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四十八章 他也想当童养夫了,哪里可以报名?

第三百四十八章他也想当童养夫了,哪里可以报名?

楚念柒不禁想到他那个渣爹,明明是个家贫无以为继的寒门学子,可是为了美色,竟然连考试都不顾了。

若他对林氏是真爱,这感情感天动地也就罢了。

偏偏,他既想要那倾国倾城的美色,还想要能给他助力的外家。

连这种接近一无所有的人都想要齐人之福,更何况是那些稍微鱼跃龙门的人呢!

这个时代,遇上能够坚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实在太少了。

所以,楚念柒才觉得宁王可贵。

他不仅是在这个时代宝贵,就是在未来二十一世纪,也算的上一个瑰宝男人了。

所以,跟他成亲,林氏实在不用有什么顾虑。

不过,夏千俞倒是惨了。

他把这件事跟楚念柒说了,明明只是当个新闻说的,没想到,小姑娘听完后竟然还迁怒上他了。

他只是一个男人啊!

这有什么错?

但不管是什么错,赶紧洗白自己肯定是没错的。

“念念,我可是好男人。绝对不会三心二意、朝三暮四的,绝对遵守男德,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媳妇儿好。”

楚念柒白他一眼:“呵,好听话谁都会说,还是真的做到了再说吧!”

夏千俞一想,也是,反正自己这辈子都是她的了,总有让她相信的一天。

这几天夏千俞还要处理后续的事情,并且看刑部往年的宗卷。

虽然秋天来了,倒是到了中午,有时候还是非常热的。

尤其是又没有风扇,穿着还不能暴露。

女人还能穿鞋轻纱襦裙什么的,男人总不能坦胸露乳吧!

再说,在刑部当差,可是工作的地方啊,穿着怎么也得正经点儿吧!

身上穿着的官服,它总得合合实实的吧!

所以,这可是苦了当值的人。

不过,夏千俞修炼灵力,身体倒是不受寒暑侵蚀之苦。

好几天白天没回来,这天好不容易休沐回来,他自然得好好跟小丫头待着。

大夏官员,都是工作五日休息一日。

第二日,夏千俞还得早起上朝,然后去刑部。

他其实是很不想去上朝的,但是小姑娘要给岳母报仇,他怎么说也得把路铺好。

别的地方,势力都规划的差不多了,就差这大夏朝廷了。

赶着马车走的时候,天还未亮,林园的其他人也未醒。

楚念柒给他装了一个大食盒,里面装了一盅红稻米粥、一盅火腿鲜笋汤、吉祥如意卷、叉烧鹿脯、龙井虾仁、桂花鱼条、藕粉桂花糕、翠玉豆糕、百合酥、花香藕。

他们是修士,饭量比较大,轻易不会吃撑。既然这样,为何不对让自己享受享受美食呢!

所以,楚念柒还给他装了一大盒什锦水果,都是各种水果的切块。另外又带了一份酸奶水果捞,一大壶葡萄汁。

上完早朝,夏千俞回到自己的办公小间,让小厮把食盒里的吃食饮品都摆了出来。

这可是小姑娘给他准备的,他要边吃边办公。

这时,刑部侍郎走了进来。

他本是有事情要跟夏千俞商议的,结果就看到了夏千俞桌子上摆着的“满汉全席”。

刑部侍郎:“……”这个小子,是来办公的,还是来野炊的?

他一阵无语:“不是我说,你小子,你这生活也太滋润了吧?”

夏千俞抬眼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又塞了一个如意卷。

呵,他这种单身狗,怎么能体会自己这种有家有业的人的幸福和乐趣?

哦,他不是单身狗,他是一个即将奔三的老鳏夫。

虽然夏千俞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奇异的,刑部侍郎的从他的白眼中体会到了更深层的复杂含义。

于是,他更气了。

化悲愤为动力,直接伸手拿了一块叉烧鹿肉吃了。

鹿肉入口,刑部侍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天啊,怎么这么好吃!

飞快的嚼完了,又迅速的去拿下一碟。

夏千俞看见他这个死样本是要阻止的,然后就听见他说。

“哎呀,你这有家室的,就是有人疼啊!那么小的童养媳就会疼人了,怕你饿着给你准备这么多,真是羡慕死人了。”

在他们的认知中,这状元郎是寒门出身,还从小给人家做童养夫。那就是一直和未婚妻一家生活呗,能给他准备这么多的自然是未婚妻一家人了。

刑部侍郎妻子死了好几年了,自己一个人带着五岁的小闺女生活。

对此,是万分羡慕。

夏千俞伸出去阻止的手换了路径,又推了一盘翠玉豆糕过去。

“嗯,尝尝这个。”

虽然,这些都是空间里的田螺精们做的,但是他不介意让别人误会下去。

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让他的心情很美丽。

小姑娘虽然做菜很好吃,可是自从有了空间里的田螺精们和他,就不怎么动手了。

平常在空间里也是自己做吃食比较多,变着花样的做给她吃。

要是这些都是她做的,他才舍不得拿出来分享呢!

就该存到储纳戒里,自己时不时的吃。

这个刑部侍郎还挺会说话的,那就便宜他一下吧!

他吃的差不多了,又拿出饭后水果和葡萄汁。

刑部侍郎的眼睛都直了。

这个家伙,生活没必要这么滋润吧!

看看这顿早饭,他带了多少碟子,还有这些水果,这么多的种类,只有京城那些底蕴深厚的世家才拿得出来吧!

还有那酸奶水果捞,自家小闺女有一回馋的哭了,他抢着买了一份,可不便宜啊!

一小碗就二两银子,他这是拿了一小盆?

还是水晶盆?

这是家里有矿吗?

他也想当童养夫了,哪里可以报名?

夏千俞看着刑部侍郎的羡慕眼神,心里简直不要太开心。

除了眼里能泄露出一丝得意,面上还是看不出什么表情的,给人一种“故作谦虚”的样子。

“那个,你还认识哪一家招童养夫的吗?”

夏千俞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童养夫童养夫,重在一个童字,我六年前就抢上名额了。你自己多大岁数了,你心里没数吗?”

刑部侍郎:“……”他给他家亲戚介绍不行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