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成亲(四)

第二百五十七章成亲(四)

这边的动静闹的大,守门的门房都看到了,他派了个小厮过去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

宁先生可是交代过的,今日,谁也不能破坏他的婚礼。

小厮走过来,趴在他耳边耳语了一番,门房神色一冷。

对着几个下人又交代了一番,下人点头应是之后,才转身离开。

那边,宁王可不知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他满心满眼的,都是要赶紧跨过这个大门,然后去夕园,迎接他的新娘。

他等这一天,可是等的太久了。

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贵重“嫁妆”抬进了院子,一队小厮专门看着这些“嫁妆”。

喜宴上人多手杂的,就算是要晒嫁妆,也不能完全大大咧咧的放心啊!

夕园里,方氏一家除了楚满囤都在那里等着了,她们几天属于娘家人。

楚念柒也在夕园,昨天晚上,她是陪着林氏一起睡的。

人家都是闺蜜陪着新娘,或者新娘的母亲陪着新娘。

到了她们这里,又反了过了,女儿陪着娘,把娘送出嫁。

好吧,这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反正这个成亲仪式已经省了很多了,林氏也不需要早起。

母女俩竟然睡到自然醒,才起来开始梳洗打扮。

楚念柒心里忍不住的叹息,这也就是平常二人习惯早起。万一林氏是个爱睡懒觉的,她深深的怀疑,宁王敢让林氏一直睡下去,啥时候睡舒服了再起来成亲。

楚念柒今日给林氏化了个现代新娘妆,看着并没有浓妆艳抹,可是林氏整个人却都变了样。清冷退去,柔和妩媚,眼波流转间,光彩照人,真真是映的满室生辉。

方氏和她的三个女儿,以及其他几个大丫鬟看的眼睛都直了。

“天啊,夫人真是太美了。”

方氏也道:“是啊,夕儿妹子长得就是好。”

楚萱儿拍着手叫道:“林姨是仙女,仙女下凡了。”

楚念柒得意一笑:“可不是嘛,我娘就是仙女。”

楚杏儿大大咧咧:“可不是嘛,林姨是大仙女,你是小仙女,你们一家子都是仙女。”

林氏听着这些童稚之言,无奈低头浅笑。

这时,大丫鬟绿春叫道:“新郎来了,夫人快盖盖头吧!”

屋里子的人忙把盖头盖上,这时宁王也进了院子。

宁王就是有这个本事,只要林氏在场,他就能自动忽略在场的所有人。

只见他直直地看着盖着盖头的林氏,深情呼唤:“娘子,我来接你了。”

楚念柒噗嗤一笑:“宁叔叔,你俩还没成亲呢,这就改上口了啊!”

宁王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咳,那个,念儿,给,红包拿去,这,这是改口费,我,我把你娘带走了。”

楚念柒要笑死了,宁王紧张起来,说话也太有歧义了。

什么叫,“我把你娘带走”啊?

不过看在红包的面子上,她就不跟他计较了。

“娘,你听到了吧,宁叔叔已经把红包给我了,那我就把你卖……咳,把你交给他了哈!”

“娘,你跟宁叔叔走吗?”楚念柒促狭地问。

盖头盖着,看不到林夕儿的神情,但不难想象,大概是羞恼的。

宁王紧紧盯着那个身影,唯恐她变卦,直到看到那盖着盖头的身影点了点头,他只觉得脑海中好像有人放了炮仗一般在响。

楚杏儿看着新郎呆呆愣愣地样子,忍不住也调侃道:“宁叔叔还不快带走啊,新娘子都点头了。”

在场的人,根本不知道宁王的真实身份。

他也学着夏千俞的狗招,给自己改了一个名字,叫宁杰。

于是,大家都叫他“宁公子”“宁叔叔”。

宁王把林夕儿迎到前院的大厅,那里已经摆了五十桌的席面,院子里露天摆了五十桌,一共一百桌。

五杨村的人加上附近几个村子,流水席摆上三四次,大概就都吃完了。

厨房里的人忙碌着洗菜、做菜。五杨村中,几个被公认的厨艺好的妇人,也都来了厨房帮忙。

林家买了好几头猪,鸡鸭鱼更是数不胜数。

要不是怕惹人怀疑,楚念柒真想把空间里养着的“百年”老母鸡拿出来炖了。

如今,空间时间和外界时间流速是外面一天,里面一年。

在外面一百天,空间可不就是一百年了嘛。

空间里吃的好,喝的好,呼吸的还是灵气,可想而知,那里的老母鸡,得多补。

虽然好多“百年”“千年”的东西不能拿出来,但是新“出生”的东西总没事儿。

所以,添补了很多空间出品的吃食的席面,那真的是非常美味了。

两只白虎都在后山里称霸王了,山里的野味儿,也没少给席面添。

狍子、獐子、野兔子、野猪,就是鹿肉,每桌都上了一盘。

众人开始入座,菜还没上齐,但是新人要开始拜堂了。

在众人眼中,新郎新娘是双方父母都不在了。

可实际上,也就是宁王他爹,先皇不在了。

可是,二拜高堂这一环节,就先皇一个人“在场”了。

林夕儿万万没想到,宁王把他老子的牌位从宗庙偷了回来。

这个傻子,但凡他新作一个牌位,皇上也不会发现他干的挫事。

皇宫。

皇上喝着从皇后手指头缝里漏出来的金云茶,边批阅奏折。

“这老七到底要养病到什么时候啊?往年这个时候,他还在外面浪呢!今年,他没出去,真不适应。”

高公公知道,这是皇上心情好,想要跟他聊两句呢!

于是,笑着道:“可不是呢,宁王殿下今年确实跟往年不一样。”

“不会是年纪大了,浪不动了吧!唉,可惜啊,他没有儿子给他送这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的金云茶,不然,他肯定还能潇洒好几年。”

高公公:“……”

皇上:“罢了,改天,朕去看看他吧!谁让他是朕的弟弟呢!到时候,就把这金云茶拿去一杯给他尝尝吧!”

高公公:“……”这话,让他怎么接?人家送茶叶,好歹是按两算,你按杯?

这时,外面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走进来,神色慌张。

高公公一看不好,这是有事儿啊。

皇上也看到了,直接就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小太监不敢隐瞒,一五一十说了。

“陛下,大事不好,宗庙里,先皇的牌位被偷了。”

皇上脸色一变,高公公倒吸一口凉气。

何方贼人,真是好狗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