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84章 宴席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八十五章宴席

端午前三天,林氏邀请了村里所有帮忙盖房的人在新房子吃饭,算作乔迁之宴。

林家的宴席,吹散了因为酷暑而陷入不安的人们心头的焦躁。

当天,庄大娘和何嫂子都前来帮忙做菜。

林氏大方,现在手中又有银钱,竟是让陈杰买了一整只猪回来,还有七八只老母鸡,七八条大鱼。

村里人吃水都是从流过整个村子的河中取,那条河,除了一块专门用来洗衣服的,其他的地方还算干净清澈。

但是林氏还是借着盖房子的便利,在家里打了一口井。

楚念柒趁机把空间中的溪水往井里到了一些。

空间里的溪水虽不是什么包治百病的圣水,但胜在溪水清冽甘甜,喝下去却能稍减疲惫。

楚念柒趁着夜色往井里倒水,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这一切都落在了夏千俞的眼里。

他知道,这个小丫头有自己的秘密。可是谁没有秘密呢?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帮她一起守着她的秘密。

不知是井水的缘故,还是林家的菜肴实在丰盛,来吃饭的人只觉得吃过这一餐之后,身心舒畅。

给林家盖房子的七八个人,男人来了带着女人,女人来了带着孩子,除了老的在家走不动的,几乎全家出动。

林氏没有多言,吃饭时候让楚念柒带着何雪几人去杨家请杨家二房的人来吃饭。

杨家大房媳妇和三房媳妇都来帮着做饭,但是二房的刘氏却没有来。

她在家里等着,就想看看,林氏到底来不来请她吃饭。

林家是来请了,但是来的却是几个孩子,她心里不满,但终究还是舍不得这去吃席面的机会,叫着自己的三个孩子往林家而去。

走在林家的院子里,看着整齐划一的园地,西面一排崭新的作坊,尤其是正面迎面而来的二层楼房,刘氏的眼中不可抑制的涌起嫉妒。

与此同时,同样嫉妒的还有楚家的李氏和苏氏。

今日林氏请宴吃饭,除了盖房子的人就是关系好的,二房人被邀请其中。

李氏心有不忿,方氏在楚家一个屁都放不出来。闹了一回还是被楚吴氏的强硬态度镇压,可是林氏发达了,她们一房却成了林氏唯一邀请的人。

要是以前,方氏惧怕吃饭回来之后楚吴氏给她穿小鞋,肯定是不敢去的,可是现在她是不怕了。反正她不管怎么做,楚吴氏都会支使她干最重最累的活,那她还不如带着女儿好好的过活。

方氏换了一身干净的新衣,就带着三个女儿一同前去了。

李氏坐在东厢房的门槛上,抱着楚子金,脸上满是不甘。她也想去,就怕林氏给她赶出来。

思来想去,她家大儿子曾经也给林氏帮了不少的忙,她去吃一顿饭怎么了?

当下抱着孩子,跟着方氏的脚步走了出去。

在正房西屋的苏氏,透着窗户,把院子里的场景看的一清二楚。

在屋里待着的楚玉儿和楚莲儿没有意识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倒是外面玩耍的五郎和六郎跑了回来。

六郎委委屈屈地跟苏氏告状:“娘,楚念柒家里办席面,大伯娘和二伯娘都去了,我也好想去啊!”

他说话的时候不能看出他眼中流露出的渴望,想到之前闻到的味道,他咽了咽口水。

苏氏眼中流露出不明的情绪,沉默了一会儿,对几个孩子说:“你们三哥呢?”

“楚子安那个死小子早就把三哥叫走了,肯定是去好吃的了,三哥就是叛徒,从来都不是跟我们一伙儿的。”五郎恨恨地说。

“罢了,不要说那么多了,你们要是想去吃,就去吧,林氏应该不会把你们赶出来的。”

苏氏的确了解林氏,林氏看到楚家的其他人也跟着来了,只是愣了一下,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这不代表她已经原谅了其他楚家人,只不过是不想在自家的欢宴上闹出事来,坏了大家的兴致。

方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觉得是因为自己来了,才让那些林氏不喜欢的人也跟了过来。

林氏母女谁都没有放在心上,楚念柒直接拉着二房的小姐妹去玩了,林氏拍了拍方氏的肩膀,表示安慰。

没有人愿意搭理其他的楚家人,只有李氏抱着楚子金舔着脸上前,对林氏笑着说:“哎呀,他三婶啊,你现在真是本事了,你看咱们河下村谁能盖得起这样的房子啊!别说是盖,我见都没见过啊!他三婶有能耐,当侄子侄女的也沾光啊,可别忘了我们这些穷亲戚啊!”

李氏是真不会说话,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氛围,她总会说一些别人讨厌的话。

林氏冷冷地看着她:“李娘子说错了,我已经不是楚家人了,不是你孩子的三婶。”

李氏尴尬笑笑,不死心道:“嗨,看你说的,怎么那么绝情啊,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就是和离了也有情意在啊,你发达了也不能忘了我们。”

反正话里话外都是要在林氏这里占上一丝便宜的。

林氏不想和愚蠢又不要脸的人说话,直接带着方氏去桌上吃饭,留下李氏抱着孩子在原地。

有那看不下去的妇人,对李氏说:“唉,你来吃饭就吃饭,说那么多不讨人喜欢的话干啥啊?”

“怎么不讨人喜欢了,我说的是事实啊!”

然而没有人在理会她,都该干嘛干嘛去了。

躲在暗处的夏千俞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免心疼起小姑娘。

她这周围都是生活的什么人啊?奇葩太多,疲于应付。

这些愚蠢贪婪又平凡的人,打破了夏千俞的以往的认知。以前他接触到的人,要么是虚伪的戴着面具的笑面虎,要么是对他恭恭敬敬转头对别人却冷嘲热讽的多面孔。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从来没有人把欲望和愚蠢那么明显的显露出来。

因为让别人知道你的欲望,就相当于被别人知道了软肋。如果让别人知道你“愚蠢”,就会有不断的人试图要把你干掉。

他所接受到的教育,是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看起来愚蠢的人,因为那很可能是表象,他在诱惑你上套,然后趁机把你击垮。

但是来到河下村这个地方,短短几个月的生活,就让夏千俞发现。这个村落里的人,不是假蠢,是真蠢。

但却蠢得安全,蠢的理所应当。

这就是她所在的世界,让他不由自主留恋又眷恋的世界。

真实又放松,平凡又可贵。

他想守着,一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