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24章 喝醉了

嫡女归 云舒 2643 2021-09-07 00:36

纪大魔头明明身上精瘦结实,怎么扛起来这么重!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纪大魔头精瘦结实,问那就是不小心摸过。

“殿下,您喝醉了吗?”叶浮珣开口后才发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

要是没醉,他会连路都走不直?

叶浮珣暗自啐了自己一口,但转念又想,若是醉了,他怎么就能看到牡丹阁三个字还振振有词说那不是她住的地方?

这男人到底醉没醉?

就听纪衍诺在她耳边嘟哝了一句:“爷……没醉。”

好吧,听说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醉。

叶浮珣撅了撅嘴:“您醉了。”

久久,脖子便又传来了纪衍诺听起来非常清明的声音:“嗯,爷醉了。”

叶浮珣:……

您到底醉没醉?

扶着纪衍诺东歪西倒地蹒跚而行,终于在叶浮珣双腿开始发抖的时候,到了青青阁。

好不容易将纪衍诺扛到了她闺阁卧房的床上放倒,叶浮珣站在床边直吐气,有种累成狗的感觉。

小雨捧了温茶进来放好,一溜烟就不见了。

徐安直接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偌大一个闺阁厢房里,只剩下纪衍诺和叶浮珣两个人。

叶浮珣觑了眼四平八叉躺在床上的纪衍诺,自顾自倒了杯茶喝了口,然后开始环顾原主住的闺房。

据沈姨娘说,自打她离开国公府,青青阁里头的一草一木都没有动过,仍是她出嫁前的模样。

每日都有仆妇在青青阁里清洁打扫,沈姨娘则时常会过来坐上小半日。

叶浮珣无来由便觉得屋里头的每一样摆设都特别亲切。

“水。”

后头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叶浮珣的思索,她转过头,竟见纪衍诺坐了起来,一双黑眸清凉幽深。

叶浮珣斟了茶快步走过去奉上,打量纪衍诺小心问道:“殿下,您头疼不?醉得厉害不?”

“爷没醉。”纪衍诺觑她一眼,接过茶喝了一口又放下杯子,抬眸环顾四周,“这是你未出阁前的房间?”

“对呀。”叶浮珣其实也是头一次来这里,陌生又亲切。

纪衍诺站起身,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地在房间里晃了一圈。

“你的书呢?”

“书?”叶浮珣跟在他身后,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纪衍诺倏地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嘴角一勾:“那些教你制作澄粉,冲泡咖啡等各种奇怪东西的书。你不是说,都是从杂书里头看来的?

正好今天在你府上,爷也想一观你那些杂书。”

喝!

叶浮珣心里陡然一惊。

纪大魔头莫非是故意的!

故意跟她来国公府,故意假做喝醉酒到她的青青阁来,就是为了抓包她?

她去哪里把杂书变出来?

叶浮珣面上尴尬地笑了笑:“可能是因为妾身出阁了,杂书都被姨娘清理掉了。”

在原主的记忆里,确实看过不少杂书,但那些杂书里头断然不会有澄粉制作和冲泡咖啡相关的内容。

若是纪衍诺追根究底真要去翻原主的书,那可怎么办才好?

“殿下,要不您在屋里头稍等,妾身去问问姨娘?”叶浮珣心虚地举起手。

纪衍诺睨她一眼,拒绝:“不必,爷和你一道过去。”

“您、您、您跟妾身一道去找姨娘?”

叶浮珣张口结舌,“这怕是不大好罢?姨娘会害羞的……”

纪衍诺嘴角一勾,斜斜一笑:“爷不这么认为。”

“殿下!”

叶浮珣忽地朝纪衍诺扑了过去,推着他往床边走道:“您一定是醉了,您好生在床上歇一歇,妾身很快就会回来的。”

纪衍诺被她一路推往床边,再次倒在了床上。

不知是不是倒下的冲力太猛,叶浮珣一个没站稳,整个人跟着一同倒了下去。

“你压着爷了。”纪衍诺低沉的声音在叶浮珣耳边响起。

她就这样靠在纪衍诺身上,紧紧闭上眼睛道:“我好困好困啊……”

“你这是在……勾、引爷吗?”纪衍诺一动不动,嘴角却不自觉地弯了弯。

勾引你大爷!

她这是装糊涂好吧!

叶浮珣漠视纪衍诺的话,往他颈窝边蹭了蹭:“好困啊,妾身睡了……”

说完,她一动不动地压住纪衍诺,轻轻地打起了呼。

纪衍诺闭上眼睛,嘴角的弧度愈发勾得明显。

这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将他压、在、床、上吗?

还说不是勾、引他?

又软又香。

这分明就是勾、引。

叶浮珣窝在纪衍诺颈窝边的脸苦苦地皱巴成一团。

她自然不会天真到以为这么压着纪衍诺就可以解决问题。

纪衍诺要起身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可是,她需要一眯眯时间来想一下,怎么应对纪大魔头要看她的杂书的事。

只要纪大魔头不推开她,她就可以想一想。

趁纪大魔头不注意,让小雨去姨娘那边通个气是不是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只要姨娘说把她的书都给扔了,那就没处看了。

叶浮珣觉得这个点子不错。

可转念又想,要怎么跟姨娘解释?

这事情要是处理得不好,让姨娘对她起了疑心,回头挖出她其实不是原主的事,岂不是更糟糕。

叶浮珣欲哭无泪。

难怪老人家都说,说谎要不得,撒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谎去圆。

纠结地继续想着法子。

不料想着想着,竟然——

睡、着、了。

……

叶浮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旧是趴在纪衍诺身上,脑袋仍旧靠在他的颈窝边。

可能因为姿势太过僵硬,导致脖子有些疼。

她困难地扭过头往窗外望去,只见斜斜地洒入无数金光。

这天色,莫不是已经傍晚了吗?

“啊。”脖子的疼痛让她忍不住低呼了一声,伸手撑起身子,很确定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叶浮珣呆呆地坐在床上,看了眼闭着眼睛躺平的纪衍诺,又看了眼窗外。

她就这么趴在纪衍诺身上睡了一个多时辰?

纪衍诺怎么没有一掌把她拍飞?

该不会其实纪大魔头根本就是喝醉了的,才会被她压着后和她一起睡着了?

那纪大魔头睡觉前说的话,会不会只是胡话?

叶浮珣心中一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