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一百六十四章 对战

第一百六十四章对战

外面刘大夫还在叫嚣,楚念柒气不过,拿着夏千俞特意为她制作的小弓,直接一箭就射了出去。

隔着刘大夫挥舞的手,那箭矢插入了抓着他的匈奴人的眼睛。

“啊――”

“啊――”

两声不同的惨叫声,同时响起,拉开了这场军民汉匈大战的序幕。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匈奴人没带着弓箭,所以以弓箭做防守的庄子里的人,一时间竟让匈奴人进步不得。

虽然大家准头可能都不太好,可是射的多,总能吓唬人。更何况,乱箭还能射死人呢!还真的把这些人威慑住了。

那些匈奴人好歹是打过仗的,就算不是多么牛叉的部队,对付这些乡野村民还是不慌的。

这不,很快,那些匈奴人就想到了应对的法子。

拿着木板当盾牌,一步步向宅子挺进,试图破开这一群“杂头兵”的攻击,进入宅子,把她们大杀一通。

看到匈奴人一点点走近,楚念柒冷笑。

要的就是让你来,还怕你不来呢。

“上炉子。”

燃香料的炉子一个个被搬出来面对着前后右三面,最左的那面因为人少,而放了一口小药炉。

剩下的那几户被夏千俞的石子震慑住的人家,这时候都老老实实的当起了劳动力。

拿着大扇子或者是薄木板就开始扇风,院子里的人刚刚都在绿英和绿云的安排下,每人喝了一碗暖身子的姜汤。

那姜汤里掺了解药,此时这些迷药散在空中,也不会中招。

而更加亲近的林家人,则是每人吃了一颗楚念柒做的解药。

夜幕的遮掩下,匈奴人为了躲避箭矢早就熄了火光,哪能看到他们搬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于是,等匈奴人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中招了一大片了。

不到片刻,前面的匈奴人都手脚发软、头脑发昏,摇摇晃晃支撑不住倒下了。

等后面的匈奴人要跑,夏千俞一声令下,十几个火把从院子里朝着东南西北四方往外扔。火把的映照下,匈奴人一眼望尽,然后就是乱箭飞射。

楚念柒化身愤怒的小萝莉,疯狂输出。一箭一个,愣是没有一个射空。

林氏不太会用弓箭,拿着楚念柒给她的袖箭玩儿到飞起。一箭又一箭“嗖嗖”的往外射,也不管有没有射中,她自己觉得爽就行。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心中万丈豪情,好像一个女将军!

等庄子外面的匈奴人都倒下之后,夏千俞带着七八个人出去“切瓜砍菜”,收人头。

好多马匹惊着都跑了,但是也有留下的,而所有的刀具却是留下了。

一个将近二百人的匈奴人军队,在己方零死亡的情况下,就被剿灭了!

跟着林家人一起躲进庄子的那几户人家都懵了,尤其是那个现场受伤最重的,还是因为想要出卖林家人被夏千俞打中了膝盖的。

他到底是图啥?

早知道林家这么生猛,打死他也不干那事儿啊!

这下好了,不仅落不下好,还碎了一个膝盖,冤不冤?

庄子这边终于安静下来,一群人都疲惫至极,不说干了活的大人,就是躲在屋子里的小孩子都紧绷着神经,不敢哭不敢撒娇。

如今风平浪静了,杨小芳终于扑到王氏的怀里,哭着求哄求抱抱。

何雪也吓坏了,不过软面团一样的小姑娘,就是心里难受也不会撒娇,反倒是有些蔫哒哒的,没什么活力。

楚念柒倒是没什么感觉,就是神经稍微有些兴奋,还没冷静下来呢!

却被兀自反应过来的林氏抱了个满怀:“娘的小心肝儿哟,乖乖,不怕不怕……”

一脸淡定的楚念柒:“……”别人是彩衣娱亲,她就直接装嫩就行啊!

众人:“……”你是不是忘了刚刚你闺女拿着弓箭杀人的模样了!

夏千俞满脸委屈怨愤:“……”啥时候岳母能退下来,把安慰念念的机会交给我啊!

危机解除,黎明前的黑暗也即将退却。

当东方刚刚掀起一丝鱼肚白的时候,庄子的外面传来了新的动静。

紧绷了一晚上,刚刚稍微松懈一会儿的众人立时又绷紧了神经。

“别担心,是云姨他们来了。”

夏千俞在楚念柒的耳边小声提醒。

果然,不到片刻,两辆马车朝着庄子而来。前面是一个老汉赶着车,后面一个青年男子赶车,身边还跟着一个骑马的青年男子,像是护卫。

到了庄子的门前,两辆马车停了下来。

前头那辆马车率先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嬷嬷,接着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丫鬟,然后两人都把手伸向马车。这时,车帘子撩起,云娘走了出来。

“林夕儿,林夕儿,你没事儿吧!”

声刚停,人已到。

搂着小闺女培养母女之情的林氏就被打扰了,抬头一看是闺蜜,压下了心中的郁闷。

眼见着小闺女被小童养夫带走,林氏转头跟闺蜜说话。

“你怎么来了,这边不太平,我还打算这边收拾妥当了再去找你呢!”

“我也本是在家等着你的,谁知道刚起来的时候就听到镇子里吵闹声,这边火光大盛,都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我一看是你庄子的方向,就赶紧过来了。”

“没事儿,就是我们之前被一群匈奴人兵围攻了,然后我们把他们灭了,那火光是给他们火化尸体呢!”

云娘:“……”你这么淡然的说一件这么血腥的事情,真的好吗?

看着云娘面色有异,林氏还格外宽容毒解释了一句:“是念儿提出来的,说是尸体火化了对空气好。”

林氏说着,莫名的挺起了腰杆。

云娘:“……”不是,你这莫名其妙的骄傲是怎么回事儿?

云娘觉得一段时日未见,不说天塌了,但是感觉她的认知要被刷新了。

天光已经大亮,但那未知的危险不知道是不是又在一点点向自己靠近。

因此,这些人也不敢停留。

打扫完战场,嗯,其实也就是把匈奴人的刀都收拾起来,马也牵着,一行人朝着河阳县城而去。

大家都没有吃早饭,但是谁也没有抱怨,这个时候还是快点跑才是重要的。

哪怕是到了县城再吃早饭呢!

好歹外面有个城墙挡着。

要是在东阳镇,没准儿前脚喝着粥,后脚脑袋就掉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