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五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2552 2021-09-07 00:36

那黑衣人没有防备,踉跄了几步,叶浮珣趁机举起手里的簪子,朝那黑衣人扎去,黑衣人连忙躲开,但还是被叶浮珣划伤了肩膀,门外的同伙听到动静,跑了进来,就在这时叶浮珣眼疾手快地讲簪子抵押黑衣人的脖子处,冷声说道,“别动!要不然我要了他的命!”说着手上加了几分力道,那簪子入肉几分,那黑衣人眉头一皱,威胁道,“就算你杀了我,你也跑不出去!”

叶浮珣冷笑一声,冷冷地说,“既然都是死,拉一个垫背的黄泉路上倒也不寂寞。”说着力道又加了几分,狠戾地看着对面的黑衣人,清冷地月光照在叶浮珣的脸上,绝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有阴森森的目光,视死如归地看着他们,而后又露出一抹诡异地笑,簪子在黑衣人的大动脉处滑动,“最近跟药铺的坐堂大夫学了几招,听说只要从这个位置扎下去,你的血就会喷出来,估计你对面的人都会被你喷一脸血,直到你的血流干为止,你要不要试试?”明明是一个娇媚的弱女子,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被挟持的黑衣人听到叶浮珣描述的那个挂念,心里一阵发麻,,便吃痛地叫道,“别别别……”他倒是小看这个弱女子了,没想到一个女子竟然这么狠,然后对他的同伴说道,“别乱动……”

“让他们让开。”叶浮珣警惕地看着对面的黑衣人,脑子飞快地转着,计算着以宸王和唐家的能力,大概多久能找到自己,那个黑衣人所说的雇主是谁?若是叶云裳,她更希望自己去死,不会把她绑了,到底是谁?弄不清对方是谁?她就不能坐以待毙,“我要一匹马?要不然我就杀了他?”

对面的黑衣人面面相觑,被威胁的黑衣人一吃痛,吼道,“还不快去!”

其中一个黑衣人跑了出去,与此同时,叶浮珣挟持着黑衣人走出了山洞,看见了自己想要的马,叶浮珣警惕地对牵着马的黑衣人说,“你站一边去!”

那个黑衣人犹豫了一下,站在了叶浮珣的对面,叶浮珣缓缓地靠近了马,然后问道,“是谁让你们绑架我的?”

“我们只是拿钱办事,从不问雇主身份的。”

“说不说?”顶着黑衣人的簪子又重了几分,那黑衣人恐惧地说,“小姑奶奶,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命都在你手里,我不敢撒谎啊……”

叶浮珣冷笑一声,手一使劲,簪子直接插进了那个黑衣人的喉咙里,献血喷到了对面人的脸上,有几滴喷在了叶浮珣的脸上,那个黑衣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对面的同伴,同样其他的黑衣人也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叶浮珣。趁他们还没有回过伸后,叶浮珣将那个黑衣人推开,翻身上马,扬鞭而去,剩下的人回过神后,上前查看了一下正在地上抽搐地黑衣人,忙去追叶浮珣。

宸王府内。

“禀告王爷,在城外发现了叶大小姐的踪迹。”

宋寒濯本来如同古井般的黑眸,闪过一丝光亮,转身大步走出去“备马!”

此时有另一队人马已经赶到了城外。

叶浮珣策马狂奔,借着月光,朝京城方向走去,身后黑衣人紧追不舍,不知怎么的,马儿突然受惊,前蹄扬起,将叶浮珣甩了下去,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头一下子撞在了一个木桩上,撞的叶浮珣眼前发黑,挣扎了几下想要站起来,头晕地却没有力气,这时黑衣人追了上来,将叶浮珣围住,两把剑架在了叶浮珣的脖子上。

“二哥,我们怎么办?杀了他为大哥报仇?!”其中一个黑衣人问道,“还是将她交给雇主!”

“娘的!当然是杀了她,替大哥报仇了!”说着那个被唤作二哥的黑衣人恶狠狠地说。

“大哥,我看这小娘子长得挺标致,兄弟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美的美人,杀了多可惜,要不我们哥几个玩过之后,再杀了也不迟啊!”另一个黑衣人色咪咪得说,要不是当初大哥拦着,这么美的美人他早就上了。

一个巴掌打在他头上,那个被唤作二哥的黑衣人说道,“这个女的能玩嘛?你别忘了她是怎么杀大哥的,这种女人,可是毒蝎子!不是你万花楼的姑娘!”说着便要抹叶浮珣的脖子。

被他这么一吼,其他人有了这个心,一想到大哥死的画面,也不敢垂涎叶浮珣的美色。

靠在树上的叶浮珣,心里松了一口气,她不怕死,但是她怕被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给糟蹋了,想到这,她还真是有点不甘心,今天就栽在这儿了。叶浮珣缓缓闭上眼睛,听见了兵器刺入肉里的声音,脸上一凉,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睁开眼睛一看,三个黑衣人有两个人的咽喉插着一个飞镖,已经倒在了地上,另外一个黑衣人,右腿中了暗器,单膝跪在地上。

叶浮珣抬头望去,只看见一个少年,身穿玄甲铁衣,目光如炬。如同神袛般骑在战马上,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人,看到叶浮珣,立马翻身下马,跑到叶浮珣面前,察看她的伤势,“珣儿,哪儿里受伤了?”

叶浮珣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对唐筠珩一笑,轻叫一声,“表哥。”便陷入了无限的黑暗之中,唐筠珩大惊,“珣儿?!珣儿!”抱起叶浮珣上马,朝京城的方向驶去。

他本来在城外不远处的军营练兵,突然从唐府传来消息,说叶浮珣被掳走了,他立马下令,搜索城外,带兵在城外搜索。于是就快了宋寒濯一步。

待宋寒濯赶到叶浮珣被绑架的那个山洞时,只发现了一个已经没有呼吸的黑衣人,云厉俯身查看黑衣人,拉开他的蒙面,拔下他脖子上的簪子,呈交给宋寒濯,“王爷,这是叶大小姐的簪子。”

宋寒濯接过仔细看了一下,眸子一沉,冷声吩咐道,“仔细搜查附近。”这是珣儿平时最喜欢戴的发簪,难道是珣儿杀了绑架她的人,之后逃走了,还是……一向沉着冷静的宸王宋寒濯,开始不淡定了。

唐筠珩一路狂奔将叶浮珣送到了唐府,唐远和温馨一看到自家儿子抱着叶浮珣进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忙吩咐下人们去去请府医。又命丫鬟去打热水给叶浮珣擦身子。

府医给叶浮珣诊过后,说道,“大小姐并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静养几日便可。”

肚府医开了方子后,温馨便让丫鬟把府医送走。谢天谢地,她这外甥女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化险为夷。

一道阳光透过窗子,散在叶浮珣的眼睑上,刺得她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青色的床幔,这是哪儿里?她脱险了?侧头看见了趴在床沿已经睡着了的唐筠珩,脑海里想起昨天晚上的画面,是表哥救了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