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五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404 2021-09-07 00:36

叶云裳看着有些疯魔的谢姨娘,心里发颤,向前轻轻地抱住她,安慰道,“是你的,叶府一定是你的。”目光落到隐约在树木之中的楼宇之处,倏然变得冰冷无比。

谢姨娘虽然回来了,但是叶浮珣也没见过一次,因为谢姨娘总是躲在香凝院,除了叶云裳和叶金玉谁也不见,包括叶翰良和叶老夫人。

巍巍皇宫之内,一派祥和景象,宫女穿梭其中,来来往往忙着一年一度的乞巧节,在玄岳王朝,在乞巧节这天,皇室都会向京城贵公子和贵女发请帖,让他们齐聚一堂,吟诗作对,也是一场变相的高级相亲大会,这些贵公子和贵女们都会在宫中玩一天,若是有彼此钟意之人便相约晚上到街上看看花灯,许许愿。

“这不是我们未来的宸王妃嘛。”左卿盈见叶浮珣携着叶玿璃下了马车,便笑盈盈走了过来,打趣道,“平日里见你一面可是很难啊。”

“云姐姐日理万机哪有时间惦记妹妹我啊。”叶浮珣三分娇嗔地说道,“这云姐姐越来越会打趣妹妹我了,我今日得看看那王家公子爷长什么模样。”左卿盈与京城大家王家结了姻亲,左卿盈明年一开春便要嫁过去。

听叶浮珣这么一说,左卿盈脸色一红,说道,“咱俩彼此彼此。”转而又看向叶浮珣身后的叶玿璃,笑道,“璃儿妹妹,你可别跟你这姐姐学坏啊。”

叶玿璃嫣然一笑,说道,“谨遵云姐姐教诲。”

“真是个小白眼狼,平日里白疼你了,胳膊肘往外拐。”叶浮珣宠溺地点点叶玿璃的小脑袋,嘴上虽然骂着,但是眼里却无半点恼意,反而是满满地宠溺。

叶玿璃调皮地吐了一下小舌头,左卿盈笑着问“璃儿妹妹,可有十四岁了?”

“刚满十四岁。”

左卿盈点点头,说道,“跟玟儿一般大,那个丫头跟个泼猴似的,回头你好好教教她。”左卿盈这一句话,算是让左家和叶玿璃搭上了线,叶玿璃笑盈盈地应下了。

谢诗宁和谢诗念一下马车便看见叶浮珣三人在马车边说笑,带着丫鬟路过其身边,酸酸地来了一句,“这有人啊,就喜欢巴结人,附炎趋势。”

这句话自然是说得左卿盈和叶玿璃,左卿盈脸色微收,不动声色地接着和叶浮珣聊天,而叶玿璃则有些脸红,低下了头。

“璃儿还记得姐姐给你讲的狐狸的故事吗?”叶浮珣笑嘻嘻地问叶玿璃,待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便接着说,“狐狸啊,总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就好比有些人啊,得不到的就得冒酸泡,然后还在那儿装清高,以后离这种人远点,免得被粘一身腥。”

“你说谁是狐狸!”谢诗宁转身瞪向叶浮珣,她就是看不惯叶浮珣,处处压着叶云裳不说,自从她一回京,全京城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了,现在又被封为宸王妃,凭什么!

“没说谁啊?谁应我就说谁!”叶浮珣一脸无辜地看着谢诗宁,“我在和自家妹妹说话,谢小姐插什么嘴,还是说谢小姐对本小姐说的话有意见?”还不等谢诗宁开口,叶浮珣便抢白道,“就算有意见,谢小姐还是保留比较好,因为管的宽的人,都比较丑!”

“你……你说谁丑!”

“怎么了?我说管得宽的人长得丑,谢小姐管得宽嘛?”跟她斗嘴皮子,谢诗宁还得在练练。

“表姐,大姐跟你开玩笑呢。”叶云裳袅袅地走了过来,拉住谢诗宁的手说道,“大姐总喜欢开玩笑,你可别当真。这葡萄有没有还不一定呢。”说着抬眸对上叶浮珣的目光,笑意不达眼底。

对上叶云裳的目光,叶浮珣沉着冷静,淡定地说道,“我这浮笙阁还真有一些宸王殿下送来的葡萄,二妹若想吃,回头我命人给你送去。”说着不等叶云裳回话,便带着叶玿璃对左卿盈笑道,“云姐姐,一块进去吧。”又俯身在左卿盈耳边说道,“这儿味太大。”虽然是在左卿盈耳边小声说,但是声音足以让谢诗宁等人听到。

左卿盈偷偷一笑,挽着叶浮珣的胳膊离开了,叶金玉想要上去理论,却被叶云裳拉住了。

上一世叶浮珣也参加过几次这种宴会,实在无聊得狠,无非就是一些贵女们作作诗,贵公子们作作画,然后弹琴合奏,叶浮珣百般无聊地趴在一个栏杆上,看着水中游弋着的鱼,抬眸看见谢诗宁抱着一直通白的小狗,走了过来,贵女们立马围了上去,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叶浮珣叹一口气,又低下了头,忽而身后响起了略有些熟悉的声音,“小姐为何一个人在这儿?”

叶浮珣一回头便看见秦王宋寒冥一身青色锦袍,笑眯眯地看着叶浮珣,他在亭子对面便看见叶浮珣一个人无聊地趴在这里,一眼就认出来叶浮珣便是明月阁的那个俏公子,抬腿便走了过来。

叶浮珣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宋寒冥,也压根没想到她的身份已经被识破,起身对宋寒冥行了一个礼,“见过秦王殿下。”

“无需多礼。”宋寒冥虚扶了一下叶浮珣,眼里满是兴趣,问道,“你是哪家的小姐,本王为何没有见过你。”

“民女是叶丞相之女叶浮珣。”

听到叶浮珣的身份后,宋寒冥眼里一暗,原来她就是三哥未来的王妃啊,满心期待的佳人,却已是他人之妻,收起失落,笑道,“原来是三嫂啊。”

还没嫁得,好嘛。叶浮珣心里暗自吐槽一声。

“啊——”

一声惊恐的尖叫声,传到叶浮珣的耳朵里,转头只看见谢诗念怀里的那只白色小狗,咬着叶玿璃的胳膊不松口,直到筝儿向前狠狠地将那只小白狗打了下来,小白狗在地上滚了几圈,呜咽了几声。而叶玿璃的胳膊早已血肉模糊。

谢诗念见小白狗被筝儿打落在地,忙抱起小白狗,上前一巴掌打在了筝儿的脸上,怒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把小乖打落在地!它可是谢贵人心头的宝儿,若有什么闪失,你有几条命可以赔?!”

“谢二小姐息怒,这丫鬟也是护住心切,你看着璃儿妹妹的手都被小乖伤成这样了。”左卿盈向前轻声说道。

谢诗念看着叶玿璃的胳膊以及苍白的脸,撇撇嘴没有说话,谢诗宁笑道,“这小乖是二妹一时没有看住,我相信叶四小姐是不会和一只狗计较的,对不对?”

“谢大小姐说得对。”

众人回首看见叶浮珣站在后面,身旁还跟着秦王宋寒冥,不由得让出一条小路,叶浮珣走到谢诗念的身前,伸手摸了摸那只小白狗,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叶浮珣从袖子掏出宋寒濯送的那个匕首,拔开鞘,直接刺向小白狗的身子,血喷了谢诗念一脸,有几滴落在了叶浮珣的脸上,谢诗念“啊”得一声,将小白狗扔在了地上,小白狗挣扎了几下,便没有气了。众贵女吓得不敢说话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叶浮珣从轻云手里接过帕子,擦了擦脸,又擦了擦手,一边擦着匕首上的血迹,一边看着有些吓傻的谢诗念,淡淡地说道,“这畜牲不听话,就得教训。”转身走到叶玿璃身边,低头检查她的伤口,皱着眉头,吩咐道,“青若,去请御医。”

身后的秦王看向叶浮珣的眼神又多了几分不可思议,但更多是的被叶浮珣那种狠绝给吸引。

“你……你……”谢诗念手指着叶浮珣,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刚才她差点就以为叶浮珣要杀了她。

“叶大小姐,这小乖可是谢贵人的心头宝儿,你这么做,可把谢贵人放在眼里了。”谢诗宁回过神了,冷声问道。但是看叶浮珣的眼睛还是有些胆怯,毕竟刚才叶浮珣的所作所为超出了她对一个大家闺秀的认知,刚才叶浮珣杀小白狗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刚才是谢大小姐说畜牲就要教训,我相信谢贵人也懂这个道理!”

“我的小乖!”一个尖利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身穿一袭大红色纱裙,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在几个宫女的簇拥下急忙忙地赶了过来,看见地上的小白狗,怒不可遏地问道,“谁伤了我的小乖!”

“姑母。”谢诗宁向前安慰道,“是侄女儿没有照顾好小乖,让叶大小姐伤了它。”

谢贵人一双美眸瞪向叶浮珣,她早就听说了叶浮珣的大名,不仅让她那个姐姐入狱,还处处压制叶云裳,如今又伤了她的小乖,“叶大小姐,你可知道这小乖可是圣上御赐的,本宫都把它碰到手里,今日竟然杀了它!”

叶浮珣莞尔一笑,淡然地对上谢贵人的眸子,“既然是圣上御赐之物,谢贵人就该放到宫里好好供着,这让谢二小姐抱出来,就不怕有个闪失嘛?哦,对了。”叶浮珣仿佛想起了什么,说道,“是谢大小姐说畜牲不懂事,民女这才出手教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