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五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73 2021-09-07 00:36

宋寒濯紧紧地将叶浮珣搂入怀中,昨日他便收到消息,唐筠珩已经找到了她,今日一早便在此等她。解开身上的披风,细心地披在叶浮珣的身上,关心地问道,“可有受伤?”说着便上下检查,不小心碰到她的手臂,叶浮珣微微皱眉,轻轻吸了一口冷气,宋寒濯掀开衣袖,白色的纱布上印着淡淡地血迹,冷声问道,“如何伤的?”

“从马上摔下来伤的,一点皮外伤,大夫已经给包扎过了。”叶浮珣云淡风轻地说道,好似这点小伤对她来说不值一提。

“这个还给你。”宋寒濯从袖中掏出一只银簪,正是叶浮珣用来杀黑衣人的那支,叶浮珣眸子微闪,伸手接过,“这簪子可是救过我一命。”

眼前这个女子,有寻常女子没有的狠绝,倒也合他的胃口,想着宋寒濯一抬手,身后的云厉将一把精致的匕首呈了上来,叶浮珣眼睛一亮,伸手接过,笑道,“这是给我的?”

“下回伤人别在用簪子了,用匕首方便些。”某个王爷淡淡地说。

身后的云厉听到自家主子这么说,嘴角微微抽搐,王爷这是再教叶大小姐如何伤人吗?

叶浮珣仔细把玩着匕首,这把匕首手柄处镶刻着两颗红色的宝石,鞘上面雕刻着龙凤花纹,十分精致,匕首出鞘,锋利无比,匕身在阳光下泛着寒光,合上匕首,将其放入袖中,抬头笑道,“这把匕首倒是方便得很。”

“回头让轻云教你两招防身。”

“为什么不是你教我?”叶浮珣歪着脑袋,笑盈盈地看着宋寒濯,让宋寒濯有一瞬间的慌神,脑海里闪过了另一张脸,随即伸手揉揉叶浮珣的发顶,低沉的嗓音从他的胸腔传来,“好。”

叶浮珣一回到浮笙阁便看见轻云和青若跪在院子里,此时正是太阳正毒的时候,青颖和青香等人迎了出来,“奴婢见过小姐!”众人行过礼后,青颖向前关切地问道,“小姐可有受伤?”

“无碍。”叶浮珣脱下宋寒濯的披风递给青颖,朝轻云和青若走去,低头问道,“跪在这里做什么?”

“奴婢护主不力,害小姐被歹人掳走,让陷于危境之中,还望小姐惩罚。”轻云低着头愧疚地说,虽然已经在宋寒濯那里领了罚,但是对于叶浮珣她还是有愧疚。

“你呢?你为何跪在这里?”

“没能护住小姐,青若该罚!”

听了两个人的话,叶浮珣点点头,说道,“的确该罚。”两个人头低得更加厉害,接着叶浮珣说道,“那就罚你们两个今天中午多吃一点饭。下回本小姐要是再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们两个好有力气来保护我啊。”

说着叶浮珣笑盈盈地将两个人扶了起来,“快起来吧,天气这么热,要是晒坏了你们两个我可会心疼的。”

青若眼泪汪汪的看着叶浮珣,眼泪一颗颗的落了下来,“小姐,你可吓死奴婢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嘛。”叶浮珣轻轻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着,看着轻云眼圈也红红的,青若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周围的人。

“是贼人太过于狡猾了,下次多点防备就好了嘛。”叶浮珣笑着理了理轻云的发鬓,见其脸色苍白,关心地问道,“你脸色怎么那么差?身体不舒服吗?”说着用手试了试轻云的额头,就是有些烫,便吩咐青颖,“去请大夫来。”

“小姐,奴婢没事。”

“听话,去好好休息。你可是我的左膀右臂,你要是累垮了,谁来保护我。”说着便召开一个小丫鬟,“送轻云姑娘回房间。”

“小姐,你不知道,青若姐姐和轻云姐姐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自今天早上便跪在这里,奴婢们怎么劝也劝不住。”青香扶着叶浮珣在榻上坐下,拿起一旁的团扇,轻轻为叶浮珣打着,叶浮珣抬眸看向青若,笑道,“你倒是有出息了,学会自虐了。”

听到叶浮珣的打趣,青若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青香等人头一次见沉重稳重的青若,也有如此窘迫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时青画打着帘子进来,“小姐,四小姐来了。”

身后叶玿璃一身粉红色的裹胸长纱裙,三千发丝用一支白玉桃花簪挽起,姣好动人的瓜子脸,晶莹赛雪的肌肤,犹胜芙蓉,长长的黑色睫毛晃动间不断地上下扑闪,看见叶浮珣眼里发着凉,快走了几步,呼道“姐姐。”

叶浮珣笑着让青琴去拿了个玉凳,让叶玿璃坐在了自己的对面,笑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我这前脚刚回府,你就过来了。”

叶玿璃调皮一笑,说道,“我那是和姐姐心有灵犀。”接过青画的茶,“看姐姐如此安好,我也放心了。”

叶浮珣瞧叶玿璃眼里并无半分虚假,心里一暖,在这叶府能够真心待她,除了和他血肉相连的叶修安,就只剩下眼前这个甜甜糯糯的女孩子了吧。看着叶玿璃白白嫩嫩地脸庞,叶浮珣低声吩咐青琴,“去把我的那支翡翠簪子拿来。”

青琴走进没事,从叶浮珣放首饰的暗格里取出一支通莹剔透的翡翠簪子,叶浮珣接过,亲自插在叶玿璃的发髻之中,笑道,“果真很适合你,璃儿,你今年有十四岁了吧。”

“是啊,过了这个六月份,我就十四了。”叶玿璃摸了摸头上的那支簪子,大姐果然大手笔,这支簪子可是上好的翡翠。

“还有两年就要及笈了。也该为自己打算了了。”叶浮珣单手支颌,笑着看着叶玿璃,她不想让这么一个姑娘,再重复上一世的悲哀。

叶玿璃脸色一红,娇羞地地下了头,小声说道,“还早呢。”

“时间从不等人。”叶浮珣笑意微收,信手为叶玿璃倒了一杯茶,淡淡地说道,“若想在这叶府活下去,就必须趁早为自己打算。如今祖母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整个叶府由二妹主持中馈,而我又要嫁入宸王府,以后这叶府谁来保护你?”

见叶玿璃陷入了沉思,低头不语,叶浮珣轻轻握住叶玿璃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若想要一个锦绣的未来,靠得还是自己。”

叶玿璃抬眸震惊地看向叶浮珣,她没有想到叶浮珣会这么直白地对她说这些话,她又何尝不想有一个锦绣的未来,而不是寄人篱下,受尽白眼和委屈,“可是,我只是一个孤女,凭我一人之力,又谈何锦绣前程呢?”

“听说二叔的旧部已经归京,其中就有董义董将军。”

“董叔叔进京了?”叶玿璃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叶浮珣,为何她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叶玿璃的父亲叶翰和曾对董义有救命之恩,而董义又是一个知恩图报,赤胆忠诚之人,他如今从边塞归来又立了汗马功劳,圣上必会大赏。

“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叶浮珣忽而笑道,她这个二妹还真是心思缜密啊,唯恐四妹借董将军翻身,“四妹,听说董将军有个公子,长得仪表堂堂,又文武双全,不输京城儿郎,就是这董将军可能在京城待不久。”叶浮珣此话一出,叶玿璃脸色更红了。

大小姐,你这是在教如同小白兔般的四小姐如何钓金龟婿嘛。叶浮珣的几个丫鬟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微风吹动着纱帘,屋内熏着淡淡地檀香,坐在玉凳上的女子,缓缓抬起头,眼里有前所未有的勇气,丹唇轻启,“多谢姐姐提点。”

叶玿璃其实并不笨,只不过父母双亡的她在叶府寄人篱下,又受叶云裳和叶金玉的压制,整个人就变得有些怯懦和小心翼翼,所以她需要的是有人去点醒她,所以,叶浮珣只是顺手帮她一把,却不想,到最后成了叶浮珣最后的退路。

“姐姐,你好生休息,妹妹就不打扰了。”今天叶浮珣对她说的话,在她的心里掀起了狂风巨浪,以前她本以为只要她乖乖地待在叶府不争不抢,叶府便会给她一个归宿,可是这几年了在叶府受尽人的白眼和屈辱,可是她又没有勇气去改变,如今叶浮珣给了自己一个方向,一个可能会拥有自己锦绣前程的方向。

“璃儿。”叶浮珣扬声叫住走到门口的叶玿璃,“你放心,我会帮你扫平你路上的障碍,但我需要你有勇气去走!”

叶玿璃扭头对上叶浮珣明亮的眸子,在那双眸子里她看见了许久未见的暖意,“谢谢。”在叶府这座大院子里,她终于感到了一丝温暖。

叶玿璃前脚刚走,和阳院的叶老夫人身边的老嬷嬷便来求见,青画将其引到内室,叶浮珣动了动有些痛的手臂,笑道,“珣儿还真是不孝,祖母身体不好还要牵挂着我。”

“大小姐可是老夫人挂在心尖上的人儿,昨儿个听说大小姐被掳走,老夫人可是一夜没睡,这不一接到小姐回府的消息,便派老奴送来了上好的燕窝让大小姐养养身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