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498章 火冒三丈

嫡女归 云舒 2433 2021-09-07 00:36

转眼就到了医师大赛举行的第二天,叶浮珣依旧一身白衣,戴着半面玉狐面具,来到了大赛现场。景宇因为自家医馆有事,故此没有陪同。

昨日的比赛筛掉了一半的选手,如今倒显得备赛区有些空荡。

“金公子来了,鄙人不才,是许氏医馆的代表来参赛的选手,排名恰巧在你的后面。”来人先是作揖,又吐出一大串话来,瞧着模样是一点尊敬的样子没有。

许氏医馆的确有名,确是臭名远扬,据说背后有官场靠山,所以什么草芥人命的事情也能干得出来。

“劳驾。”叶浮珣自然听说过许氏医馆的名声,连理会都没有理会,径直走向角落坐下。

“哎,你这小子竟然不识好歹,你看我……”

男子显然没有想到叶浮珣会如此对待到,顿时火冒三丈,就要找叶浮珣的麻烦,不过因为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被旁人劝了下来,只恶狠狠留下一句:“等着瞧吧。”

“请各位选手上台,依次站在药台面前,医师大赛第二场,辨别草药,现在开始。”

辨别草药,即将每株草药的药效作用写出,率先完成且正确率最高的即是获胜者。

听起来辨别草药很简单,实则不然,医师大赛准备的草药全部都是寻常罕见的草药,大多数都是在古籍中存在。

而世间很难收集到的,也正是医师大赛的主办方财力雄厚,才能将这些草药保存完好。

叶浮珣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十株草药,一眼便瞧出来其中六株草药的药效和作用,至于剩下四株。

对于她来说,只需要闻闻味道,确定一下自己的判断就好,显而易见,这第二关对于她来说并不难。

“你就等着瞧吧,我一定让你成为我的手下败将。先前挑衅的男子从叶浮珣身边走过,恶狠狠的留下一句话,率先将自己写好的内容交到了裁判处。

叶浮珣勾唇轻笑,朱唇微启:“可笑。”她是不可能输的,至少在面对想他那样的小人时。

片刻后,裁判团公布了比赛结果:“第一名,金鹿。第二名,李竹青。第三名,张磊。”金鹿,是叶浮珣的参赛名字。

赛场上掀起阵阵呼声,仔细去听,全部都是“金鹿”二字。

若是第一场比赛是侥幸,那么第二场便是实力的证明,此时金鹿这个名字彻底地在医师大赛上令人熟知。

“还请大家稍安勿躁,第三轮比赛,也就是决赛马上开始,请选手准备。”主持人满脸笑意的走上台,恭敬的请叶浮珣等人入座。

不久之后的医圣手就将在这三人之中诞生,他自然不敢怠慢。

“老朽先恭喜三位医师进入最后一轮,第三轮的比赛很简单,谁能让老朽站起来,谁就是医师大赛的第一名,谁便可以获得医圣手的称号。”

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位老人坐着轮椅缓缓地来到了比赛场地之上。

这个比赛项目一出,瞬间引起全部人的热议,让腿部受伤者站立起来,从古至今闻所未闻,可谓是天荒夜谈。

“这医师大赛可不是戏弄人吗?我瞧着这一届没人能够获得医圣手的称号了!”

“自古至今,医术最高明的当属先逝的陈医师,可就算是陈医师也无力让腿伤者站起来呀。”

老朽对大家都议论充耳不闻,笑眯眯的看着叶浮珣三人,说道:“三位小友,你们可有破解之法?”

“这……这不是难为人吗?这个比赛我不参加了!”李竹青赤红着脸,愤恨的丢下一句话,便跑下了台去。

张磊恭敬作揖,说道:“弟子才学疏浅,也不知破解之法。”言下之意,仍是要退出比赛的意思。

“你呢?”老者依旧笑眯眯的,朝着叶浮珣问道,“你可有破解之法?”

叶浮珣垂眸轻笑,言:“让您站起来的人只有您自己,因为,您的腿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您刚才出来的时候疏忽了,左脚带动左腿轻移了一下,此外破绽之一。另外,您方才说话时,手指轻扣腿部,这是个习惯性动作,此外破绽之二。故此,您可以自己站起来的。”

徐御医盯着叶浮珣看了好久,心底有些纳闷,难道这世间还有跟王妃旗鼓相当的大夫?

他自是不知,金鹿是叶浮珣易容成的。

医师大赛圆满结束,金鹿一名传扬天下。

纪若白早早在门口等着,见叶浮珣出来,他奔跑到她怀里:“娘亲,您好厉害啊,医圣手!”

叶浮珣将他抱起,在他脸颊亲了口笑道:“等多久了。”

“不久,也就二个时辰而已。”纪若白嘿嘿笑道,在她脸颊回之一亲。

纪衍诺在不远处看着母子互动,他心底微暖,刚欲抬腿,景宇比他先前抵达叶浮珣身边。

“顾姑娘果真医术高超,夺得第一,我请你去酒馆喝酒,不醉不归。”景宇笑道。

叶浮珣摆摆手:“此次,自然是我请,走!”

纪若白也跟去,欢快喊出声,将自己亲爹抛之脑后。

飞影在纪衍诺身旁杵着,望着自家王妃抱着纪若白跟别的男人走了,那仗势,似他们才是一家人。

他心底颇有些郁闷:“王爷,您就一点儿也不吃醋吗。”

“不吃醋。”纪衍诺心口有些闷得慌,他出口却是这三个字,他长吁一口气,“既然王妃有人陪着,回去吧。”

酒馆,叶浮珣喝的尽兴,越是想迷醉自己,脑海里想着的都是纪衍诺。

她仰头将一坛酒喝光,苦笑声,一滴泪水缓缓滑落。

景宇侧目刚好撞见此幕,他心底有些难受,一直以来都没听叶浮珣说过她的夫君,他猜测,恐是过的不幸。

与此同时,他攥拳,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宿醉过后的叶浮珣睁开眼发现自己在陌生的环境,旁边是睡香甜的纪若白,她嘴角微扬,俯身亲了亲他。

她被景宇带回了景府。

“早。”叶浮珣伸懒腰,出了屋便见景宇。

景宇回之一笑,并邀请:“不知今日可否邀请金鹿医圣手,前去在下的医馆走一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