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九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354 2021-09-07 00:36

温言秀眉微挑,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但是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如同玫瑰花瓣一样的娇唇微启,半真半假地说道,“在明月阁,除了阿珣我就是主子,不用弹琴卖笑,自然不用弹,在这儿,更用不着,今天本姑娘心情好,弹首曲子助助兴。”一双多情眸看向魏冥堇,“等到魏二公子大婚之时,本姑娘也可以给你弹琴助兴,就当作这些天在鹰水城吃喝的报酬了。”

见温言若无其事地提到自己大婚,魏冥堇的眸子一沉,本来就没什么表情的脸,更加阴沉,“你很希望我成婚?”

大哥,不是我希望你成婚好不好,是你自己想要成婚的,怎么又把事情推到我的头上了。

温言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又对魏冥堇说道,“魏公子啊,成不成婚好像是您决定的吧,这跟我希不希望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啊。”

“你好好休息。”

魏冥堇看着温言那张绝美的小脸,心中仿佛憋了一把火,冷声说了一句话,转身大步走了出去,他怕他在带下去,会忍不住伸手掐死眼前这个小女人。

魏冥堇气得拂袖离开,一人孤影站在窗前,手中摩擦着一支翡翠簪子,是他从玉器店买回来的,一直没有送出去,第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走出这一步对不对,魏冥堇如果知道,这一步让他永远的丧失了温言,他还会这么做吗?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主子,王家的人来了。”翎羽推门进来,魏冥堇随即将簪子收了起来,冷声说道,“我知道了,下去吧。”

王林奕现在住在魏府,魏冥罗自然不敢动她,王家人此时过来,无疑是最好的机会。他等了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等的这一天吗?魏冥堇把自己的心底的最后一点柔情藏了起来,吩咐道,“让隐秀保护好温姑娘,出了事情,提头来见。”

按照这个丫头的性子,她一定不会安分地待在魏府,更何况她待在魏府也不安全,到时若是魏冥罗狗急跳墙,伤了她。

飒肃的夜里,魏冥堇负手而立站在屋顶之上,目光落在那个背着包袱,奋力爬上墙头的女子身上,如冰的目光瞬间融化,黑夜让他不加掩饰自己,目光里带着不舍和留恋,女子爬上墙头,闭着眼睛看着下面,片刻后,仿佛下了最大的决心,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就要往下跳,魏冥堇心里一紧,一道青衣飞速地接住了她,使她安然无恙地落在地面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见温言拍拍衣服,对着隐秀感激一笑,如同玫瑰花瓣的娇唇,一张一合不知道说的什么,在她走的那一刻,魏冥堇清晰地看到温言后头朝他的院落看了看,最后扭头离开,他知道,他还是伤了她。

鹰水城不久便迎来了,魏二爷和王家嫡女王林奕的大婚,轰轰烈烈让许久不曾热闹的鹰水城热闹了好久,那天魏冥堇在温言的房间里坐了很久,那个小女子的一颦一笑仿佛就在他的眼前,安排保护她的人,已经回来禀报,她如愿回到了明月阁。魏冥堇俊冷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良久,直到翎羽来禀告。

成婚后的魏冥堇有了王家的助力,如同如虎添翼,以雷霆手段,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将他的哥哥魏冥罗拉下马,自己坐上了魏府当家人的位置,所有人都说他心狠手辣,阴毒至及曾经与他不和之人,全部都没有好下场,坐在高位之上的魏冥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只想将她接回来了。

鹰水城。

“主子。”烛火微微摇曳,一道黑影便出现在了魏冥堇的房间里,一身玄衣的魏冥堇负手而立,背对着来人,声音一如既往地带着寒意,“怎么样了?”

“隐秀传来了消息,温姑娘又回到了明月阁。”

在黑衣人提到温言的时候,他平淡无波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亮,低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黑影,随即又问道,“宸王殿下那边怎么样了?”

“宸王殿下伤势已经稳定住了,他的贴身随从送来了消息,大少爷准备和哈达甄联手,以此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魏冥堇嘴唇微微勾起一抹冷笑,他这个哥哥还真是什么都能做出来了,魏家有祖训,决不能做出勾结外族来争权之事,这是要是被驱除家族的。

“去查一下,我要确切的证据。”魏冥堇冷冷地吩咐道,在黑影要走之时,又说道,“传令给隐秀,要她只能在暗中保护温姑娘。”以温言的脾气若是知道有一个他的人在她的身边,她会想法设法的赶走隐秀,说不定还会求助宸王妃,以叶浮珣的手段,让一个暗卫消失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眨眼间,屋内只剩下了魏冥堇一个人,久久他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紧紧握在手里,仿佛想起了什么,眼神突然变得很温柔。

“主子。”突然听到门外的敲门声,魏冥堇回过神来,将手帕又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转身坐在椅子上,信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身穿黄色衣服的小丫鬟,对魏冥堇微微行礼,恭恭敬敬地说道,“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你去转告夫人,我还是一些公事要处理,就不过去了。”

那个小丫鬟有些为难地看着魏冥堇,这新进门的夫人,脾气有些不太好,一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总喜欢发脾气,小丫鬟已经能想象到若是她没有把魏冥堇请过去的下场,她抬眸偷偷打量着魏冥堇,见其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绷得紧紧的,浑身上下偷着寒意,她就没有了任何开口劝说的勇气,只能低着头,退了出去。这二少爷自从温姑娘走后,脾气是越来越不好了,这些做下人的有些想不通,明明这二少爷十分喜欢温姑娘,为何还要去西坞城的大小姐王林奕,不仅气走了温姑娘,弄得自己也心神不宁。出了门,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想到宁和园的那位新夫人,她都忍不住打个寒颤,只能认命地样前走,自从这魏冥堇大婚啊,他一次也没有去过新夫人的院子。

惹得这西坞城的大小姐,天天在宁和园发脾气,弄得整个魏府气压都低得狠,好怀念温姑娘在鹰水城的日子啊,最起码魏冥堇没有这么冷。

“魏冥堇!”书房猛地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相当妖冶的女子,满脸怒意地看着魏冥堇,身后跟着一脸为难地下人。

“下去吧。”魏冥堇冷声说道,下人如同大赦地退了下去,这魏府的当家人都不好惹啊,自从这魏二爷成婚没多久,两个人便经常吵闹,这夫人更是嚣张跋扈,动不动就大发雷霆,两个人就差动手打起来了。

王林奕柳叶眉一挑,杏目圆瞪,“魏冥堇你什么意思?!都这么久了,你还忘不掉她!?成婚前我就说过,我不反对你纳她为妾,你这么做什么意思?!”

“她不会为妾!”魏冥堇冰冷地说道,他的姑娘,他心爱的人,怎么舍得让她做妾呢。

“不让她做妾,难道是把我的位置让给她吗?!”王林奕怒火中烧,“你想都不要想除非我死了!”

“闹够了吗?”

“闹?”王林奕冷哼一声,面露杀意,“好,魏冥堇,你既然无情就别怪我无义!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闹。”

魏冥堇眸子一沉,眼里闪过一丝狠戾,伸手掐住王林奕的脖子,冷声说道,“你要是敢伤她,我就要你的命!”王林奕呼吸困难,挣扎地想要掰开魏冥堇的手,可惜力不从心,她清楚地从这个男人眼中看到了杀意了。

“主子。”翎羽急匆匆地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忙低下头,魏冥堇松开手,冷哼一声,说道,“滚出去!”王林奕一边咳嗽一边对魏冥堇说道,“你就不怕王家不放过你那?”

“哼。”魏冥堇冷笑一声,“那就让王家来吧。”

王林奕身边的贴身丫鬟鱼儿忙迎上来,看到自家主子脖子见的红印心疼地问道,“夫人,您没事吧。”王林奕摸着自己的脖子,对于刚才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魏冥堇,你竟然敢这样对我,!”王林奕面露凶光,咬牙切齿地说道,“温言,魏冥堇!”

鹰水城自从魏冥堇掌管以来,整个鹰水城都进行了大换血,魏冥堇成为边北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主子。”翎羽处理好事情,推门进来,魏冥堇收起手中的簪子冷声问道,“何事?”

“温姑娘出事了。”

魏冥堇脸色一变,翎羽说道,“明月阁造人暗杀,宸王妃和温姑娘都受了伤,现在伤势不明。”

“什么叫做伤势不明?!”面对万敌都不曾变色,此时脸色苍白,他不敢想,“隐秀呢?”

“暂时没有音讯!!”

“去查宸王妃!”魏冥堇冷声吩咐,宸王妃叶浮珣向来跟温言交好,只要查到了叶浮珣,就能查到温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