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四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473 2021-09-07 00:36

她看了看满脸讨好的纪绵希和底下故作老成的儿子,终于道:“乾儿起来吧,今日你姨母来,偶尔少练那么一时半会儿的也无妨,只是往后可不能如此。”

宋景乾听了站起身,掸了掸衣袍,负手在身后,板着一张小脸道:“儿子谨记母妃教诲。”

他肉嘟嘟的脸蛋一本正经地板在那里,论神态实在是像极了宋瑜琏,分明就是缩小版的宋瑜琏啊,这基因真的太强大了。

面对缩小版的宋瑜琏,纪绵希看得手痒,只想去戳他一下,对着宋瑜琏她是没这份胆子,但是宋景乾嘛,她还是能玩玩的。

宋景乾仿佛被戳出了经验,看到纪绵希想要伸出的手,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拱手道:“儿臣先回去换身衣裳,就不打扰母妃与姨母叙话了。”

纪绵希的小心思落空,看着有些落荒而逃的宋景乾说道,“这小竟然这么小就故作老成,真是越来越不好玩了。”

“你什么时候能够收收自己的性子。”纪绵希听了这话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低头逗弄着胖乎乎的宋景怀。

用过午膳后,纪绵希起身时,忽然感觉头一阵眩晕,安之见她脸色不太好,以为是宋景怀折腾了她,命人将小家伙抱了出去,关心地问道,“可是怀儿闹着你了?”

纪绵希摇摇头,“一吃饱就有些乏了吧。”说着还配合地伸了一个懒腰,“姐,我就不打扰你了。”目光落在一旁有些黑脸的宋瑜琏身上,“太子哥哥的脸色实在是太臭了。”在宋瑜琏还没有开口之前,就溜了,惹得宋瑜琏哭笑不得。

正直初春,御花园里百花吐蕊,细柳摇曳,微风拂面,甚是惬意。一路有宫人给纪绵希请安,提裙来到溪桥处,忽然感觉天旋地转,忙扶住一旁的桥栏杆。

“阿希姐姐。”一个十五六的翩翩少年赶忙上前扶住纪绵希,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

纪绵希只看见宋瑜淙的嘴巴一张一合,完全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两眼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下了急坏了我们的小四王爷,懒腰抱起纪绵希,焦急地吩咐一旁的宫人,“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御医啊!”

一向深居浅出的德宁太后得知纪绵希晕倒后,忙命身边的丁姑姑把人接到了自己的云霄殿里。纪绵希一醒来,便看到有些熟悉的幔帐,一个宫女端着托盘走进来,见纪绵希醒来,忙福身,“小县主,您可醒了。”

已经满头白发的德宁太后听到动静,忙由宫女扶着走进来,“你这个丫头啊,可把哀家吓坏了。”一身褐色宫装,满头白发的德宁太后,没了年轻时的凌厉,现在只是一个垂暮的老人。

“皇祖母。”纪绵希握住她的手,笑道,“我没事,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什么没有休息好。”德宁太后和蔼可亲地说道,“傻丫头,你要做娘了,没想到哀家的希儿,也要做娘了。”

她没有听错吧?!她要当娘!?纪绵希愣在了床上,忙伸手给自己把了把脉,彻底愣在了那里,不可置信地伸手覆上自己的小肚子,那里竟然有一个生命。她虽然对医术不是很精通,但给自己把个脉还是可以的。

纪绵希怀孕,这可是一个天大的事儿,叶浮珣亲自去纪宅把纪绵希接回了紫凌王府,命最有经验的嬷嬷伺候着,唯恐出一点差错。

“我的小姐。”汀兰端着乌鸡汤走进院子,看到纪绵希正拿着剑走了出来,忙放下手中的碗,上前夺过纪绵希手中的剑,“您现在可是有身子的人,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我该怎么跟少爷交代啊。”

“谁让你们交代了。”纪绵希百般无聊地坐在石凳上,随手捏了一块儿糕点,“我这不是刚怀孕吗?你看看你们,整天紧张兮兮的。”

“就是因为您刚怀孕,我们才紧张啊。”郁青将一个软垫放在石凳上,纪绵希瞅了瞅,不情愿地将屁股挪了过去,“我娘亲呢?”这个时候叶浮珣不应该来到了盯着她喝什么什么安胎药吗?这个时候怎么不见人影了。

“王妃一早就进宫了。”

看到淡竹从外院走进来,扬声唤道,“淡竹。”

“小姐。”

“你没有跟娘亲进宫吗?”

“没有。”淡竹笑道,“王妃让我盯着小姐把药吃了。”纪绵希看到淡竹手里的药碗,讨好地笑道,“淡竹,我感觉我们母子很好,能不能不喝啊?”

“不可以。”

纪绵希苦着一张脸,接过药碗,皱着眉头喝了下去,淡竹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言少爷来了,正在大厅,少爷正在招待他。”

听到言睿渊的名字,纪绵希脸色一变,说道,“他来做什么?轰出去!”正说着一抹黑色的身影快步走了进来,如同黑宝石的眸子看到庭院里活蹦乱跳的女子,那颗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纪绵希见来人劈手夺过汀兰手中的剑,剑鞘一出,直射言睿渊的胸膛,众人一惊,言睿渊侧身闪过,看着满脸怒气的纪绵希,唯恐伤了她,好言劝道,“希儿,你听我说,你先别激动。”

“有什么好说的!你竟然还敢追过来!”纪绵希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反手又刺了过去。听到动静的宋长宁跑过来,兴冲冲地看重打架的两个人,说道,“太精彩了,希儿,加油!”一旁的丫鬟们听了,满脸黑线!这个长公主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宋长宁看着不过瘾,想打算挽着袖子冲上去,却被纪洐诺一把拉住,看着摩拳擦掌的娇妻,无奈地说道,“你凑什么热闹?希儿还怀着身子呢。”宋长宁很怂地吐了吐舌头,纪洐诺将宋长宁拦在身后,看着言睿渊轻松地打掉了纪绵希手中地剑,没有武器的纪绵希,冷哼一声,“郁青汀兰,送客!”说着转身跑进房间。言睿渊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扛在肩上,伸手重重地拍了一下纪绵希的屁股,“还胡闹吗?”众人低着头忍不住笑了起来,郁青汀兰,带着人率先退了出去,纪洐诺将还想看热闹的宋长宁一把拉走了。

“言睿渊,你不仅夺了我的剑,你竟然还敢打我?!和离!……吾……”纪绵希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在了唇里。

院外的下人们,偷笑着离开。

玄睿二十三年冬,太子妃在一场瑞雪后诞下一个公主,玄睿帝亲自赐名易雪。次年,玄睿帝退位,太子继位,国号改为玄文。

“让哀家瞅瞅。”德宁太后看着才半岁多的小婴儿,满心欢喜,“这个丫头长得倒是像琏儿小的时候,你看那个小嘴巴,还有眉毛。”

“是啊。”一旁的臣妇附和道。唐凤初看着跟自己抢孙女的德宁太后,讨好道,“母后,您累不累啊?这个丫头闹腾得很。”

“不累不累,哀家啊一看到我们小易雪就开心得不得了。”转而扫了一圈没有看到安之,眯着眼睛问道,“怎么不见之儿那个丫头啊。”

郁青抿嘴一笑,福身说道,“娘娘听闻今日皇上下朝心情不是很好,去陪皇上了。”

“瞧瞧,这皇上跟皇后还真是伉俪情深啊。”一个命妇笑着说道,眼睛微转说道,“不过,这……皇上登基,天下安稳,也是时候该开枝散叶了。”

“已经开枝散叶了。”德宁太后人虽然劳了,但是人还没有糊涂,说道,“之儿那丫头为我们宋家生了二男一女,这小景乾又聪明伶俐,将来啊,一定会是一个好的君主,再加上有紫凌王府的小瑜庭的帮衬,玄岳王朝一定会长长久久,万世绵延的。”

“太皇太后说的是。”已经身为太后的唐凤初笑着应下,“谁说皇家没有温情,这皇家也是平常家,以儿媳看来,这儿子儿媳能够相亲相爱,举案齐眉,夫妻之间和顺,待父母孝顺,待大臣和善明理,爱戴天下百姓,这就够了。”

有了玄岳王朝最有权势的两个女人的言论,满屋子的命妇贵人,都不敢再提让皇上广纳后宫之事,白嫩可爱的小公主。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嘴里冒着泡泡,煞是可爱。而殿外又吐了新绿。

而此时药域谷内,丫鬟们来来回回地在屋子里进出,屋内传来的女子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啊——疼死我——”

言睿渊在门外走来走去,看到接生婆端着一盆血水走出来,言家的当家人都忍不住腿软了,“希儿怎么叫这么惨?都进去半天了,怎么还不出来。”

“女人家生孩子就是九死一生。”叶浮珣淡淡地斯特凡,虽然表面看起来云淡风轻,谁都不知道,这位传奇一生的王妃,手心里已经都是薄汗。

三个时辰后,一阵洪亮的哭声,在药域谷响起,言睿渊顿时松了一口气,大步跨了进去,看也不看一眼刚出生的儿子,直奔床边,叶浮珣身子也是一软。

“孩子呢?”纪绵希虚弱地说道,“这个小东西折磨了我一天,看我怎么收拾他。”接生婆笑盈盈地抱过来,纪绵希瞅了一眼皱巴巴的自家儿子,嫌弃地说道,“真丑!”言睿渊也是嫌弃地皱了皱眉头。

“你小的时候也是这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