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九十章 你这样的贱人,我一口气打十个

第四百九十章你这样的贱人,我一口气打十个

沈太妃看沈贵妃神色怔忪,不再管她之前提过的周旋策略,直接开口道:“你既然还没确定好人家,本宫这边有个人选,跟你很是相配。不如,就由本宫来拉个线,保个媒吧!”

林瑾萱微微一笑:“臣女但凭家中长辈做主。”

“本宫的眼光,你还信不过吗?”

“太妃娘娘的眼光自然是好的…….”

“那就好了,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

好啊,你们沈家人多势众,欺负我一个小弱女子。那就别怪我了。

俗话说的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也有“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林瑾萱如今不能硬碰硬,但被人强按着低头,她可不甘心。

沈太妃是觉得通知她了,就已经是对她的恩赐了。

一会儿在大殿上指婚,她肯定不敢叫嚣。

若是林家长辈问起,她直接就说是林瑾萱自己求到她这里的。

丞相府肯定不敢当堂跟她撕起来,与她对簿公堂。

这么一想,就都完美了。

哪怕最后丞相府死活不认,不肯把林瑾萱嫁过去,但她的名声也毁了,以后也嫁不到好人家了。

所以,不管成不成,她们沈家的目的都达到了。

沈若茜看着孤零零站在大殿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林瑾萱,眼中浮现一丝高高在上的怜悯。

林家唯一的嫡女又如何,如今还不是匍匐在她们沈家的脚底下,任由拿捏。

这位曾经跟她一样名动京城的才女,以后也只能在后院里挣扎度日了吧!

唉,可惜。

沈若茜似模似样的在心里为林瑾萱可惜一番,仿佛这样,她就是个善良的普萨了。

林瑾萱后面就没再说话了,听了一番以沈太妃为首的沈家人的“谆谆教导”,最后由那个圆脸宫女带着,沉默地离开了。

齐若薇看着林瑾萱的背影,不知怎么了,又想到了楚念柒。

那个狡诈阴险,却每次都很幸运的躲过算计的女孩儿。

“姨母,林瑾萱会配合吗?”

“哼,本宫当然不会就凭几句话让她配合了。林家的男人惊才艳艳,孙辈唯一的嫡女怎么可能是平庸之辈?”说着,眼角有些得意的瞟向了窗台上摆着的不起眼白色小花。

沈若茜听到沈贵妃对林瑾萱的评价,心中刚刚升起的怜悯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点不平的嫉妒。

另一边,跟着那圆脸宫女走出去,林瑾萱回忆着刚刚的事情,确认一番自己应该是没有中招。

茶水没喝,点心没吃,就连椅子都没坐,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大殿中也没点香炉,应该不会有香料阴她。

也就是刚入大殿时闻到了一股花香,后面就没再问到了。等等……花香……应该不会这么倒霉,真的中招了吧!

似是要印证林瑾萱的猜测一般,那位宫女不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姑娘不要觉得出了咸福宫,太妃娘娘就奈何不得你了。你不妨看看自己右手臂处,是否有一丝粉色的线。然后,再考虑一下,一会儿在大殿上该如何说。”

林瑾萱立刻撸了自己的袖子,果然,右手手腕处有一条一寸长的粉色的线,似要往手臂上延伸。

林瑾萱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若是沈家只是在语言上侮辱她,企图控制她,她也就暂时忍了。

没想到,这沈家的手段如此下作。

她还没怎么着呢,就给她下毒?

她可不是暗卫细作,容的她们用这般手法控制!

那圆脸宫女还在叭叭叭个不停,林瑾萱脸色一厉,直接伸手“啪”的一耳光扇了过去。

那宫女一时不慎,直接被打趴在地上。

她似是没想过,这种境地,林瑾萱竟然还这么嚣张,她难道不怕死吗?

这么想着,也问了出来。

只见林瑾萱冷笑一声,道:“哼,死?当然怕啊,但我林家的风骨,就是死也不会受小人磋磨。”

“你也不要觉得我打了你一巴掌,你去告状沈太妃就能奈何我了。你不妨想想自己的身份,是否值得沈太妃追究。然后,再考虑一下,是否再张开这个口。”

“哼,你这样的贱人,我一口气能扇十个。”

“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林瑾萱说完,再不看那个地上还怔怔出神的宫女,神清气爽地走了。

果然,念儿妹妹说的对,贱人还得亲自收拾才最爽。

啊,想到念儿妹妹,赶紧得找她,给自己看看这手上的线到底是个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

她现在脸不红气不喘的,没有毒发症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毒。

她是知道楚念柒会医术才敢这么嚣张的,就算念儿妹妹不行,林园还住着医术高绝的王神医呢!

两个人加起来,怎么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去赴死吧!

林瑾萱边走,边在心里做建设,祈祷楚念柒能给自己解毒。

不然,她只有去死了。

林瑾萱回来的时候,林夕儿和楚念柒还没回来。

等了一会儿,宫宴就开始了,林瑾萱就跟着林家人一起入席。

以丞相府的地位,宫宴的席位肯定是在前面的。

她等了好一会儿,大家都坐的差不多了,皇上都要来了,楚念柒才出现。

嗯,她确实是跟皇上一块儿来了。

大殿中人纷纷跪下身子行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妃娘娘万福金安。”

…….

一溜的行礼下来,皇上领着皇后也走到上首的两个座位了。

郭太妃带着林夕儿和楚念柒走在右边,沈太妃和沈贵妃领着沈家的人走在左边。两位太妃娘娘虽是长辈,但身份要比皇后低,坐在比皇后更下首的位置上。

“平身。”

“谢皇上。”

众人纷纷落座,皇上隔着袖子,牵着皇后的手,笑眯眯对众人道:“今日中秋宫宴,本是团圆之夜,众卿不必拘束,只放松些就好。”

众位大臣听到皇上的话,仿佛真的放松了,脸上都带着欢快的笑,言语也多了起来。但话虽这么说着,却没人敢真的放松。

皇上想让你放松,你就要让皇上觉得你放松了。但若是你真的放松了,那你就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