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五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428 2021-09-07 00:36

“真的嘛?!”上次宋长宁来将军府正好看到叶艾韫的小马,那是唐远将军特意挑来给叶艾韫的生辰贺礼。

宋长宁十分喜欢,爱不释手,原本是哄着叶艾韫送给自己,谁知道那个小子怎么都不上当,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将那匹小马驹给骑走,那可怜的小模样,可把唐筠珩心疼怀了,当下便许诺给她一匹一模一样的。

“自然,舅舅什么时候骗过你?”唐筠珩摸了一下宋长宁的脑袋,看着与唐凤初有几分相似的脸,唐筠珩恨不得将天底下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

宋长宁不似宋瑜琏,她是长公主,唐凤初与宋寒修对自己这个女儿原本就偏爱些,从来不拘着她的性子,宋瑜琏身为太子,难免要严苛一些。

儿时几个孩子都喜欢往将军府跑,长大后,只有宋长宁时不时地跑出宫小主几日。

有了宋长宁,温馨便不在揪着唐筠珩不放,拉着她的手一口一个宝贝,一口一个心肝,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宋长宁的嘴巴更是抹了蜜一般,哄得温馨笑不拢嘴。

唐筠珩趁机溜走,出了将军府还心有余悸地拍着胸脯,“吓死我了,我要是在不逃,说不定又有什么幺蛾子。”

“表哥神色匆匆,这是做什么去?”一道清丽的声音从唐筠珩身后传来,冷不丁的声音传来,吓得唐筠珩差点蹦起来。

“阿珣。”唐筠珩看着一脸坏笑的女子,拍着胸脯说道,“你快吓死我了。”

“朗朗乾坤,堂堂镇远将军也会被吓到,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叶琈珣笑着说道,眼睛微微眯起,眸子里尽是打趣之意。

“我能做什么亏心事,你这个丫头还真是越来越坏。”唐筠珩整理了一下衣襟,问道:“今日怎么想着要出来了?”

“多日未给舅母请安,今日来请安。”叶琈珣扇着手中的扇子笑盈盈地说道,自从叶翰良去世,叶家衰败。叶琈珣恢复记忆后,也就与镇远将军府走的近,每隔几天就回来给温馨请安,纪衍诺与纪绵希也是十分喜欢往将军府里跑。

“今日长宁那个丫头来了,把我娘哄得团团转,你还是改日吧。”唐筠珩笑着说道,“既然遇见了,走,表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不管过了多少年,在亲人的眼里,她始终是十年前那个小姑娘,唐筠珩习惯性地将她看作需要被保护的妹妹。

“笑什么?”叶琈珣盯着唐筠珩一直笑,唐筠珩上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问道,“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就是觉得不管过多少年,表哥依旧是表哥,一点也没有变。”叶琈珣眼睛微酸,有些动容地说道。

唐筠珩屈指敲了一下叶琈珣的额头,笑着说道,“废话,谁让你是我妹妹,我是你哥哥呢,走了,聚客楼来了一个新厨子,带你去尝尝。”

“好。”叶琈珣笑着应下。两个人熟门熟路地走到聚客楼,唐筠珩是聚客楼的常客,小二直接将他们带到了雅间,点了几个叶琈珣爱吃的菜。

“这京城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繁华啊。”叶琈珣托着下巴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十年前的京城与十年后的京城一样,这繁华景色,时间总是冲不散。

“回来这么久,怎么不让紫凌王殿下陪你逛逛?”唐筠珩信手倒了一杯茶推到叶琈珣面前,笑着问道。

“这几日南方水患,殿下忙得不可开交。”叶琈珣低头抿了一口,说道。

唐筠珩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听说诺儿与希儿留在了药域谷,是因为你和紫凌王的事情嘛?”

叶琈珣没有否认,现在她在世人的眼中,只是一个带着孩子,还丧夫的寡妇,“诺儿与希儿心里都有些小意见,两个孩子懂事,什么都不说,尤其是诺儿,自从阿南走后,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沉默寡言了许多,好几次我想找他谈谈,他都避而不谈,希儿那个丫头总是黏着诺儿,寸步不离。”叶琈珣微微叹口气,说道,“好像一夜之间,两个孩子都不亲我了。”

“等有时间了,我去一趟药域谷,帮你看看两个孩子,你与他们好好谈谈,只要孩子们想明白了就行了。”唐筠珩安慰道。

却不知道,此时的药域谷迎来了一个如期而至的客人。

纪衍诺看着在药田里玩的十分开心的妹妹,玉竹端着解暑的冰镇绿豆汤走了过来,“公子。”

“希儿,过来!”纪衍诺扬声喊道,纪绵希将捧着一只小鸟跑过来,“哥哥哥哥,你看看这只小鸟受伤了。”

纪衍诺接过来一看,那只麻雀伤了腿,玉竹见一块干净的帕子递过去,纪绵希乖乖地将手擦干净,然后端起绿豆汤一饮而下,玉竹则拿起一旁的团扇轻轻地打着扇子,时不时地给纪绵希擦擦汗。

那边纪衍诺给小麻雀做了简单的巴扎,递给了子苏,“去给它喂一些水吧。”

“希儿,今日不能再玩了,夫子留下的作业你可做完了?”纪衍诺问道,看着自己妹妹被晒的红扑扑的脸,希儿这个丫头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读书,虽然他不求自己的妹妹是个才女,但是也希望她能够多读一些书,识一些字。

“哥哥,你放心好了,我保证好好地写。”纪绵希笑嘻嘻地说道,看见从游廊那头的言睿渊,脸上的笑容微收,连忙说道,“哥哥,你没有跟师兄告状吧。”

“臭丫头,你当你哥哥是什么人啊。”纪衍诺没好气地揉了揉纪绵希的发顶,说道,“放心吧,你哥哥的嘴巴严着呢。”

“那就好。”小丫头拍拍自己的胸脯,在学业上这一块,师兄可是很严厉的,任她怎么撒娇都不肯放水。

纪衍诺顺着纪绵希的目光看去,言睿渊身后还跟这样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眸子微沉,还是来了。

“见过公子,小姐。”甘遂上前抱拳行礼,药域谷的这俩位是季家最小的一辈,纪衍诺年纪虽小却得了季南北的真传,若是不出意外,他将继承父亲衣钵,成为季家最出挑的孩子。

“甘遂叔叔。”纪衍诺曾经跟在季南北身后见过几次甘遂,而纪绵希未曾见过,“希儿,这位是六叔身边的甘遂叔叔。”

“属下不敢当。”甘遂连忙说道,目光落在纪绵希的脸上,露出一抹和蔼的笑意,“这位便是希儿小姐了。”

“师兄,你带希儿下去,他还有功课未做。”少年说道,言睿渊变扯过纪绵希的手离开。

臭哥哥说好不告状的,纪绵希瞪了一眼纪衍诺,在言睿渊高压的眼神,还是乖乖地跟言睿渊离开了。

待纪绵希离开后,纪衍诺才缓缓开口,“不知道这次甘遂叔叔来药域谷所为何事?”季南易身边的人从不轻易登药域谷的门,好几次都是在凤尾山上见到的。

“公子,这次属下奉命前来,将公子与小姐带回季家。”甘遂直接说道,他知道面前这个少年,虽然才十三四岁,心性比寻常少年坚韧,隐约可以看到当年季南北的风骨。

纪衍诺握着茶杯的手一紧,冷声问道,“这件事我娘可知道?”

“并未通知夫人。”甘遂如实回答道,“来药域谷之前,属下先去了京城,就算属下不说,恐怕夫人已经知道了。”

纪衍诺沉吟了一下,沉声说道,“谢六叔挂怀,只是我与希儿自幼散漫管了,习惯了药域谷的生活,季家就不回去了,劳烦甘遂叔叔跑一趟。”

甘遂以为拦他的应该是叶琈珣的人,没想到却是纪衍诺自己不愿意,将怀里季南易的信掏出来,递给纪衍诺说道,“这是掌门给您的信,您看过再做决断也不迟。”

川穹阁。

纪绵希趴在桌子上认认真真地将功课做完,这才抬起头,发现天已经黑了,言睿渊在烛光下翻阅着一本书,听见动静,这才抬头,柔声说道,“饿不饿?”

纪绵希摇摇头,三两步跑到言睿渊身边,撒娇地说道,“师兄,你明日带我去谷外玩吧,我好久没有出去了。”

“这几天不行。”言睿渊笑着说道,又想到今日来的甘遂,脸上的笑意微微隐去,他倒是不在意纪绵希在那儿里,他在意的是面前这个小姑娘能不能开开心心地长大。

“哥哥,怎么还不回来?”纪绵希看着外面已经黑了的天,说道,“早就过了晚饭的时间,哥哥不会自己一个人偷偷吃饭不叫我吧!”

正说着,玉竹推门进来,端着两个清淡的菜肴还有两碗可口的粥,笑着说道,“公子在药炉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让姑娘与言公子先吃。”

“哦。”纪绵希不疑有他,毕竟纪衍诺有时会在药炉待上一整天,这已经见怪不怪了。

“哥哥他什么时候进去的?”纪绵希侧头问道,“白日里来的那个人走了嘛?”

“公子是下去进去的,吩咐过不让人打扰,季家来的人没有走,被安排在东院住下。”玉竹如实回答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