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34章 从天而降

嫡女归 云舒 2470 2021-09-07 00:36

她急急地又将纪衍诺揪低:“殿下,若是阿裘出二八一,对方可能会出三六四,那咱们……”

话音未落,就见纪衍诺眸心一凝,薄唇翕动。

阿裘正准备将二、八、一推出去。

叶浮珣见她耳朵稍稍动了动,摸向二八一的手指瞬间就换了个方向,她满眼凝重神色,像似极力思索。

那男子倒也不催,一脸坏坏的笑看着阿裘,手在自己的牌面上来回地摸着。

仿佛只要阿裘丢出三张牌,他就能够立即压制住他。

又过了片刻,阿裘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紧张,她转头看了眼纪衍诺,然后飞快地推出了三张牌。

‘三、六、四。’

叶浮珣看着阿裘推出的牌,依旧是看不懂打法。

她凝了凝心神,抬眸看向对面坐着的男子。

‘格老子!这娘娘腔怎么会出三、六、四!难道他看出了老子的走法?不可能!’

那男子神色淡定自若,若不是叶浮珣能够听到他的心里话,根本瞧不出来他内心里在疯狂咆哮。

‘好,好,好!老子出江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上个刺头。三六四、三六四,你出三六四,老子就出八二七!老子就不信,你敢出一五九!’

果然就见那男子飞快地推出了八、二、七。

叶浮珣心中一紧,认真听了听没听到那男子心中暗念自己将会出什么牌。

麻烦了,这下要怎么提醒阿裘?

阿裘不紧不慢地摸着剩下的牌,久久没动。

就在叶浮珣一颗心七上八下瞎紧张的时候,终于又听到那男子的内心话了。

‘娘娘腔,赶紧出一五九啊,哈哈哈!你出一五九,老子就用六七八绝杀!你出三二七,老子就用四八二绝杀!横竖都是死,何必挣扎?’

叶浮珣轻轻地吁了口气,又揪住纪衍诺把话传了给他:“殿下,阿裘想怎么出牌?要是出一五九,对方出六七八,要是出三二七,对方出四八二,咱们是不是就得输了?”

纪衍诺睇她一眼,薄唇轻轻地动了动,就见阿裘似乎神色一颤。

叶浮珣好奇极了,纪衍诺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吧?

她定定地看着阿裘。

只见阿裘的手在桌下比划了一个手势,然后,她慢悠悠地推了三张牌出去。

‘三、二、七。’

叶浮珣嘴半张,紧张地揪住了纪衍诺的袖子,怎么明明提醒了他,却让阿裘依旧这么出牌?

就在这时,听见对方男子朗声一笑:“公子好牌技!”

随后他飞快地推出‘四、八、二’,笑道,“不好意思,在下胜了一……”

然而他话音未落,就见数名壮汉快步朝他走了过去,毫不客气地一把将他压在了桌上。

四周围观的客人都惊得后退了半步。

“这个人出千。”

随后而来的掌柜神色凝重,拱手向各人致歉,“因为千法高明,差点逃过了我们的观察,给大家带来不便还请见谅。

今日这一桌与这人对赌过的客人,所有输掉的银钱皆可去柜台领回。”

“放开我!我没有出千!你们要有证据!”

那男子咆哮道,然而掌柜的却冷笑一声,领着一众壮汉压住该男子拖了下去,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叶浮珣一脸错愕,讷讷道:“殿下,庄家怎么知道对方出千了?”

“因为最后一个牌面,虽然他胜了,却正好露出了狐狸尾巴。”阿裘一脸笑容。

“那不用举证就可以把人抓走?”

“自然。”纪衍诺双手抱胸,淡笑道,“这是赌坊,不是公堂。”

阿裘笑着站起身,解释道:“在赌坊,庄家有绝对的权力。一旦有出千的迹象,哪怕没有完全的证据,赌坊都有权利将人请出去。若是有证据,那这个人的下场,会、很、惨。”

她吁了口气,拍拍手道:“遇上这么个事儿突然觉得没什么兴致了。你们还要不要下场玩两局?”

叶浮珣摇头。

她由始至终就没摸清玩法,而且,她对赌博本来就没什么兴趣。

纪衍诺见她这样,便也摇了头:“即是都没兴致,那便走罢。”

“走,咱们去下一场,更有意思!”

阿裘拉着叶浮珣一路往外,嘀嘀咕咕道,“我听说春风楼是京城最大的怡红院,阿珣,你去过没?”

叶浮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当然……没去过。”

在阿裘的强烈要求下,一行人又乘着马车前往了春风楼。

这会儿接近傍晚时分,春风楼附近一条街都是各种怡红院,开始渐渐热闹起来。

就在众人走到春风楼前准备进去时,忽的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纪衍诺,你带阿裘来这种地方作什么?”

她定睛看去,果然又是那天挥着长剑对她充满杀意的黑衣人。

“阿坤哥哥,你来了?”阿裘声音轻快地上前一步,笑眯眯地看向黑衣人。

黑衣人的冷脸在撞上阿裘的笑容后瞬间如冰山融化,他看是紧张地清了清嗓子:“阿裘,你可知这春风楼是什么地方?这里可不是用晚膳的……”

“我知道呀!”

阿裘笑盈盈地打断了黑衣人的话,伸出手指着春风楼的牌匾,“春风楼的名字,源自于春风一夜贵如金,是男子寻花问柳的好去处。”

“这里,”阿裘神秘兮兮地靠近黑衣人,作附耳状,“可是燕国京城最大的销金窟。”

“噗——”

三两声喷饭声不知从谁人嘴里响起,叶浮珣憋着笑,偷偷觑了眼纪衍诺,就见他摸了摸鼻子,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只有被称作阿坤的黑衣人一脸正色不苟言笑,他心痛地看了眼阿裘,大手一伸拉住纪衍诺:“你怎能如此带坏阿裘!”

纪衍诺表示无辜,耸肩摊手:“是阿裘自己说要来的。

“那你怎么不拦着她?”黑衣人阿坤咬牙切齿,恨不成声。

阿裘拉着叶浮珣跑到黑衣人和纪衍诺中间,伸出白净的小手晃了晃:“阿坤哥哥,你别怪纪衍诺,是我肚子饿了,想来这春风楼吃个饭,顺便看看燕国的姑娘美不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