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七十九章 治服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第二百七十九章治服

那个家丁咬牙切齿,知道是这群流民反悔,说话不算话。

但他势单力薄,也不敢说什么。

万一被段府的其他下人知道,他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未可知。毕竟,哪一户人家有背主的仆人就有忠心的仆人。

虽然这段矮胖的为人不咋地,抠抠搜搜还苛待下人,但是万一就有那忠心不二的棒槌呢?

家丁不敢拿自己的未来打赌。

咬牙道:“好,既然你们这么说了,我也没有异议。不过,到时候别忘了我一份儿,不然,我也不是好惹的。”

那些流民一路走来,见惯了各种人,察言观色的本事蹭蹭见长,见好就收的道理也是懂的。

于是,狼狈为奸的双方,达成了一致的决定。

走到村口,还未等这些人庆祝胜利,开始狂欢。就被林氏住房的惨叫声惊住,几人相互看一眼,立刻往院子里跑去。

跑进院子里,就看见这家的主人抱成一团,躲在门口住看着外面。院子里是三个少年,而他们的“兄弟们”被五花大绑的扔在院子里。

这场景一下子就刺激到了大脑处于狂欢状态下的流民们,被刚刚的胜利冲昏了的大脑根本没多想,就冲了上前。

然后……然后就悲剧了。

一个两个三个,又被眼前毫不起眼的少年收拾了。

楚子安和邢阿宝好歹也是跟着夏千俞学过几年的人,这两年也没落下武功,对付几个没吃饱饭的不入流的流民们实在是小菜一碟。

就这样,救下了差点儿被人家当成“人形猪肉”给煮了的矮胖子一家,还有差点被侮辱的夫人。

那矮胖子姓段,叫段志刚。据说是四大商号之一段家的旁支亲戚,具体是啥也没人注意。

总之,经历过这一次生死磨难,段志刚算是沾上楚念柒一行人了。

获救之后,段志刚立刻就打杀了那个下人,还要命人把这些流民都杀了。

楚念柒从中拦下了几个。

他打杀下人,她管不着,毕竟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下人的命拿捏在主子手里。

但是这些流民也不是全部都该死。

弱肉强食,在哪个时代都是不变的真理。

但是这样的规则之外,却不可避免人情存在。

那些流民中,有的身上冒着血气的,眼中隐隐泛着红光的,楚念柒并没有手下留情。

这些人,身上都背着血债,逃荒路上,定是食过人肉喝过人血的。心都养大了,留着也是祸害。

但那些只是跟风的,楚念柒只是让人打一顿,废了一条腿。

这些人,如果不是招惹上了她们,她是不会插手的。有因必有果,那段矮胖那样对待自家的下人,造成了因,势必也要食这种因种下的果。

哪想到,这群不知死活的人生往枪口上撞。

她不想动手杀人,可不是因为圣母。

除了原来生活的时代不兴杀人那一套,最重要的,还是她踏上了修士的道路,害怕种下因果。

万一因为这种杀孽,使得她以后渡劫的时候难过心魔劫,她岂不是亏大了。

况且,报复一个人最好的手段,可不是要了她的命。

让他失去他最重要的东西,才是最剜人心的。

就像如今,苏氏在救儿子的边缘线上苦苦挣扎。要么儿子一直拖着孱弱的身体,不死不活。要么倾家荡产,耗费家财给儿子买好药彻底根治。

两难之间,这几年,她肯定不好过。

而楚吴氏呢?

从楚念柒一直对二房好开始,这步棋就在慢慢地下。

她真喜欢二房是一方面,令一方面也是在暗暗鼓动二房与楚吴氏离心。

看吧,离开这个火坑,我们生活的有多好!

谁能不心动呢?

楚吴氏不就想着儿子光宗耀祖,子孙满堂,她做她的老祖宗吗?

不知最心善的儿子离开家,这个家一步步走向散沙的时候,她是否受得住众叛亲离的滋味。

至于楚子文,那个杀害原主的直接推手,楚念柒也不会放过他的。

就让他慢慢的,艰难的长大,努力得到一切,最后再失去。

这些才是楚念柒不立刻报复,而是慢慢集聚力量强大的原因。

没有强大的实力,一切都是空谈。

她们不是爱算计林氏和她吗?那她也就算计给她们看。

她虽然是个技术宅,但是要真玩起心计来,她也不差,只是曾经不爱搞这些罢了。

收拾完这些流民,楚念柒就去休息了。谁知道,这之后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那猥琐男狗四在死之前为了求得段矮胖留下他一条命,直接编出了一个消息。说他是张大雁他们派来的,张大雁那些人还有阴谋。留下他一命,他可以帮着段矮胖反收拾那些人。

段矮胖现在就是惊弓之鸟,听到还有人要加害于他,他立刻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连觉都不敢睡了。

那猥琐男狗四因此暂时保下了一条命,直到第二天,他们就遇见了张大雁等人,冲突再次爆发。

楚念柒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打成一团乱麻了。

段矮胖指使着家丁抓住张大雁等人,拳打脚踢了一顿,还想要废了他们的腿。

“你个混账东西,竟然还敢加害我?我今天就废了你的腿,让你坏心思。”说着就要让人动手了。

“住手。”楚念柒娇喝一声。

段矮胖一听是楚念柒的声音,立马狗腿地走过来。

“楚小姑娘,有什么事儿,您请吩咐。”

“你放了他们。”楚念柒指着张大雁那些人。

段矮胖有些迟疑,“这,这,楚小姑娘,你不知道,他们可是昨天晚上指使流民抢劫的主谋啊!这不能放。”

“什么主谋?那个狗四不过是一个猥琐又垃圾的坏蛋,他说的话你就深信不疑?我昨天晚上听的清清楚楚,那个狗四之前就已经脱离了那群人。他眼下这么说,不过是借刀杀人,利用你铲除异己,报复他人罢了。人家挖了那么大的一个坑,可笑你还乐呵呵地往里跳。”

楚念柒这话一出,不仅段矮胖愣住了,就是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张大雁也费力抬起头来看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