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不一样的“回门”(二)

第三百六十四章不一样的“回门”(二)

“夕儿,我想起来有件事儿没办,得赶紧去办了,不然被皇兄发现了就遭了。”

林氏疑惑,很少看见宁王这么正经的时刻,她不免有些担心。

“什么事啊,很紧急吗?”

宁王对她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直接坦白:“哦,你还记得咱俩拜堂时候先皇的牌位吗?那是我从宗庙里偷拿出来的。”

林氏:“……”那你特么的是怎么做到像说喝了一口水那样简单的?

而且,那块牌位竟然不是他重新做的,竟然是直接偷宗庙里供着的?

林氏:“你为什么不直接重新找人做一块牌位?非要去拿宗庙的?”

宁王理所当然:“哦,那不是我怕我新作的牌位请不来我爹嘛。宗庙的牌位好歹供奉了那么多年,要是请来了我爹,那肯定是真的。我已经这么委屈你了,咱俩成亲没能让双方父母都在,怎么着我爹也得是真爹。”

林氏:“……”她竟无言以对?

她要是宁王的爹,得从牌位里爬出来打死他吧!

林氏:“那你赶紧把你爹送回去,不对,把你爹的牌位送回去。”

宁王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夕儿,你放心吧,我肯定没事儿。你晚上安排好饭等我,我去去就回,晚上回来陪你吃晚饭。”

宁王和林氏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夕园门口。

正巧路过夕园要去念园的夏千俞听到了,他想起宁王的骚操作,以及皇宫里暴怒的老父亲,不由得撇了撇嘴。

呵,还回来吃饭?

你怕是得在宫里吃上一顿竹笋炒肉加板面!

板面这道美食还是楚念柒教他做的,他觉得此时此刻,这个名字非常适合即将进宫的宁王。

林氏看着远去的宁王,不免忧心忡忡。

看了一会儿,刚要走,有丫鬟禀报,前院看管库房的管事有事禀报。

林氏这三天都憋在屋里,就在外面的亭子里见了大管家。

这个管事倒也没什么事,只是他忠心耿耿,自觉家里的主子是林氏,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都得禀告。他很怕林氏沉迷男色,万一被人算计,偌大的家业就不是小主子的了,所以,他得替大小主子看着这个招赘上门的“老白脸”。

林氏端着茶杯,问道:“你有什么事要说?”

管事一脸深思:“夫人,奴才发现了一件事,不太对劲,是关于老爷的,特来禀告。”

林氏倒是没想过宁王会有什么其他的心思,她想的是,会不会宁王又干了一些什么不靠谱的事情被别人发现了。

但是看着管事高深莫测仿佛遇见什么难题的样子,她也不好说什么,直接就问了。

“什么事不对劲?”

管事:“夫人,老爷不是姓宁吗?为何牌位上写的亲家公,姓夏啊?奴才虽然不认识太多字,但是夏和宁不一样,也是知道的。”

林氏一口茶差点儿没喷出去:“……”又是牌位!

她就知道,宁王不可能有什么靠谱的事情让人惊讶。

“咳,他,他是随母姓的。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你下去吧!”

“是。”

因为儿子莫名被改了姓氏的老太妃:“啊欠——”

身边的嬷嬷立马紧张的询问:“太妃娘娘,是不是这几日降温,染了风寒了?要不要叫太医来看看?”

老太妃:“不必了,我没事。”

老太妃抬头看了看头顶的佛祖,她哪是需要佛祖看啊,她是需要儿子和儿媳妇看!

唉,当年为了一时意气进宫礼佛,她不会真的一辈子都等不到亲儿子成亲吧!

都怪皇上,干啥要给他那样一封圣旨啊!

她儿子多老实啊,又不跟他抢皇位,还帮他干活,他做啥要让他儿子断子绝孙呢?

真是作孽啊!!

老太妃这样想着,念起经来更加诚心,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您一定要保佑我儿赶紧成亲啊,成亲了赶紧生娃,生娃了赶紧养大啊…..

头顶慈眉善目的佛祖:“……???”嗯?是不是搞错了部门?

宗庙里,宁王怀里揣着他爹的牌位,打算翻墙而入,神不知鬼不觉的摆放到原处。

熟不知,他的好二哥,当今圣上正派了人堵他呢!

其实皇上也是提心吊胆的,不确定这个弟弟还会不会回来,还会不会把他爹的牌位带回来。万一,他真的殉情了,他爹的牌位在哪里,那就成了宗室十大未解之谜之一了。

他存着对弟弟的最后一点儿做人的殷切期盼,终于把弟弟盼了回来。

可好,这个堂堂亲王殿下,竟然做起了爬墙的勾当,也不知道哪里熟练回来的业务。

皇上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瓮中捉宁王。考虑到宁王的武功还不错,甚至出动了金麟卫。

所以,宁王不出意料的被捕了。

御书房内,宁王直挺挺地跪在殿内中央,皇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兄弟二人谁也没说话,过了片刻,宁王扛不住了。赶兴他跪着,皇上坐着,他吃亏,肯定不能耗下去啊。

于是,开口道:“咳,皇兄,你,你抓臣弟干嘛啊?”

皇帝暴怒:“你还有脸问,亲爹的牌位都被你偷了,你还问我抓你干嘛?”

人赃并获的宁王有些尴尬,但还是给自己争取道:“皇兄,臣弟这不是还回来了吗?这也不算罪大恶极啊!”

皇上继续怒吼:“你还回来就不算错了吗?你待着没事儿偷你老子的牌位干啥?整天没事儿干就知道瞎闹腾,有本事你成亲啊!”

宁王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就是成亲用的啊!”

皇上:“……”要不是看宁王一直到现在表现都还算是个人,他都以为他疯了。

“你做什么梦呢?你说,你是不是喝多了,把先皇的牌位偷走的?”

宁王无语:“皇兄,我在你心里就那么不靠谱吗?”

皇上:“……呵呵,你靠不靠谱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还有脸问?”

宁王气得不行,大概是成亲太兴奋了,也可能是太想炫耀自己有媳妇儿了,他直接把林氏叮嘱的要低调给忘了。

他本身就不是什么低调的人,倒不是说低调起来他会委屈,只是他的性格使然。

再说了,皇上在他心里还是值得信任的。抱上当今天下最粗的一条金大腿,那沈家还算个屁。

于是,他得意忘形道:“皇兄,臣弟就是成亲了。”

皇上在他脸上看到了当年赐婚时候的嘚瑟和炫耀,一股久违的手痒袭上心头。

弟弟的头……他有些想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