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七十九章 二皇子的下场

第五百七十九章二皇子的下场

也就是二叔那样的糊涂蛋,才把这么个蠢货当成宝。

温娇还在那里抱怨,完全不知道温兰的心里早就把她骂成了狗。

“咱们几个姐妹怎么这么倒霉啊,还是大姐姐命好,赶上年前就成了亲。成了别人家的人,国公府是生是死,都跟她无关了。”

正在走神的温兰听到这句话,眸色动了动,随即又恢复平静。

在等待皇上处决命令的这段时间,对所有犯事儿的人来说,都是煎熬的。

因为,没人能知道头上的那把刀到底落不落下,什么时候落下。

战战兢兢等待几天,这场宫变造成的一系列烂摊子,都收拾完了。

该处置的人,也该处置了。

头号罪犯沈太傅,早早在牢房吊死。

同等级别的罪犯二皇子,还在牢房里关着,是生是死,就看这几天了。

众人都觉得,二皇子毕竟是皇上的亲儿子,就算犯了大错,也不可能真的要了他的命。

最终,恐怕也就是贬为庶人,要么去皇陵守墓,要么去边疆流放。

结果,等皇上的处罚下来后,众人都傻了眼。

不是吧?

皇上真的这么狠心?

直接毒酒一杯赐死了!!!

不说别人惊讶,就是二皇子本人也震惊的不得了。

“不可能,你们这些奸佞小人,肯定是在父皇跟前编排我了。父皇,父皇啊!你不能这样对儿臣啊!儿子知错了,父皇恕罪啊!父皇,父皇,你见儿子一面吧……”

二皇子的哭嚎响彻牢房,但仍然没能得来皇上的宽恕和改变旨意。

当天夜晚,二皇子就从一个活力满满声嘶力竭追求生的意志的人,变成了一具僵硬的死尸。

众人都被皇上的凌厉手段震的不行,一个个噤若寒蝉,龟缩起来,老实了不少。

连亲儿子都能下得去手,他们又算的了什么呢?

空间里。

楚念柒跟夏千俞说起这件事,有些疑惑道:“皇上为什么会赐死二皇子呢?我以为皇上再怎么也不会真的送自己儿子去死呢!”

夏千俞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喂了楚念柒一颗葡萄,淡然道:“皇上不过是按照大夏律法行事罢了。叛国者,都得死。”

一句话,楚念柒便明白了。

“啊,二皇子不止谋逆,竟然还叛国了?”

亏他还是个皇子呢?好好守着自己的国家不香吗?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夏千俞给小媳妇儿解惑:“沈家跟南疆有着扯不开的关系,沈惊飞那三人的离开,八成就是跟着南疆人逃走了。不过,以他们当时的势力,顺利离开,恐怕也是有人帮了。沈家是二皇子的外家,他那样的人,很难控制自己拒绝这种送到手边的势力。”

楚念柒看着他道:“不会是你的把证据呈给皇上的吧?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虽然很想收下小媳妇儿的夸奖,但这事还真不是他做的。

夏千俞微微有些遗憾地解释道:“不是我,是二皇子后院的一个女人,将二皇子跟南疆人勾结的证据呈了上去。我核查了一番,发现属实。”

楚念柒更是吃了一惊,不是吧,不是吧,二皇子从来不把后院的女人当回事儿。不然,堂堂二皇子正妃和侧妃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起来了。

一介皇子府的后院事,被搬到京城八卦桌上,明晃晃的讨论。

这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二皇子作为男人的失败。

可他从不在意,他觉得这无伤大雅,女人根本就成不了事儿。

他但凡约束一下,都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儿。

却没有想到,他一朝落难,最后送他走上绝路,关死了求生之门的人,竟然是他最不放在心上的女人。

何其讽刺?

夏千俞继续给小媳妇儿放大瓜:“说起来,这个女人,你还认识。”

楚念柒瞪大了眼睛:“什么?我认识?谁啊?”

“就是咱们之前在土匪窝救了的那个白眼狼,好像叫什么何青青?”

楚念柒:“…….??”给人改名可还行?

“她好像叫柳青禾吧?”

“哦,不记得了,爱叫啥叫啥。”

“那她为啥想不开要送二皇子一程呢?难道她以为这样可以助她走上康庄大道吗?”

夏千俞不屑道:“对于提供真实证据的人,皇上虽然会网开一面,但也绝对不会重用。而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女的,活不长了。”

夏千俞断下寓言的当天晚上,就有暗卫来报,在城外的乱葬岗找到了那个女人的尸体。

行凶之人,似是江湖中人,夏千俞已经派人盯上。

不是没想过把那女人留下,审出一些更加机密的信息的。

但那女子一直在二皇子的后院,如今也已经泄露出来。

这就证明,她的价值就是发挥到这里了。

马上就快被灭口的人,审问价值不太大,抓住她还得打草惊蛇。还不如布好局,等着看到底多少人落网。

反正,能这样做的人,有数的就那两三头人。

大皇子嫌疑最大,三皇子……太蠢了,暂且不算在范围内。

很多时候,夏千俞利用搜集来的信息很快就能捋清楚其中的关窍。

但是对究竟是谁帮着沈家的势力,把沈惊飞那三人带走,还是有些混乱。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沈家残存的势力,可以越过他的势力,和南疆人牵线搭桥的。

他虽然怀疑过大皇子,可是从他对二皇子赶尽杀绝的凌厉手段来看,不明白,他都已经要弄死二皇子了,为何要救那沈家的三个人呢?

多此一举,自相矛盾啊!

难道,要他自己来一句,他乐意吗?

饶是夏千俞聪明绝顶,也想不到,大皇子自然不是甘愿救人的。

他虽然趁着夏千俞紧张楚念柒的间隙,利落的扫清了尾巴。但沈太傅老狐狸一般,快死到临头了,还是抓住最后的机会坑他一把。

手中攥了他的一个重要证据,他不得不妥协行事。

这么多年,他一直是“贤”的人设,沈太傅若是拼着鱼死网破的信念临死告发,即便皇上不信,也会埋下怀疑的种子,不利于他以后的发展。

而沈太傅的意思很明显,只是给他沈家留一条血脉。

这件事,他牺牲一下势力,也不是不能做到,索性,就暗暗做了交易。

他保下沈家血脉,沈太傅闭嘴去死。

皆大欢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