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大意了

第五百二十四章大意了

虽然郭老太妃想领着她一起去见客,宁王也处处把她当成亲闺女一样对待。

但别人不是这么看的啊!

她可不想在她娘的大喜日子里添堵,拿她说事儿言语侮辱林氏。

所以,还是躲着点儿吧!

反正躲一躲就能得清静的事儿,何乐而不为呢!

再说,她院子里还有个夏千俞在给她种花呢!

王府的院子,宁王在之前就给楚念柒布置装修好了。

但夏千俞觉得,这个地方没有他的气息,不甚美妙。

于是,亲自操刀,把这个院子重新又布置了一番。

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改动,但是就是那种一抬眼,就能看到,某个出自他手的东西在。

在这一方面,夏千俞可以说是很心机了。

这么想着,楚念柒又把神识放开,覆盖王府,提防不轨小人。

突然每天看到一个很奇怪的身影,从王府正院走出来。

那人明明是一身丫鬟装扮,却有一身违和的感觉。说她像贵妇吧,人家穿着丫鬟的衣服。说她是丫鬟吧,可她又没有丫鬟的气质。

最主要的是,她一只低着头,却似乎很高贵似的,踱着优雅的猫步。

楚念柒努力去看她的脸,终于在她眼中浮现出一股复仇的快感时,瞬间惊醒。

虽然没看出来她是谁,但是她不对劲!

“红雀,快,带人马上去正院门口堵住一个穿着水蓝色丫鬟服装,拿着粉纱帕子的丫鬟,头上戴了一只白色珠钗!”

“是,小姐。”

楚念柒吩咐完之后,赶紧拔腿往新房跑。不知不觉,就运用起了轻灵诀。娇小的身子,如刺尾雨燕,瞬间滑行。

不几乎也就是两个晃神的功夫,就到了王府正院的新房门外。

门外的丫鬟婆子,小厮奴才们还不知道这小小姐是怎么出现的呢,她个小人儿已经推开门进去了。

新房内,大概是宁王对林氏表白用了太长时间。

外面的男人都喝了好一会儿了,这二人才行到合卺酒的步骤。

只见二人嘴对着酒杯,马上就要酒入喉肠,楚念柒大喝一声:“住口!”

宁王脸上甜蜜的笑骤然顿住,呆呆的看着闯进来的楚念柒,神情瞬间灰败的像死了亲爹一样。

楚念柒冲过去,“啪”的一声打掉了他手中的酒杯,酒水撒在地上,竟然直接腐蚀掉地面上铺着的红色地毯,发出一股腐臭的气息。

林氏直接惊得站起身,呆愣愣的看着地板上的腐蚀气,眼里迸射出后怕和冷怒。

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是见血封喉的毒,入口即死。

下毒的人,恐怕是恨毒了二人,连让他们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一时间,喜气洋洋的新房,也变得如坠冰窖。

然而此时,宁王迸发出了一声极为沙雕的大叫:“是毒药,是剧毒,夕儿,你看见了吗?是剧毒,太好了!呜呜…….”

林氏:“…….”

楚念柒:“…….”你莫不是下毒人派来的奸细?

林氏气得给了他一巴掌,才把他呼醒。

“你犯什么蠢?剧毒怎么就好了?”

宁王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楚念柒,随即坐在椅子上做小媳妇儿状。

“我,我这不是以为念儿反悔了,不让你嫁给我了。你那么疼爱念儿,肯定会顺着念儿的心意,那时候,我就又是孤家寡人了。”

“呜呜,我会成为大夏历史上第一个成亲当天跑了媳妇儿的人!啊,我不仅没了媳妇儿,我还失去了闺女!我想想就心好痛啊!”

楚念柒:“…….”想不到私下里的宁王竟然是这样脑补帝的宁王!

林氏:“…….”这该死的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傻气!

但是一想到这个男人为了自己(娘)付出了多少,母女二人也没了跟他计较的心思。

甚至,还得转过头来,安慰他的玻璃心。

林氏:“你怎么又想那么多啊?咱俩是圣旨赐婚,官府上盖棺定印的婚书,我能跑到哪里去?我要是逃婚,那是砍头的罪,还要连累娘家的。”

宁王瞬间更委屈了:“哦,那要是没有圣旨赐婚,没有盖棺定印的婚书,你就不嫁给我了呗!你就是怕连累家人,才嫁给我的呗!哼,你根本不爱我!”

林氏:“………”我看是我平时太宠你了吧?还跟我“哼”?

楚念柒:“……..”呵,男人作起来,也没有女人什么事儿了。

“宁叔叔,你都跟我娘拜堂成亲了,怎么还不信任我呢?我平时对你不好吗?你竟然还以为我会反对你们?”

宁王委屈巴巴地看着楚念柒:“我信你,可是宁叔叔更害怕,念儿到现在都没有叫过我爹爹。呜呜,我就是一个失败的父亲!呜呜,而且,念儿对姓夏的那个臭小子,比对我更好!”

楚念柒:“……..”我要是对你更好,这又是另一个男人作起来的故事了。

楚念柒无奈,看着宁王是真的伤心难过,硬着头皮喊了一声:“爹爹。”

宁王瞬间止住了眼泪,张开双臂,对着楚念柒道:“小闺女抱抱!”

楚念柒无奈上前,被宁王抱了个满怀,这老父亲般的心哟,一下子就被满足了。

林氏冷眼看着他们相亲相爱:“……..”呵,这又是一个父女情深的故事了。

看着宁王瞬间满足的脸,林氏怀疑他是故意借坡下驴,让小闺女叫他爹的。

被抱在新出炉爹爹的怀里,楚念柒还在无限感慨。

原来,不是女人被越宠越娇,男人也不例外啊!

这一屋子其乐融融,温馨暖意,红雀那边却是一波三折。

红雀听了楚念柒的话,怕人走丢了,立马吩咐了一个丫鬟去找帮手,而她自己,则是快速的去捉拿嫌疑人。

结果,遇到了那个嫌疑人,帮人还没来。

红雀不必红杉,会武功,她就一张嘴好使。

那人一看她年纪小小、身子小小、势单力薄的,这边左右又没人,直接推了她一个屁股墩儿,自己跑了。

红雀那个气啊,大意了,没想到她那么不讲武德。

她气儿还没喘匀呢,她就动手了。

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