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一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58 2021-09-07 00:36

“是哪个贪吃的人在这里啊。”锅灶后面突然传出了声响,“啊!”吓得安之把手里的肉都掉在了地上,“谁在哪儿里?!”

雪心顺手抄起一个锅铲,安之拿了一个锅盖,主仆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突然露出一个花白的脑袋,紧接着一个喝得有些微醺的老头子坐了起来,手里还掂着一壶酒,眯着眼睛看着安之,“你这个丫头倒是面熟得很。”

安之见此人送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东西说道,“原来是你啊。”说着就完往前走,雪心担忧地拉住她的手说道,“小姐,这个人喝得醉醺醺的,也没有见过,会不会是什么坏人啊。”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说谁是坏人呢?我老头子能是坏人嘛。”北名厨听了十分不满地说道,“你看看我老头子,哪儿一点像坏人了。”

“您不是您不是。”安之忙安抚道,“这个人我认识,没事的。”说着挣脱雪心的手,大步走了过去,一走进便闻见他满身的酒气,秀眉微微蹙起,说道,“北老头,你怎么又喝这么多酒啊。”

北名厨努力睁着一双醉醺醺的眼睛,说道,.“你这个丫头竟然认识我,你叫我北老头...”

.安之蹲下身子,与他持平说道,.“是啊,谁不认识你这个第一厨神北名厨呢。”边说边动手扯着北名厨的胡子说道,“你怎么长这么长的胡子了。”

“别扯别扯。”北名厨从安之的手里救下自己的胡子,哼唧唧地说道,“你是谁啊?为什么半夜三更地跑到厨房里来啊。”

“我是新进府的掌事女官。”安之说道,

“胡说,你又欺骗老头子我,哪儿有你这么小的掌事女官啊。”北名厨仰头又喝了一大口酒,说道。

“我就是掌事女官啊。”安之盘腿坐在北名厨的对面问道,“你怎么躲在这里喝酒啊,青画姑姑竟然不说你,还真是稀奇。”

北名厨抱着酒壶躺在地上,嘴里呢喃着醉话,“小郡主……小郡主……”安之身子一震脸上的笑意缓缓收起,侧头吩咐道,“雪心,去拿一条被子来,别让他着了凉。”雪心奇怪地看了安之一眼,忙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小郡主再也回不来了。”安之呢喃道,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相信借尸还魂呢,还是过了七八年才还回来的一个魂魄,说出去恐怕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把她当做妖怪吧。安之接过雪心手里的棉被,盖在鼻息已稳的北名厨身上,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们出去吧。”

她恐怕再也回不去了吧,现在她只想做安之,替她好好的活下去,上天给她这一次机会,是让她做什么呢?安之躺在床上,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青琴姑姑。”安之大老远地便瞅见了青琴笑盈盈地上前打招呼,青琴定睛一看原来是宋瑜琏自己定的掌事女官,笑着说道,“安姑娘。”

“啊呀,您别叫我安姑娘听着怪别扭呢,你就叫我之儿吧。”安之挠挠头憨厚地说道,青琴早已褪去了身上的青涩,现在是紫凌王府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官,当初叶浮珣身边的几个陪嫁要还,除了已经去世的青若,其他的几个丫鬟都成了京城让人听了都难敬三分的掌事姑姑,青琴内敛温和,脾气依旧很好。

青琴也不推脱,叫道,“之儿,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没事情啊,殿下出去了,院子里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一个人在这里闲逛。”安之目光落到青琴的手上问道。“姑姑,您这是做什么?”

“来习水已经有一段日子了,王爷来信催了好几次让王妃回去,王妃舍不得,迟迟未动身。”青琴说道,“这次王爷来信说小郡主病了,王妃这才准备回京城,小世子喜欢习水的一些特产,我就去准备了一些。”

“哦。”安之有些失落地说道,“那王妃娘娘现在在何处?”

“这会儿应该在念苑了吧。”青琴叹一口气说道,“王妃每次离开习水前都会在念苑自己一个人单独坐一会儿,陪陪洛安郡主。”

安之心里一动,笑道,“那安之就不打扰姑姑您忙了。”青琴对她和蔼地点点头,这么多年她很少对着说这么多关于紫凌王妃和洛安郡主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安之,总觉得亲近,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素儿啊。”叶浮珣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望着满院子的风景,伤感地说道,“为娘又要走了,你会不会怪为娘啊,每年就能陪你这么些天。”

安之躲在暗处看着叶浮珣一袭白色锦裙,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薇灵簪。肌肤晶莹如玉,未施粉黛,坐在石凳上,摸着一副画像呢喃着,声音传到空气中,传到安之的耳朵里,让她心里一紧。

“这么多年了,微妙一次都没有梦到过你,你是不是还在生为娘的气啊,丢下你十年,好不容易回来了,还没有保住你,当初为娘答应好你娘亲保你平安的,我没有做到。”

没有你做到了,你给了我十几年的荣华富贵,给了我十年的肆意飞扬,这就足够了。

“喂,你怎么在这里。”纪绵希一把抓住安之的肩膀,目光落到她的脸上,诧异地问道,“你怎么哭了?”

安之赶忙擦了擦眼睛说道,“风太大了,迷了眼睛。小县主你怎么来了。”

纪绵希将安之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不相信地说道,“你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在这儿干什么呢?你在看我娘亲。”

“没有,刚才我只是看到王妃娘娘一个人在这儿里,好奇才过来的。”安之装作无事地说道,“我还有事。”说着头也不回地跑开了,纪绵希奇怪地看着安之的背影说道,“一定有鬼。”但是看到叶浮珣神伤的样子,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安之一口气跑出去县主府,在拐角处再也忍不住,蹲下抱住自己膝盖,泪就流了下来。

“咦,你是什么人,怎么在这儿哭?”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安之的头顶响起,安之透过泪眼,看到一个十五六的少年,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又带着一丝温柔与阳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干净又纯碎,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剑眉微蹙问道,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竟然可以哭得如此没有形象。

安之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看着有些熟悉的面孔,带着一丝哭腔问道,“你是谁啊。”少年爽朗一下,“在下姓董名君烨。”原来是姨母家里的小屁孩,竟然长这么大了,那个当初少年老成的小屁孩,如今竟然变得开朗了几分。

“我是县主府的掌事女官。”

“这么小的掌事女官吗?”董君烨蹲下身子打量着安之,眼前这个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因为让哭过大眼睛红红的,像一只兔子一般,十分小巧可爱。在京城掌事女官大多在二十五岁以上,这么小的掌事女官,他还是第一次见。

“梓英。”

“殿下!”董君烨欣喜地一个回头,便见宋瑜琏黑着一张脸,貌似某些动气,难道有人惹殿下生气了。宋瑜琏目光冷冷地落到眼睛和鼻子都红红的现在董君烨身后的安之身上,只是一瞬间,便淡淡地移开,抬起大长腿,朝县主府里头头去,董君烨赶忙跟了上去。安之踢了踢自己脚下的石子,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回到县主府。

“殿下,你心情不好?”董君烨实在受不了一进门就给他低气压的宋瑜琏,他也算是从小跟宋瑜琏在一起长大的,虽然平日里也是冷冰冰的,但是像现在这种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书,满脸写着我不高兴的样子,还真是很少见。

宋瑜琏睨了嬉皮笑脸地董君烨,冷声问道,“你可去给姨母请安了?”

“还没有。”董君烨坐在桌子上信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道,“不急,我给姨母写的信告诉她,今晚才到。”

“哦。”宋瑜琏淡淡地说道,“方才孤已经派人去通知姨母,你到了。”董君烨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他貌似没有得罪这个腹黑高冷的太子殿下吧,为什么要阴他。董君烨脸色一变,忙站起来问道,“我现在就去给姨母请安。”

叶浮珣虽然对孩子们都很和蔼,可是也却让他们最害怕,叶浮珣能想出一百个办法来整他。宋瑜琏看着董君烨消失的背影,脑海里又闪过了方才安之红红的眼睛,心里乱成一团,冷声说道,“聂翼。”

“属下在。”

“她现在在哪儿?”

聂翼微微一愣,瞬间明白了自家主子嘴里的她是谁了,忙回道,“方才安姑娘跟着殿下便回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