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五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358 2021-09-07 00:36

叶浮珣远远地朝轻云做了一个手势,轻云会意地没有跟上去,而是留下来,站在了叶玿璃身旁,毕竟刚才自家小姐刚把皇宫搅得天翻地覆,四小姐又是个软性子的人,她自然要留下来护四小姐的安全。

“姐姐……”本来乖乖让御医看伤口的叶玿璃一看见自家姐姐被王爷给拎走了,忙站起身来,眼巴巴地看着自家姐姐的身影,又不敢追上去,转身对上董凌信的目光,如同小白兔一般躲开,耳朵都变得粉粉嫩嫩的,声音如同蚊子般,落到董凌信的耳朵里,酥酥的,“多谢董公子的药。”

“你说什么?”董凌信掏掏耳朵,将一张刚毅地俊脸凑到叶玿璃的脸前,吓得叶玿璃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捂着胸口,站定后,稍微大声地说,“我说,多谢董公子。”

一脸坏笑的董凌信,站直了身子,目光落到了叶玿璃的伤口处,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到心惊,在战场上他几次死里逃生,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计其数,但没有一道可以让他喊痛的,可是叶玿璃身上的伤,没有在他的身上,他却感到了疼。转身问一旁的御医,“叶四小姐伤得可重?”

“回董副将,叶四小姐的伤口已经用了玉散消了毒,稍后老夫会为叶四小姐开个方子,回去静养,伤口别沾水,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董凌信点点头,笑道,“有劳御医了。”侧身吩咐随从,“董赴去送一下御医。”叶玿璃低着偷偷地瞄着董凌信,突然想到了前一段时间叶浮珣对她说的话,贝齿轻咬娇唇,心里如同住了一只小鹿般,紧张的双手不知如何安放,这也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和一个陌生男子待在一起。董凌信将叶玿璃的紧张和不安全部看在眼里,轻笑一声,“叶四小姐很怕在下?”

“啊?”叶玿璃受惊地抬起头,呆呆地对上董凌信坏笑的眸子,忙站起身,说道,“没……没有。”说完这句话,叶玿璃又觉得自己狼狈极了,朝董凌信匆忙一福身,“我先回去了。”说着低着头匆匆走出亭子。

“哎~~叶四小姐,等等在下~”董凌信拔腿追了上去,两三步就追上了叶玿璃,并肩跟叶玿璃走着,“叶大小姐可是吩咐了,要在下把叶四小姐安全送回府去。”

“不……不用。”叶玿璃说完后又恨不得咬自己的舌头,怎么总是拒绝他,这还怎么……怎么……叶玿璃越想越急,越急就越没有方寸,再加上手臂上的伤,眼珠就这么没有征兆地掉了下来,把董凌信吓了一跳,在现场上临危不乱的董副将,一下子方寸大乱,手足无措地说道,“你怎么哭了?可是手疼?”

轻云和筝儿对视一眼,叹口气,这叶四小姐可还真是遇到了冤家。叶玿璃一时间也说不出个什么,只能拿手疼说事,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说道,“我手疼。”

一瞬间董凌信的心都化了,经常驻扎边疆的他,何时见过这么又萌又软的姑娘,“用不用叫御医?”

叶玿璃摇摇头,低声说道,“我想回家。”

“好,好,在下送你回家。”

马车上,叶玿璃偷偷掀开车帘,看向前面骑马的英俊少年,脸上染了一层绯红,或许真的如姐姐所说,她可以有一个锦绣的未来,或者有一个安稳的归宿。

“小姐,这董副将虽然是个武将,但是生的还真是俊俏,和小姐还真是配呢。”筝儿见叶玿璃偷偷打量着前面骑马的董凌信,打趣道。

叶玿璃放下车帘,娇嗔一声,“就你话多,再胡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本来就是嘛。我看呐这董副将对小姐可是上心呢。”

“真的?”叶玿璃毕竟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听比自己大两岁的筝儿这么一说,秋波流转,半真半假地问道。

“当然了,方才啊,您一掉泪,这董副将整个人都慌了神,不知所措了,哪儿还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啊。”筝儿笑道,她察言观色的本领可是一流的。果真叶玿璃靠在车厢上,随着透过一浮一沉的车帘,目光落到马背上那个高大的身影,不知在想着什么,一晃一晃的马车,让她渐生了睡意,骑马走在前头的董凌信,回头看了一眼马车里的人,一抹暖意涌上心头。心里好像有什么来了花。

马车缓缓的在叶府门口停了下来,轻云掀帘正准备叫醒叶玿璃,却听见筝儿嘘了一声,指了指马车外,轻云笑着看了筝儿一眼,转身下了马车,对在马车外等候的董凌信说道,“董副将,四小姐受了惊吓,又奔波了一天,累得在马车睡着了。”

一阵微风吹来,车帘被吹起,董凌信看见叶玿璃头靠在马车上睡得正香,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没能,小巧的脸上还挂着笑意。

董凌信对轻云点点头,也不叫叶玿璃,而是负手而立,站在马车外,就这样一个修长挺拔的男子站在车外,一个娇小秀美的女子在车内酣睡,好似一幅美丽的画。

叶玿璃醒来已是半个时辰后了,睁开迷蒙的睡眼,娇憨地问筝儿,“到家了吗?”

“早就到了。”筝儿整理了一下叶玿璃的衣裙,笑道,“董副将在外面等了小姐已经半个时辰了。”

“什么?!”叶玿璃娇呼一声,瞪向筝儿,“你怎么不叫我?”

“奴婢是看小姐睡得太香,不忍心叫醒小姐啊。”

“完了。”叶玿璃垮着一张脸,不知道车外的董凌信怎么想她呢。

听到马车内动静的董凌信转过身来,问道,“叶四小姐可是醒了?”

叶玿璃硬着头皮掀开车帘,由轻云扶着下了马车,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上董凌信满是笑意的眸子,轻声说道,“真是麻烦董副将了。”

“叶四小姐客气了,只要是叶四小姐睡得香,在下等一下又何妨。”董凌信笑眯眯地看着叶玿璃变幻的神情,心情大好地哈哈一笑,说道,“叶四小姐在不进去,恐怕叶丞相就要亲自来接了。”

听此,叶玿璃忙向董凌信福身,转身低着头小跑进府,董凌信直到佳人倩影不见了,才翻身上马离开。一直到了菡院叶玿璃脸上的热度没有下去,感觉今天真是丢人对到家了,趴在榻上闷闷不乐,抬眸筝儿笑嘻嘻地走了进来,伸手把塌上的软枕朝筝儿扔了过去,难得耍一耍小姐脾气,“都怨你,今天都快丢死人了。”

筝儿接过软枕,笑嘻嘻地蹲在叶玿璃身边,说道,“奴婢这是为小姐好啊,这董副将可是完全把小姐叫醒的,可是人家不但没有叫醒小姐,反而颇有耐心地在外面等了小姐半个时辰,可见啊,这董副将对小姐可是不一般的上心啊。”

叶玿璃娇哼一声将脸转向一边,看着有些害羞又有些别扭的叶玿璃,筝儿心里颇为感慨,这样的小姐她许久没有见到了,自从老爷和夫人去世之后,她家小姐一直以来都是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唯恐有什么差错,像个呆滞木偶,现在终于有一点活力了。

这边为某个王爷拎走的叶浮珣,正坐在泗水之亭,赏风看景,宋寒濯则闲坐在亭子中央,看着在看风景的人,两个人难得的安静,可是偏偏有人就是没眼色来打扰,尔雅带着两个宫女匆匆赶来,对叶浮珣和宋寒濯福身行礼,“见过宸王殿下,见过叶大小姐。”

“尔雅,你怎么过来了,可是凤初姐姐有事找我?”叶浮珣听到声音转身看向尔雅,这尔雅是唐凤初身边的贴身丫鬟,她来就代表着唐凤初有事儿找她,难道是因为刚才谢贵人的事?

“是太子妃娘娘派奴婢来寻大小姐的,方才太子妃娘娘听说谢贵人在宴会上刁蛮大小姐,娘娘怕大小姐吃亏,便派奴婢来寻您。”

“又给凤初姐姐添麻烦了。”叶浮珣有些抱歉地说。

尔雅温和一笑,不卑不亢地说道,“娘娘说了,她的妹妹自然不会让人欺负去了。若是有人欺负您,让您尽管还回去,有什么事,她给您扛着。”

果真是她的凤初姐姐啊,一如既往的霸气,也是一如既往的暖心。

“你回去回凤初姐姐,让她不要担心,她的妹妹自然不会吃亏的。”

尔雅微微点头应道,一挥手身后的两个宫女向前,手里端着,两个红木盘,一个盘子里放了一些精致的首饰,一个盘子里放着一枚刻着凤凰的白玉令牌。

本来在一旁默默喝茶的宋寒濯看到,盘子里的白玉令牌,手一顿,一丝惊讶从他古井无波的眸子里闪过。

“这里有一些番邦进贡的首饰,圣上赏给了娘娘一些,娘娘命奴婢给您送来。”尔雅解释道,又转而指着那个白玉令牌,说道,“这是娘娘的凤凰令,娘娘特地命奴婢拿来赠予大小姐,娘娘说了,有了凤凰令以后大小姐在宫里可以自由出入。见令如见娘娘本人,任何人不得怠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