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六十五章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偷踹了你一脚

第五百六十五章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偷踹了你一脚

三皇子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当即就大吼一声,企图以势压人,把这群刁民镇压下去。

就是这个时候,温眉来了。

她本来是个娇软又带着点小狡黠的性子,但是跟周暖楚念柒她们混在一起久了,身上自然而然带了一点儿利索劲儿。

何况,楚念柒还时不时的鞭策她们学一点儿健体防身术,就是为了自保。

就是这么一学,连温眉这样的大家闺秀,身上都带了一点儿江湖侠气。

既然胸中有豪气,那自然该义薄云天,行侠仗义!

于是,在三皇子拨开众人企图赶紧远离这些刁民的时候,温眉趁其不备,上去就是一脚,踹在了三皇子的屁股上。

人家的缘分是: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他们的缘分是: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偷踹了你一脚…….

三皇子本来就是个文不成武不就还自以为文武双全的人,周遭又都是人,温眉偷踹他的时候,他是真的没有那敏锐的意识。

都趴在地上了,才意识到,他,堂堂大夏三皇子,被人踹趴在了地上,来了一个新鲜出炉热气腾腾的狗吃屎!

三皇子当时都懵了,不是,现在的百姓,都这么任性了吗?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富贵人,也是说踹就踹?

当时场面尴尬极了,三皇子大概是这辈子没有这么狼狈过,一时间愣了神,好半天了,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周围一片死寂,俱都沉默着看着他。

温眉也就是刚刚那会子一腔热血上头,做了一次行侠仗义的女侠。

等看到三皇子趴在地上,赖着不起了,她心里才有了一丝做错事的慌乱。

哎呀,人家可是淑女啊!

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呢?

没事,没事,说没事,我就没事了。

别人肯定没发现是她动的脚。

这么想着,温眉脸上扬起无懈可击、完美无瑕的微笑,柔声道:“莺歌,我们走!”

嗯,这是要跑路的节奏。

但老天爷大概就是想看淑女尴尬,目睹一场大型社会性死亡。

于是,他派来了三皇子的明卫常青。

只见三皇子淡定从地上爬起来后,面无表情问道:“是谁?”

那位不愧是在三皇子身边当差的明卫,蒲扇般的大手一挥,直接指向温眉。

粗声粗气道:“就是她!”

温眉:“…….”

什么叫大型社死现场?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三皇子走出夏侯氏最佳皇子的风仪,走到她面前。

“为何踹……我?”

温眉深吸一口气,她攥着帕子的手,都要哆嗦了。

要她怎么说?

行侠仗义?

见义勇为?

打抱不平?

路见不平,一出脚啊?

温眉已经能遇见,她要是说了实话的下场了。

她之前没认出这是三皇子,所以才敢那么肆无忌惮。

当认出他那一刻,她真是恨不得当时自己是脚抽筋儿!

诶?

对啊!

脚抽筋儿!

温眉眸子一亮,瞬间委屈惶恐又歉意道:“抱歉啊!我,我真是对不住,我刚刚脚抽筋儿了,不小心那么一伸,就,就不小心把,把你…….咳咳,不好意思,真的对不住了。”

温眉说的真挚无比,她觉得自己的演技真的可以了。

然后抬头就看见三皇子面无表情看着她,眼中明晃晃地显示着:我信了你个鬼!

温眉:“……”

她当时尴尬极了。

不过幸运的,三皇子竟然并没有多追究她踹他臀部的事情,只是给了她一记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走了。

不过走之前,路过她身边,留了一句戏谑的话。

“那你脚抽筋儿的力气,还挺大的。”

温眉:“…….”呵呵,可不是嘛,都能把一个成年男子踹趴,力气能不大吗?

温眉捡回了自己摇摇欲坠的淑女面子,再也没有行侠仗义的勇气。赶紧带着自己的丫鬟离开,连那个“受了委屈”的“弱女子”,都没功夫搭理了。

她不知道她走后,那个所谓受伤害的女子,眼睛意味不明地看了她和三皇子的方向好几眼。

而走回去的三皇子,他那满腔被刁民“欺压”的郁气,似乎都随着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脚,被踹的烟消云散了。

不仅他自己纳闷,就是他身边的暗卫明卫们,也胆战心惊地惊讶着。

殿下今天,怎么如此有良心?啊呸,怎么,怎么如此善良体贴下属?

但是此时三皇子却没心思去注意他们脸上害怕又侥幸的脸色,他此时想着:那个姑娘,跟个小兔子似的,明明胆子很小,还想学人家蹬人?

她那衣袖都快被她抖成水波纹了,说她自己脚抽筋,他都更信她手抽筋儿。

也许是那一天的相遇太过深刻,使得三皇子这平凡又安稳的前半生,都增添了一抹沙雕,哦不,有趣的色彩。

于是,当宫里的何婕妤送来世家女子画像,供三皇子挑选正妃的时候,三皇子在众多画像中,看到了那天踹他的女子。

他只觉得神似,又不敢确认。

暗戳戳给宫里的何婕妤递话,说是画像看的不准,要不办个宴会?

好嘞,都安排上。

然后,三皇子就这样知道了温眉的身份,也就这样,漫不经心毫不在意满不在乎非常清新不做作的随手精确地指了温眉。

看到儿子选的儿媳妇,何婕妤是满意又不满意。

满意她温眉是国公府的嫡女,身份贵重,教养得体。

说白了就是,嗯,这个女子在京城世家选择媳妇的最佳女子样板里。

没有超标!

不满意的是,她是三房嫡女,等日后国公府分家,她的家世势必要矮上一层。

虽她父亲也有官职在身,但何婕妤还是觉得委屈了她的好大儿。

另一方面,她又不满意儿子对自己婚事太不上心了,怎么一点儿选媳妇儿的标准都没有呢?

这也太草率了。

可是,她心里又有一丝丝窃喜。

儿子对儿媳妇不上心,以后就会更向着她这个母亲,她就更好拿捏儿媳妇了。

要不怎么说,婆婆跟儿媳妇是天敌呢!

人家这还没进门子呢,她就想着怎么磋磨人家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