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四十三章 楚梁的心思

第二百四十三章楚梁的心思

齐博凡看到楚梁的表现,心思电转,立刻悄悄改变了对楚梁的态度。

若是能在楚梁身上得到香皂和灵水农药的方子,他家何愁不能更进一步呢?

而楚梁,虽然被富贵迷了眼,却没失了智。

一开始不明白齐博凡的用意,等脑子冷静下来了,也纳过闷来。

毕竟,他一个无名之辈,就算带着所谓的知道香皂和灵水农药的消息,也不值得人家给你铺路子。

不过是觉得直接拿出香皂来太刻意了,要是他真的知道香皂的事情,这就得罪了他。这种参加宴会的方式,委婉又有用。

不得不说,京城人行事真是七扭八拐,处处都体现着心思。

官场更是如此,若是没有人领路,怕是被人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自己还不自知呢!

楚梁收了思绪,更加认真的跟在齐博凡身边筹谋。

宴会结束,齐博凡把楚梁带进了自家。

“楚兄,我看你还不如搬到我家来住,我们讨论学业上的问题也方便。”

“这多麻烦啊,还是不用了。”楚梁推辞道。

“怎么会麻烦呢?我们不是朋友吗?住在朋友家算什么麻烦?楚兄是不是看不起我?”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既然没有,楚兄就赶紧搬来我家住吧。”

楚梁几番推辞,就答应下来了。

两人回到府中,寒暄几句,齐博凡就很自然地把话题带到了香皂和灵水农药上。

“楚兄,那个香皂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小弟很感兴趣,楚兄不妨跟我细细说一说。”

“其实,这件事说来惭愧。那研究出香皂和灵水农药的人,是我的小妾和女儿。只是之前她们犯了错,我把她们赶出了家门。后来我来京科考,与她们分开了。如果,贤弟想要方子,我可以写一封信,让她们交出来,贤弟派人去找她们即可。”

楚梁面色似有羞愧地说道。

齐博凡大惊,他没想到楚梁身上竟然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本来以为他只是稍微知道一点儿相关消息而已,没想到竟然跟方子持有人关系这么亲近。

既然是他的小妾和女儿,那就好办了。

只要许诺,让她们回家,给她们一个安身之所,方子岂不是顺顺利利就拿到手了。

想到这里,齐博凡的血液都沸腾了。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过,他还是有点儿鄙视楚梁。

这么聪明的小妾和女儿,竟然给赶出家门,这是得多有眼无珠啊?

不过,也没准儿是那小妾长的实在难看,性子不讨喜。而楚梁看着又是家境不富裕的,大概是养不起了,就赶走了吧。

唉,有机会,他倒是要见识一下这个聪慧的小妾,要是楚梁还不想要,他不妨接到自己的后院。

哪怕不碰她,只是给她一个名分呢,这种人才为自己所用,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齐博凡想着美事儿,没有注意到楚梁略微不自然的神色。

“楚兄,我们事不宜迟,不如现在就把信写了吧,我立刻派人去寻她们。若是此事办成,你以后在官场上就可谓是平步青云了。”

“真的吗?”楚梁激动地抬起头。他是没想到,两个方子,竟然胜过自己寒窗苦读十几年。

何其讽刺,又何其幸运。

“楚兄这话说出来就见怪了,我是那种说话不靠谱的人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我,我只是太激动了。”

“哈哈,以后激动地事儿多了去了。你看你家里还有什么人,要不要一起接来京城住,我手里还有个宅子,正好空着,先给你们一家住着也无妨。”

楚梁一听这个,心里更烫帖了。

“那就,多谢贤弟了。”楚梁站起来,给齐博凡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就坐下来开始写信。

在信上,他详细说明了这两个方子对他的重要性,希望她们能够理解他,也懂点儿事儿。把两个方子交给他,他日后不会亏待她们。

信写好了,立刻就被齐博凡带人拿着,动身前往辽州府。

但是那里是否能找到人,那就是未知数了。

起码现在,林氏等人可不在辽州府。

秦州府,府城。

这两日,林宅十分忙碌热闹。

林氏看中了一家铺面,曾经也是开酒楼的。

只是后来,府城新开了一家酒楼,把他们的生意全都抢走了。

掌柜的吃过对家的菜,并没有觉得比自家的好吃多少,甚至有的还不如自家的。但是人家生意就是好的不得了,很快把自家生意挤兑的做不下去了。

掌柜的无奈之下,要把酒楼卖出去。

正好林氏看中了,便买了下来。

林氏看这掌柜的人还不错,对着酒楼情感很深,要不是家里出了事儿,也不会变卖酒楼凑钱。

林氏也没多问什么,只对他说,要是愿意,还可以接着在酒楼做掌柜的。算是雇佣他的,每个月发给他薪资。

只是要签约,且要忠心。

若是做的好,以后没准儿还能拿分红。

掌柜的喜不自胜,从没想过买了酒楼还能留下的好事儿。

这是他家的祖产,要不是儿子生了病,需要人参等珍贵的药吊着,他也舍不得。

但是与儿子相比,这些都顾不得了。

他还发愁以后家里的生计用什么维持,如今真是打瞌睡了别人送枕头。

对林氏一家人,更是真心实意的感谢。

都说人多力量大,大家一起做事儿效率自然会高。

买了酒楼后方山和林一等人盯着装修,林氏云娘和楚念柒琢磨着菜谱的事儿,绿英和绿云等人忙着培训在牙行买回来的小厮。

楚念柒还让楚子安和廖先生等人帮着画宣传单,只是在递给廖先生纸的时候,廖先生脸上的表情很微妙。

似乎是不可置信,又像是惊讶至极,甚至还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你确定让我画?画完了还发出去?”

楚念柒翻了一个白眼,“我忙着画菜谱呢!这是宣传单的样子,当然是靠你们临摹了,难不成还都是我的事儿?”

楚念柒没说的是,咋地,你还不舍得撒手你的墨宝?真把自己当大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