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一十五章 相认前奏

第四百一十五章相认前奏

侯夫人一挥手,下令让人去看看屋里人到底是谁,几个嬷嬷就领命进去了。

那几个嬷嬷也是老夫人和侯夫人身边得脸的人,对京城世家的小姐公子都有印象。

诸位夫人在这里等着,都想看看这不知廉耻的人到底是谁。

唯有楚念柒,一脸淡然。

等到那几个嬷嬷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诸位夫人都伸长了脖子,竖着耳朵等待着。

侯夫人问道:“里面的人醒了吗?到底是谁,敢在我文远侯府的地盘上放肆?”侯夫人敢这么说,自然是事先确定了自家的公子小姐都不在其中。而那几家最有势力的人家,公子小姐也都好好的在外面。

文远侯府也是靠着实打实的军功起家的,子孙辈也出息,除了有数那几家,谁是他们侯府不敢硬刚的?

那几个嬷嬷一脸一言难尽的模样:“回侯夫人的话,是,是镇国公府八姑娘和刘三公子”

“哪个刘三公子?”

“荣恩侯府刘三公子。”

荣恩侯府,那是大长公主下嫁的府邸,也是曾经太后的娘家。

而这刘三公子,根本不是大长公主的血脉,是荣恩侯爱妾所生的儿子,且还是京中有名的纨绔。

其他人也瞬间炸了,什么,皇上赐婚的镇国公府八姑娘,竟然跟侯府纨绔滚到了一起。

这该如何是好呢?

是依着皇命,带着一顶明晃晃的绿帽子嫁给她姐夫。还是顺势而为,嫁给这个处处比她姐夫还不如的年轻公子?

这是一个选择。

恰在此时,出去更衣的镇国公夫人回来了,看到这么多人在这里围着,惊讶道:“你们怎么在这里待着啊?这是有什么好风光不成?”

众人一言难尽,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

难道要说,是有好风光,你女儿不知廉耻爬床避婚的大戏,真是让她们看的太过瘾了。

镇国公夫人李氏似乎还不知道众人那个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疑惑地看向文远侯夫人。

侯夫人脸色不好地对她道:“你不如直接进去看看吧!”

镇国公夫人脸色一变,立刻朝屋里走去。

“啊――我的茵姐儿啊!”

镇国公夫人凄厉地一声痛呼,直接吵醒了刚刚劳累睡去的两人。

紧接着,众人就听到了镇国公府八姑娘的痛苦的哭声,其中还夹杂着男人几句“怎么是你啊?啊,不对,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众人一听,嚯,这里面还有故事不成?什么叫“怎么是你啊”?

沈梦脸色一变,对众人道:“好了,我们也看了老一会儿了,还是给人家留点儿颜面吧!”

楚念柒嘴角含笑地看着沈梦,直直看向她心底的慌张。

沈梦与她对视,内心震动不已。

那个贱人总是这样好命,生的女儿不过才十一岁,小小年纪,就看破她的手段,躲过她的算计。她跟自己的女儿生在同一辈,真是不可小觑的劲敌啊!

走着瞧吧,看鹿死谁手。

年龄跨度如此大的两个女人,视线交汇的一瞬,战火就已经拉响。

其他人听了沈梦的话,觉得也是,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虽说,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也不知道日后有什么好相见的。

但好歹是公府和侯府,怎么说也不能把镇国公府和荣恩侯府得罪死了。

众人点点头,脸上笑眯眯地抬步走了。

一转头看向一边站着的楚念柒一家三口,眼睛刷的又亮,嚯,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大瓜呢!

十几年前名动京城的相府嫡女,被山贼掳走后,又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十来岁的女儿。

不仅有个女儿,还跟宁王成了一家子,女儿还不跟人家姓。

不管是哪个消息,都让她们能八卦好一阵子了。

再一想,那楚念柒不是状元郎的未婚妻吗?难道说,养了状元郎的人家就是相府嫡女?

哎呀,哎呀,好乱啊!

刺激!

不管这些女人如何八卦,这都不关楚念柒一家什么事了。

事件的男女主已经公布,她们也没了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必要。

宁王搂着林氏的肩膀,林氏牵着楚念柒的手,一家三口都觉得没有在这里待着的必要了,转身就走。

温氏倏然上前:“夫人,这位夫人,我,请问,你是我家小妹吗?”

林氏疑惑地看着她,她走失的时候十六岁,那时候,大哥正在和兵部尚书家的嫡小姐议亲,这位可不是兵部尚书家那位啊!

温氏看出林氏的疑惑:“夕儿,是你吗?我是你大哥林轩风的妻子,你愿意跟我们回家吗?”

林氏沉默,身份在这个时候暴露,实属不是她的本意。

冷静过后,若说她没有看到人为设计的痕迹,那她就真是个白痴蠢货了。

既然别人已经把机会递到了她手里,她也不会当软蛋怂包就是了。

以前,她迟迟不肯与家里相认,也是怕给林家蒙羞。

可是拖着宁王跟自己过隐居人后的日子,也难免自私。

其实,她只是需要一个机会,一个推自己一把的机会,如今,有人把这个机会算计到了她手里,那她接着就好了。

只是现在就去丞相府,还是有些不妥。

“我,我…….”

“林夫人,我们如今住在状元府。我夫人和女儿刚刚都受惊不小,就先不去丞相府了。等我们收拾妥当,定当上门。”

温氏也看到了林夕儿脸色不好,当下应道:“好好好,你们快先回去歇息。”

周氏在一边激动地都说不出话了,等到林氏等人跟文远侯府告辞离开,她才兴奋地无声大叫:“天啊,天啊,我们找到小姑子了。”

温氏也是一脸庆幸:“之前还说不来参加宴会呢!幸好好了,不然,可不就错过了。”

走之前,丞相夫人身子又不好了,她们本来是要在身边侍疾的,结果丞相夫人生把她们赶来了。说是临时不去太失礼了,她的身子她自己知道。

这么一想,可不是幸好来了嘛!

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文远侯府也无意再留人。

这简直是她们文远侯府办宴会史上的滑铁卢,要不是有那一根五百年人参坐镇,侯府只怕要哭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