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44 2021-09-07 00:36

“谢氏!不可放肆!”叶翰良跪趴在地上,低声呵斥,谢姨娘听到叶翰良的呵斥,这才抬头看见宋寒濯,脑子瞬间有一些清醒,忙跪下,“民妇见过宸王殿下。”

宋寒濯看都没有看谢姨娘一眼,说道,“本王问你,回春堂可是你在打理?”

“回殿下……是……民妇在打理!”

“很好!来人啊,叶府谢氏,私卖假药,欺君犯上,企图毒害皇族,把她给本王压到死牢去,择日斩首!叶翰良放任其夫人,有失察之责,待本王奏明父皇后,再做定夺!”

谢姨娘一听要被处死,忙推开拉她的人,爬到宋寒濯的玉撵下,哭道,“王爷饶命,王爷开恩啊!”

“王爷,请法外开恩啊!”叶云裳也忙跪到谢姨娘身边,说道,“娘亲她并不知情!”

“是啊,是啊王爷,饶命啊!”谢姨娘吓得魂儿都快没了,抬眸看见了叶浮珣站在一旁,指着她说道,“那个铺子不是民妇打理的,是大小姐的铺子!”

“哦?”宋寒濯挥退拉谢姨娘的侍卫,转头问叶浮珣,“珣儿,她说得可对?”

“回王爷,那的确是珣儿的母亲带过来的铺子,不过近年来一直是谢姨娘代为打理,珣儿也不知情!”

叶老夫人一听此事事关叶翰良的前途,看到宋寒濯对叶浮珣的态度,说不定,这宸王一听铺子是叶浮珣的,就不追究这件事了,忙上前,说道,“回禀王爷,这回春堂的确是珣儿娘亲带来了的嫁妆,不是叶府的铺子,本想着,等珣儿出嫁之时,便将其作为嫁妆陪嫁过去。”

“既然是珣儿的铺子,她回京后,为何不交给她来打理?”宋寒濯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而说道,“怎么,这么大的一个叶府还抓这珣儿这点嫁妆不放?”

叶老夫人脸色一僵,不知改如何作答,叶翰良十分尴尬地接过话茬,说道,“之前念到珣儿还小,不懂打理铺子上的事情,所以就代为打理了……”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宋寒濯一眼,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宸王殿下是来给叶浮珣要嫁妆的,这尊大佛要是不讲理,他只有认栽的份,在丟官和损财上面,他十分明智地选择了后者,“最近家母一直在整理珣儿娘亲留下来的嫁妆,这几日就打算把一切交到珣儿的手上!”

叶老夫人听叶翰良说要把唐婉留下来的嫁妆全部给叶浮珣做陪嫁,脸色都变了,正要开口,看见叶翰良警告的眼神,只好咽下。

“父亲要把娘亲的嫁妆还给珣儿?果真还是父亲重情重义啊。”叶浮珣故作不可思议地看向叶翰良,话里居然用还,一句重情重义让叶翰良的脸色更加别扭,他最近特别不爱听他这个女儿说话,越听越扎心,但又不得不换上一副慈父的表情,说道,“这是自然。”而后又让叶老夫人去把账本拿来,不一会,一个叶老夫人特别器重的嬷嬷拿着一摞账本走了过来,福身递给叶浮珣,在一旁的青若自然而然地上前接过账本。

叶翰良原以为此事就此结束,没想到,某个王爷又慵懒地来了一句,“既然,这铺子是珣儿的,本王就不再深究,不过,这谢氏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那就在牢里关上一两年,以儆效尤,另外,本王可是花了一千两买的那棵人参,叶丞相是不是要把这个药钱赔给本王啊!”

一千两,王爷你怎么不去抢劫啊!叶翰良心里欲哭无泪,但也只能认栽被腔,“这是自然。”

办完了所有的事情后,某个不要脸的王爷心情十分好,说道,“既然叶丞相这么深明大义,本王甚是欣慰啊。”而后,让撵夫放低了玉撵,起身下来,执起叶浮珣的手往浮笙阁走去,说道,“现在本王要和珣儿几句话,你们都退下吧。”

叶老夫人一愣,说道,“王爷,恐怕这于理不合吧。”在玄岳王朝男女结婚之前虽然可以相见,但是不能单独相见,听到叶老夫人这么一说,宋寒濯的脸瞬间阴了下来,说道,“叶老夫人,您在说一遍,本王没有听清楚。”叶老夫人看着宋寒濯阴沉的脸,又想起了之前关于他的重重传闻,心里一颤,腿一软,险些没站稳,忙低头不语。

叶浮珣在一旁忍不住翻白眼,王爷啊,您能不这么明目张胆威胁一个老人嘛,这很不地道,看吧叶老夫人给吓的。

某个王爷再也不瞅在场任何人一眼,拉起叶浮珣的手,朝浮笙阁走去。

叶老夫人看着宋寒濯和叶浮珣的背影,又想到拿着被拿走的账本,头就开始发懵,一口气没上来,背了过去,叶府又乱成了一团。

叶云裳看着叶浮珣和宋寒濯相携而去的背影,目光如剑,恨意毫不掩饰,娇秀的面孔有点扭曲,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圈:叶浮珣,我发誓,此生不除你,誓不为人!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叫大夫!”叶翰良冲着她吼道,叶云裳才回过神来,忙吩咐下人去请大夫。

浮笙阁。

青若带着所有的下人都退了下去,留轻云和青香守着门。

“还满意吗?”某个滥用职权,仗势欺人的王爷,此时扬着一张笑脸,看着叶浮珣,一副求奖赏的表情,丝毫没有方才的嚣张跋扈。

其实在宋寒濯开口说回春堂的时候,叶浮珣心里大概就明白了,这个家伙是来替她要嫁妆的,其实关于母亲的嫁妆,根本就不用他出手,她依旧可以拿回来,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可一世的人,竟然会为她铺路。

宋寒濯见叶浮珣盯着他,不说话,俊逸的脸上,露出戏谑的笑,“怎么,王妃太过于感动了?还是这么久不见本王,又发觉本王不仅丰神俊朗,更加俊美无双了。”听了某个王爷自恋的话,叶浮珣“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将头靠在宋寒濯的肩膀上,“其实我自己也能夺回来。”

“本王可不舍得你用你的那个小脑袋去想怎么对付那些人。”宋寒濯倒是十分享受叶浮珣这副小女儿姿态,这倒是她第一次主动亲近他,每次看似两个人亲密无间,可是叶浮珣总是有意无意的疏远他,倒让他有点捉摸不透。

忽而又想起来,自家母妃听说他去向父皇请旨赐婚的消息后,那个促狭的表情,害得他在云霄殿待了好几天才得以抽身,这让他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宁愿得罪父皇,也不要得罪自家的母妃。

宋寒濯的话让她心里一暖,仿佛漂泊了许久的那颗心,有了安放之处。

“外面的那些谣言不必理会,放心待嫁,本王自会处理。”出了云霄殿云厉便向他汇报了这几天叶浮珣的行踪,以及坊间的那些传闻,让他极为震怒。

“没一句是真话,我为何要在意?”叶浮珣抬眸笑道,那些谣言根本伤不到她,背后散布谣言的人,企图用谣言可畏这四个字来攻击她,那可就是打错算盘了,因为她根本不会在意这些,“怎么,你不会以为我会因为这些谣言躲在浮笙阁里哭吧,那你就小瞧我了。”叶浮珣看着某个王爷有些玩味的脸,笑道。

宋寒濯一直知道她是一个特别的女子,果真她从未让她失望过。这是他的王妃,以后和他共度一生的人。

“听说,你又整顿明月阁了?”

近日明月阁停止营业,让京城多少贵公子和文人雅士没了乐子,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又在玩什么花招。

“这次不是我要整顿,是温言。”叶浮珣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打了个秀气的哈欠。

“温言?”

“是啊,南方温家的庶女。”叶浮珣小声呢喃道,拍了一下宋寒濯,不满地说道,“别动,让我睡会。”最近天气热,青若顾及她的身子,所以屋里就没有加冰块降温,宋寒濯身上凉凉的,十分适合抱着睡觉。

宋寒濯低头宠溺地看着她,这个小女人胆子倒是挺大,连南方温家追杀的人都敢惹,宋寒濯叹了一口气,算了,这个小女人连他都不怕,更何况南方温家的人呢。

待叶浮珣熟睡后,将叶浮珣放到床上,又俯身在她的额头上留了一个轻轻的吻,转身走出浮笙阁,云厉早已在外面候着,见宋寒濯出来后,忙地上一个竹筒,说分,“王爷,边北的飞鸽传书。”

宋寒濯接过竹筒,看也没看,放入袖子上,转而吩咐云厉,“派人去一趟南方温家。”

云厉微微诧异,这是第一次自家主子,对边北的消息如此不上心,诧异也是一霎那的,主子吩咐的事,他自然不会过多询问。

叶府某个角落,一个粗矿的身影略过,来到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神秘人面前,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要你去办一件事。”那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声音异常清脆,透着阴森森的杀意,一听便是个女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