季大夫路过京城受人之托,来给我瞧病,舅舅也认识季大夫?”

“嗯。”唐筠珩以一个字终结对话,洛安郡主又开始抓耳挠腮想话题,可是想了半天,她还是放弃了,因为她发现她跟唐筠珩根本没有话题。

唐筠珩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雪斋还是他帮着叶浮珣建造的,布局结构他最了解不过,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客人居住的院子——东道园。当时他还问过叶浮珣为何将一个客人居住的院子命名为东道园,当时那个丫头振振有词地说道,“那是因为我想让客人宾至如归啊。”

“小丫头,你别生气了,好不好?”院内传来一道挫败地男声,从回来季茯苓就开始不离孙桥晟,这差点把这个爱说话的三少爷给憋坏。

季茯苓抓起桌子上的茶杯朝孙桥晟扔去,却被他稳稳地接住了,“小丫头,你这是谋杀亲夫,小心我告诉季伯母。”

“那我就先打的你不能回江南告状!”说着季茯苓便撸起袖子,追着孙桥晟满院子的打,唐筠珩站在院门外,听到院子里的女子声音由生气到开心的大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来到这里,六年前就说明白的事情,今日他怎么又犯这个老糊涂了,想着唐筠珩苦笑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雪蚕,你去哪儿里啊?”一直藏在季茯苓袖子里的雪蚕突然飞了出来,直奔院门外,季茯苓忙停止追打孙桥晟,喊道。小家伙转身身来,拍打着翅膀,嘴里啾啾地叫个不停,又朝院门外飞去,季茯苓忙很上去。雪蚕是极其有灵性的,这种现象还是头一次,孙桥晟本来也打算跟上去,不过走到半路他又发现其他好玩的了,也就不去管季茯苓了。

季茯苓一路跟着雪蚕出了东道园,一直来到一个院子里,这个院子里种满了青翠的竹子,上面的匾额,苍劲有力地写着——任尔院。雪蚕冲着季茯苓啾啾地叫了两声,转身飞了进去,落到了一个玉立挺拔的男人身上。

唐筠珩本来是站在院子里出神,突然一个小东西落在他的肩膀上吓了他一跳,低头一看竟然是浑身雪白,头顶一撮嫩绿色的雪蚕,他惊喜地摊开手掌,小家伙乖巧地落在他的手掌心里,冲着他啾啾地叫着,还闭上眼睛蹭蹭唐筠珩的手掌。

“小家伙,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唐筠珩含笑逗弄着雪蚕,少见的温柔,“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竟然还记得我。”

雪蚕站起来,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唐筠珩一转身便看到季茯苓站在他身后,雪蚕乖巧地落在她的肩膀上。

“我没想到雪蚕会跑到这里来。”季茯苓将小家伙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来,放入袖子里,“打扰到了世子爷,还望……”

“你我一定要这样疏远吗?”没等季茯苓把话说完,唐筠珩便不耐地打断了她的话,刚才站在任尔院里,他还在祈求,若是上苍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不会把她推开,心里还没有答案的时候,他便转身看见了她,难道这是上天给他的暗示吗?

“我跟世子爷熟悉吗?”季茯苓讥讽地一笑,“您是忠义候之子,世袭罔替的侯爵世家,战功赫赫的护国大将军,我不过是一介草民,顶多算个江湖游医,我们之间需要怎么说话?”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唐筠珩解释道,“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

“不是。”季茯苓斩钉截铁地说道,一双清澈莹然的眼睛看向唐筠珩,“您是将军,我是百姓,又怎么能够成为朋友呢?”

“那你来京城……”

“办事,受人之托。”

“若是世子爷没什么事情,民女就先告退了。”季茯苓微微福身,正准备转身离开,唐筠珩大手一伸,将季茯苓带入自己的怀里,低沉的声音,直击季茯苓的心脏,“若是我不想让你走呢。”

季茯苓嘴角微勾,然后脚下用力,狠狠地踩了唐筠珩一脚,“世子爷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有夫之妇,别以为民女是好欺负的。”唐筠珩吃痛地松开季茯苓,看着她带着一些小得瑟走出任尔院,这丫头倒是越来越狠了。“唐识!”唐筠珩对着空气喊道,从暗处走来一名男子,正是唐家的心腹侍卫唐识,“世子。”

“去查一下她来京城办什么事。”唐筠珩看着季茯苓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地说道。

药域谷。

淡竹突然问道一股烧焦的味道,说着味道便来到了厨房,突然看见厨房浓烟密布,火苗都快烧塌了房梁,她心里一惊,大喊道,“快来人啊,厨房着火了。”

茵陈等人听到纷纷跑进来,淡竹焦急地说道,“夫人还在厨房里。””言睿渊二话不说跑进厨房,便冲进厨房,不一会儿又冲出来,“咳咳,没有找到师娘,里面已经烧妃不成样子了。”

“夫人……”淡竹与玉竹立马哭成一团,青若差点吓得背过去,纪洐诺不顾众人拦着,想要再一次冲进厨房。

“你们都在干什么吗?”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众人伸手出来,无寻手里提着一桶水,纪绵希跟在她身旁,众人看到无寻,都围了过来,“夫人,您没事,吓死奴婢了。”

“我没事。”无寻淡淡地说道,“你们再不救火,这个厨房可就真的化为灰烬了。”众人反应过来忙去救火,待火势扑灭后,青若担忧地问道,“夫人,你有没有伤着?”

无寻摇摇头,玉竹奇怪地问道,“这厨房里好好的怎么会着火?”

“你问问她。”无寻有些好笑地看着一旁低着头不敢出声如同小花猫一般的纪绵希,说道,“我本来打算在厨房给力诺儿和渊儿做一些参汤,后来白英说希儿不舒服让我去看看,结果这丫头偷偷溜进厨房想要给我做一些点心,谁知道一不小心就把厨房给点了。”

“娘亲,我还不是见您不开心,想做您最爱吃的梨花酥逗您开心嘛。”纪绵希嘟着嘴说道。

无寻无奈地捏捏她的脸,自然而然地笑道,“那你可知你差点把厨房烧了,这要是让你爹知道了……”无寻说着说着停了下来,众人也一愣,自从纪明南去世后,无寻就再也没有提过他,今日是第一次主动提起纪明南。

无寻捏着纪绵希的手松了下来,有些累地说道,“茵陈白英你们两个把厨房收拾一下吧,淡竹玉竹你再去找点吃的,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无寻躺在床上,手里抱着纪明南的衣物,对着空气说道,“阿南,你知道吗?今天希儿差点把厨房烧了,她想要逗我开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