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八十二章 恋爱使人捉摸不定

第五百八十二章恋爱使人捉摸不定

知道这婚约的意义,温情更不能接着了。

这不像是楚念柒给的包袱,云家姐妹给的银票。

婚姻之所以称为大事,就是因为这是关乎一辈子的。

她如今已是这般境地,怎能拉别人下火坑?

温情压下心中微微升起的涟漪,淡声道:“周大哥,感谢抬爱,但温情受不起。我如今……”

温情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松急急打断道:“你怎么受不起?你受得起!我说你受得起就受得起!除了你,没人能受得起!”

周暖:“……”这怎么跟绕口令似的,饶的我都晕了。

周暖急的不行,她家兄长这语言表达能力不强啊!

温情:“我,周大哥,你值得更好的人,我配不上你。”

周松:“你就是最好的人,没有配得上配不上。如果非要说配不上,也是我配不上你!”

周暖:呦吼~刚吐槽完,这甜言蜜语技能就上线了?

男人,果然是无师自通的吗?

温情也被周松无所顾忌异常直白的话羞到,脸颊飞红。

没有人不喜欢被坚定选择的感觉。

即便是对周松无男女之情,这一刻,温情得承认,她的心有被打动。

但,她也是个坚定的女子,不愿意连累别人,就是真的不想有牵连。

周松看出温情的坚定,一下子急了。

十七八的大小伙子,在追求心爱姑娘面前没有经验,没有套路,没有方法。

有的,不过是自己那一腔雇佣,与坦坦荡荡的爱意。

少年人横冲直撞,屡次被拒绝的情况下,直接出了损招。

周松四下看看,没有旁人,直接大手一伸,就把温情搂到了怀里。

还不到一瞬的时间,就松开。

随后,跟个大姑娘似的,通红着脸道:“现在,现在,你抱了我,就得对我负责,不行也得行了。”

周暖:“……”嗨?我不是人?

此刻,她真是忍不住想要拍手叫好,她哥好会啊!

谁说她哥愣来着?

以后再有人说她哥傻,她跟谁急!

温情也被周松的这一波骚操作惊到了,缓了好半晌,也只才憋出一句“你,你怎么能这样?”

周松只能耍无赖道:“我不管,反正你抱了我,就得对我负责。我在京城等着你,等你回来,回来跟我成亲。”

周暖:“……”啊这……为什么她觉得这俩人的角色有点儿反了呢?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亲耳听到、这话是她亲哥、亲口说的,她绝对不相信这是她哥的台词!

这边小儿女纠纠缠缠,心湖缭乱。

那边的官差已经催着要上路了。

周松知道留给二人的时间不多,一时间离愁的别绪涌上心头。

他还是个刚恋爱的男孩子啊!

就要遭受异地恋的苦楚!

这谁能忍?

亲近爱人这种事,真的是一回生二回熟,有一就有二。

刚刚想抱一下,还是得深呼吸几十次,心理暗示几百次的重大工程呢!

现在周松就开始筹谋着怎样亲一下准未婚妻的额头了。

这可真是个重大的进步。

温情的心乱乱的,少女十几年间未视情爱,如今被少年炽热的爱恋包裹,一时间情窦初开,也是心绪不平。

人类的终极意义是真香。

刚刚还坚定的心,此时也有点儿动摇。

反正也不是立刻成亲,暂且信他一遭?

如果几年后回京,他变了心,她大可收回心思。

反正,她决定了,只喜欢他半分。

嗯,满分是十分。

周松还不知道,此时此刻,温情已经在心里给他设了一个分数制度。

他看到温情面上有动摇之色,一时间心情激动,胆子又大了起来。

他伸出大手,又把温情抱在了怀里,哆哆嗦嗦的献上了自己保留了十七八年的少年初吻。

初吻吻在额头,温情却觉得吻在了自己心尖儿上。

“你别怕,要好好照顾自己。我,我找到机会,会去边疆看你。”

温情羞红了脸,轻声应道:“嗯。”

“我在荷包里放了好些银票,你千万别吝惜,别怕花钱,我会接着给你送去。你不能苦着自己。”

“嗯。”

“还有,你不能忘了我。你在边关,遇到什么样儿的男人,都不准多看一眼。不管什么样儿的男人接近你,都不要理会。你别忘了,在京城,还有我在等你。”

“嗯。”

…….

剩下的就是初初陷入情网的小年轻,殷殷的叮嘱诉衷肠了。

周暖:“……”瞬间觉得有点儿撑是怎么肥事?

刚刚还别别扭扭呢。这会子已经黏黏腻腻了。

呵,陷入情网的人啊!

都是捉摸不定!

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那边官差又催了好几遍,温情也该走了。

周松看着温情远去的背影,心口疼的直抽抽,上天对他太残忍了。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周暖悄咪咪冒头:“哥,你咋还念上诗了?这也不符合你的人设啊。再说了,这句诗是这么用的吗?”

周松回神,看见周暖的神情非常之惊诧:“嗯?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周暖:“……”我@#¥%……&*

合着我刚刚那么半天给你们又是着急又是望风出力的都是白费力了呗?

她这是望了个寂寞吧!

真是,恋爱的男人,眼里就没有妹妹了。

她现在换哥哥还来得及吗?

她还没等回答,她那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哥哥,又化身望妻石,深深凝望心爱姑娘的背影了。

周暖:“……”哦,她只是个不需要回答的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因着对温情的名声考虑,他们选的这块位置很是隐秘,未见他人。

周松也不敢坏了温情的名声,因此并没有出来贸贸然的送别。

他知道名声对女子来说,更为严苛。

刚刚也只是在没人的时候敢那么行动,但凡换个地方,他真就是有贼心没贼胆了。

温情回到队伍,温娇一眼一眼的瞪着她。

阴阳怪气道:“呵,还是四妹妹你的人缘好啊!有那么多姐妹来送你,收了不少好东西吧?别人就不说了,六妹妹也是只给你送呢!”

温娇这话可真是酸气十足,既是嫉妒温情收了那么多东西,也是怨恨温眉不会做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