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又蠢又馋

第五百一十六章又蠢又馋

温情直接一路风风火火的,也没想着给温娇遮掩,她恨不得这件事越闹越大。

温娇此时正坐在屋子吃巧克力呢,早上请安,她看着温情三人疑惑不解的样子,只觉得她们被自己耍的团团转。

笑死人了!

温娇往嘴里又塞了一块巧克力,如是想着。

却不想,外面突然传来丫鬟的惊呼声:“四小姐,您不能进去,三小姐在休息呢!”

“四小姐,四小姐…….”

几个丫鬟阻止着温情入内,甚至还推推搡搡的在温情身上动手。

二房中,温娇的姨娘受宠,温娇这个庶女受宠,连带着这些丫鬟也是鼻孔看人。竟然连温情这个嫡女,都敢不放在眼里了。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终结了这场可笑的阻拦。

“瞎了你们的狗眼,连我身上也是你们这些下贱东西能碰的?真是小娘屋子里出来的东西,惯得你们!”

温情推开众人,直接往屋子里走去。

“哐——”

一脚就把门踹开,屋里,温娇正在找地方藏那盘子里的巧克力。

正好,人赃并获。

身后,温娇的丫鬟跟着进来。

温情冷笑一声,伸手就揪住了刚刚往她身上推搡的丫鬟耳朵。

“你不是说你们小姐在休息吗?嗯?是你瞎了你的狗眼,还是你们小姐平常就是这么休息的?”

丫鬟的耳朵都快被她揪掉了,她顺势一推,直接把她推倒在温娇的身前。

温娇心底涌起一股心虚和慌张:“你,你干什么你?这是我的院子,你竟然也敢闯。”

“嗤,你是好久不撒尿照镜子,都不知道自己脸多大了是吗?一个庶女,也配在本小姐面前说竟敢?”

“真是可笑,堂堂敬国公府,竟然出了你这样一个小偷小摸的小姐,这是你那姨娘交给你的绝学吗?她偷人,你偷食?”

“当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母必有其女。”

“虽说不过是几块吃食,当不得什么,只是你这品性也实在太低劣了。你就是找我要,我还能不给吗?怎么就当的你去偷我和大姐五妹的东西了?”

温情的声音一点儿没压着,不仅没压着,还非常高昂。直让随着来看热闹的丫鬟婆子们,全都听了个清。

众人面面相觑,哎呦,这姨娘养的孩子,是不行。

温娇急了:“你胡说,这分明是你私下里给我的,现在又来攀诬我!你真是好歹毒的心!”

温情气笑了,她歹毒?

她今天就让她看看,什么叫歹毒!

她直接冲过去,一手抓起盘子里的巧克力,一手拽着温娇的头发。

迫使她仰起头来,嘴巴张大,一把巧克力就那样塞到了她的嘴里。

“呜…….咳…….放……开我……啊……..”

一屋子的丫头都吓傻了,等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盘子巧克力都被塞进了温娇的嘴里。

那么大块,她又不嚼,温情还不断的往里塞,直接卡在了嗓子眼。

可温情又不让她咳,直接拿盘子盖在了她的嘴上。

温娇的情况,可是说是狼狈极了。

等到温娇的姨娘范氏听到消息赶来的时候,温娇已经被迫吃下了一盘子巧克力,还不带喝茶喝水的,齁的她嗓子都冒烟了。

屋子里施施然站着温柔三姐妹,温情也没像往常那样暴躁的像只小狮子。

范姨娘直接懵了,她赶紧跑过去。

“娇娇,这是怎么了?你们都是死人不成?三小姐咳嗦成这样,你们也不知道倒杯茶水?”

一屋子的丫鬟战战兢兢,茶水被三小姐倒在院子里浇花了,但是她们敢说吗?不敢!

刚刚的三小姐太凶残了,她们不敢惹。

趴在地上的温娇哭的涕泗横流,断断续续道:“咳……咳…….娘,她们……咳咳…….她们……欺负…….咳咳…….我。”

范姨娘像是一头母狼一样,猛地抬头,恶狠狠地看向温情。

“你个……”

话刚出口,便看到院子里进来一群人,以温老夫人为首。

温眉看着这个总是给四姐姐和二伯娘找不痛快的女人,眼珠子一转,就扑向温家三房夫人。

“娘,娘,好可怕,好可怕,女儿吓死了。”

三房太太赶紧地拍了拍女儿脑袋:“怎么了,眉儿?快告诉娘。”

“娘,范姨娘会变脸,刚刚一副饿狼脸,看你们来了又是一副妖女脸,变得太快了,女儿好怕啊!”

众人:“……..”

范姨娘脸上刚刚装好的柔弱,碎了一地:“……..”

其他人倒是看得一阵痛快。

在场的都是女人,大家谁不知道谁啊?要你在这里装相?

男人吃的那一套,在女人这里可行不通。

温老夫人就不喜欢范姨娘,倒不是瞧不起她商户出身,而是她一身猖狂劲儿,不懂分寸,不看眼色,行事全随心。这个家,被她们母女搞的乌烟瘴气。

偏偏,她儿子就喜欢这样儿的,谁也没治。

范氏一看温眉那样说了,赶紧整理好表情,有些委屈又有些倔强道:“请老夫人做主,四小姐欺负庶姐,往庶姐口里灌毒,娇娇现在还咳嗦呢!”

温老夫人厌烦地开口:“你闭嘴,这件事还没调查清楚,你一个姨娘,就敢攀扯嫡女,真是老二平时太惯着你了。”

此时,二房夫人已经走到了温情身边,眼神暗了一下。

温情抓着她的手,拍了拍,仿佛在安抚她,不要在意。

她对着女儿笑了笑,不在意了,早就不在意了。

老夫人:“温柔,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温柔就把她们出来后,捡到楚念柒送来的传信树叶,以及上面的信息,还有调查到的昨日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线索一连,无非就是温娇嘴馋,从门房那里拿来了东西,却不想着赶紧给人送过去,还半道把东西劫到自己院子一半。

偏偏,自己干了小偷小摸的事情,尾巴都不说扫干净,早上还讥讽三姐妹,猖狂得意。

这可真是吃完了不擦嘴!

温老夫人厌恶的连表情都控制不住了,每一道褶子,似乎都在表达着对温娇母女的厌恶。

“敬国公府是短你吃了,还是少你喝了?让你眼皮子浅的去盯着嫡姐嫡妹的东西?你可真是出息!偷嘴都偷到隔房姐妹身上了!国公府竟然出了你这样又蠢又馋的东西,真是作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