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一百四十九章 南侵预兆

第一百四十九章南侵预兆

楚吴氏带着楚家的那些人走了,在场的就剩下高家母女和田家母女。

楚满香心里惧怕这个大姑子,自然不敢跟着自己的亲娘走。

但是,现在在现场陪着也满是煎熬。

林氏说话太犀利了,她听着都耳朵疼。

“还有啊,别会两句成语俗语的就都往外冒,也不看看说的合不合适,丢人现眼!邢伯,把他们赶走。”

“是。”

这回,邢伯更加不客气,大扫把直接往人身上抽,吓得这两对母女叫着跑了。

最打脸的是,这两对母女走到楚家老宅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夏千俞赶着一架非常宽阔美丽的马车回来了。

拉马车的是棕影,他总觉得他是一匹自由的马,不应该束缚在马车上。可是他不去拉马车,夏千俞便会奴役他媳妇儿,于是,这马车拉的心不甘情不愿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是,走在村里,看到那些人惊讶艳羡的目光,他又飘了。昂首挺胸,觉得自己是全村最亮的崽。

此时,周围有人说话了。

“刚刚那几个小姑娘不是还说他们家的马车比林家的又大又好看吗?还说她家的是拉贵人的,要我看啊,那拉贵人的车也比不上人家夏小子赶来的这辆车呢!看看这车厢多大,马多精神!”

“是啊,是啊,这东西还是得别人夸好才是真的好,自己夸自己,那水分可是大了。”

“这就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

听着周围人奚落的语言,在场的几人,包括去而复返的楚玉儿,都是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返回刚刚给自己几嘴巴子。

让你嘴贱!

周围的人免费看了一场热闹,对楚家老宅的厚脸皮和林家的彪悍再次刷新了认知。

果然,无耻的人只有彪悍的人才能制住。

田家大姑子回到楚家,越想越不是滋味儿。

他们高家可是世代在镇上扎根做生意的,这个林氏才来多久啊。就抢他们的生意,还耀武扬威的,看看她今天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楚吴氏是先回来的,已经跟楚梁说了林氏的态度。又有苏氏在旁边添油加醋,楚梁心中也是非常不满。

这个林氏,实在太拿乔了。

她现在不回来,等自己考中状元榜眼的,她再想回来也没有资格了。

楚梁心中憋着火,闷在自己房间读书。

田家大姑子目的没有达到,就想再折腾点事儿再走。

于是,在楚家大肆的批判林氏,还说她在镇上的铺子生意怎么怎么好,都把自家生意抢了。

买的庄子盖上了大棚,冬天都能长蔬菜,卖的老贵了。

楚梁在屋里读书,也没能避免她的大嗓门。

只是在听到田家大姑子说到盖大棚,能够冬季长蔬菜的时候,他眯了迷眼睛,走了出去……

楚家老宅的人因为上次去林宅被骂,还被赶走,老实了几天,没闹什么幺蛾子。当然不是她们就幡然醒悟了,而是觉得楚梁明年春天还要下场考试,自然不能坏了名声,于是收敛了一些。

但是,内心里还憋着什么坏,就不得而知了。

临近年关,也不再下雪了,大雪虽然没有化,但是也难得给了几个好天儿。

可能是那几个临县县令在林氏这里买了粮食的缘故,百姓的生活被稳定了几分。来东阳镇乞讨的人倒是没那么多了,傅大人也安置了一部分流民。

整个东阳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楚念柒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林家的作坊还在开工,等到腊月二十六的时候,就给众人都放了假。

还是和往年一样,林氏给众人发了年礼。

因为今年年底接了几个商号的大单子,工人们都加班加点的干了许多天。年底的时候,林氏还给每人二百文的红封。

喜得这些工人对林氏不住的感谢。

因为有林家作坊的存在,他们的生活与之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原来别说吃肉了,就是吃饱饭都是一种奢侈。

现在,只要孩子想吃肉了,时不时的就会割上一条,给家人改善改善伙食。

虽然没到能够盖大房子的地步,但是有几家人,打算明年开春的时候就翻盖一下新房子了。

腊月二十七晚,楚念柒跟夏千俞在空间里修炼。

夏千俞突然对楚念柒道:“边关开始不太平了,今年大雪,匈奴人那边冻死了好多牛羊。去年已经经历过一次寒冻,让草原上的牧民元气大伤。今年,他们恐怕是忍不下去了。”

“他们会发动战争吗?”楚念柒有些担心,那边关的百姓又不得安生了。

“恐怕会的,我有一种预感,他们可能会选择边关防守最松散的时候动手。”

“你觉得会是时候?”

楚念柒现在越来越依赖夏千俞了。

即使他明明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可是他总会无端端的形象高大起来。

“除夕夜。”

“人们守岁完了之后,最困顿疲乏的时刻?”

“对。”

“那我们怎么办?”

“走吧!离开这里。”

“可是,我们才在这里建立根基。”楚念柒稍微有点儿犹豫。

“辽州府的知府不是个能担责任的,也不会管百姓的死活。下面的县令,像傅青云那样有作为有魄力的人少,而且这个时候,谁也没法轻易地站出来,替代知府。那么,到时候,牺牲只有百姓了。我们现在势单力薄,要是遇上匈奴人的军队,打不过的。”

是啊,她们老弱妇孺一大家子,怎么跟人家硬抗?

夏千俞接着劝道:“难道,你就不想看看这大夏的河山吗?趁着年纪小,我们正好去看看。”

楚念柒瞬间心动,思考了两秒钟后决定:“好,我同意。”

夏千俞闷笑,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

楚念柒眨巴了一些眼睛,娘哟,她一个三十多岁的老阿姨,为什么总感觉在被弟弟宠?

“我明天去跟四爷爷说一声,你去跟岳母说。”

虽然已经听过很多遍了,可是再听到夏千俞说岳母,楚念柒还是有点儿方。

“好。那这段时间,我们也得时刻注意一下外面的动向吧!”

“我来就好,外面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好。”

两人就着匈奴南侵的事情又讨论了一会儿,便在空间里休息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