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55章 竹屋大戏

嫡女归 云舒 2608 2021-09-07 00:36

该不会殿下真愿意听叶浮珣劝吧?

目光全部聚集在叶浮珣身上。

叶浮珣皮笑肉不笑道:“回殿下,妾身尊重您做的任何决定,没有任何异议。”

您要杀要剐还不是都由着您,这太子府里您最大。

“可若是你不劝劝本宫,”纪衍诺嘴角浅浅勾起,仿佛来了兴致,“那岂不是就非彭昭训嘴里的心地善良之辈?”

“回殿下,”叶浮珣皮笑肉不笑得更加真切,“妾身本就不是心地善良之辈,想来是彭昭训妹妹误会妾身了。”

谁误会都行,只要殿下您别误会就成。

她可是脚步坚定地站在殿下您这一边的。

坚决拥戴殿下做出的任何决定。

叶浮珣用力地将这种决心用表情展现出来。

纪衍诺笑得如春风拂面,惋惜地看了眼彭昭训:“彭昭训,可听清楚了?叶浮珣说了,她不是心地善良之辈。”

徐安暗暗心惊。

殿下的心情,竟然变好了。

殿下此时嘴角的笑,再一次和以往的笑不一样了。

他记得清楚,上一次出现这样的笑容,亦是因为叶浮珣。

叶浮珣,真是了不得哪。

“行刑。”

纪衍诺收起笑容,淡漠地扫了一圈众人,闭上眼不再说话。

彭昭训被强行为了哑药,昏厥了过去。

刘奉仪被挑了脚筋,痛晕了过去。

竹屋前的一场大戏,随着两人的处罚告一段落而结束。

众嫔妾丝毫不敢多做流连,在太子妃的眼神示意下,纷纷离开了竹屋。

太子妃觑了眼人群中走得最快的叶浮珣,转身看向仍旧闭着眼睛的纪衍诺:“殿下,昨日臣妾收拾书房,找到了一幅先太子的画作。只是不知是否合宜给殿下观览?”

纪衍诺骤地睁开了眼:“什么画作?”

太子妃浅笑盈然,朝碧翠招了招手,亲自从碧翠手里的锦盒中拿出了画卷:“说来臣妾收藏这幅画作已有许多年。

还记得先太子十六岁那年的生辰宴上,他曾即兴作了一幅画,当时臣妾看着很是稀罕,便央着先太子将画作送给臣妾。”

“先太子最是温润和善,当下便同意了臣妾的请求。”

“殿下您看看这幅画。”

太子妃小心翼翼地将画卷展开,垂立在身旁。

纪衍诺端直了身,抬眼看去,瞳孔骤然紧缩。

画卷上画的正是当年先太子带他去眺望齐国的那个山崖。

山崖上有一棵撑天的古树,古树边上坐着一个少年和一个幼童,两人相互依偎,遥遥眺望。

太子妃见纪衍诺看得仔细,暗道这份画卷今日是带对了。

话中的人分明就是先太子和纪衍诺。

当年先太子作画之后,没有人敢多提纪衍诺被送走做质子之事,只有她尚年幼,懵懵懂懂地朝先太子要了画作。

本不过当做旧物压在箱底,想不到居然还有这样的用处。

“这幅画,可以送给本宫吗?”纪衍诺看向太子妃。

“殿下若是欢喜,自是可以的。”太子妃忙不迭道。

随后她又说,“记得那一回先太子生辰宴上,臣妾为先太子弹了一首曲儿,得了先太子的夸赞。

后来臣妾每每想起先太子都会弹弹那首曲儿用作缅怀,臣妾知晓今日是先太子的生辰,不知殿下可愿意听臣妾将曲儿弹来?”

纪衍诺定定地看着她,看得太子妃心底发怯时,突然开口道:“可。”

太子妃内心雀跃不已,想起殿下不仅让她进入竹屋jin地,愿意陪她观画,听她弹琴,还有处罚彭昭训和刘奉仪的场景,想毕自己在殿下心目中地位是有所不同的。

待侍女们将琴摆上琴案,太子妃专注地弹起琴,琴声悠扬动听,太子妃在琴棋书画上都颇有造诣。

弹琴自是不再话下。

就算比不得大家之师,但其琴音无论从技巧还是情感上,都难以挑出一丝毛病。

加之,为了让纪衍诺欢喜,太子妃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放在了这曲奏乐上,自认弹得完美,让人沉醉。

而纪衍诺却半倚在长榻上,眸星微阖,似是不经意地落在先太子的画卷上。

直到一曲弹罢,太子妃轻轻地俯身在琴桌上,静待纪衍诺点评。

可是,等了许久却没听见纪衍诺说话的声音。

她心头暗暗一紧,莫非殿下不喜欢这首曲子?

寻思中,忍不住抬首往纪衍诺望去。

正好对上了纪衍诺从画卷挪开落在她身上的眼神。

那眼神,似乎闪过一抹让人无端惊惧的萧杀。

只是转瞬,又平复得如同泰昇湖的水面,毫无波澜。

“殿下……”太子妃低声轻呼。

“那些年,太子妃时常能见到皇兄?”纪衍诺蓦地开了口,是太子妃不曾预料的问题。

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回殿下,倒也算不上时常。只是随家母出席一些宫宴的时候,偶尔会巧遇先太子。”

她说的倒也不算谎话。

身为闺阁女子,哪有那么多机会见到外男。

每每年节时分,缠着母亲进宫参加宫宴,才能远远瞥上一眼先太子的风姿。

虽然常常就只是看上一眼,便足以让她回府后回味许久的时光。

先太子当真是神仙般的男子。

说来先太子和殿下的容貌有五分相像,都是一样的丰神俊朗,俊逸卓绝。

只先太子更加温文尔雅,就像春日里的风,和暖吹拂过心田,让人情不自禁想要靠近。

而殿下,就像冬日里的冰山,伟岸,磅礴,让人仰慕青睐,却又难以靠近。

今日是先太子的生辰,殿下既然问起先太子,怕是想听些关于先太子的事。

太子妃自认明悟了纪衍诺的意思,便笑盈盈地讲起了往年参加宫宴见到先太子的琐事。

“先太子文采出众,臣妾记得有一回宫宴上,皇上除了一首藏头诗的上半首,让文武百官在一炷香内对出下半首。

百官各个想得抓耳挠腮,然先太子却轻轻松松就对出了下半首,让皇上连声赞好。”

“还有一次……”

纪衍诺摆了摆手,似乎对太子妃说的话并不感兴趣。

太子妃一直观摩着纪衍诺的神色,见状忙住了嘴,歉然笑道:“是臣妾多话了。”

“这幅画,”纪衍诺不以为意,指着面前挂在架子上的画卷,“说说当时皇兄画这幅画时的细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