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一十七章 殿试(二)

第三百一十七章殿试(二)

他就像一道天堑,有他在,所有其他的皇子,只有仰望的份儿,不可能有当上太子的机会。

索性,天妒英才,他失踪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

但是,回来就回来呗,还是以如此风光荣耀的方式回来。

这些皇子虽然也算是文韬武略,但若真是下场科考,也不一定真能考中头名。

他若是像个乞丐一样落魄归来,他们倒也觉得解气。

可是现在,内心就像哔了狗一样。

本来还不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失踪的太子。

但是看皇上一开始那个激动的样子,呵呵,八九也不离十了。

一时间,诸位皇子,内心十分复杂。

沈太傅捋了捋胡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丞相当年没怎么见过太子,不太相识。

但他是人精,从在场人中的微微变化中,就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不一般。

再看皇上那压都压不住的激动,内心也略略有些猜测,只是不敢确定。

不过,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第一眼就很是欣赏。

接下来,只需要继续欣赏下去就好了。

过了最开始的一阵诡异的氛围后,殿试环节重回正常。

皇帝似模似样的问了其他几个问题,终于问到了夏侯澈头上。

他似是有意考他,问了好几个问题。

夏侯澈也确实回答的好,思路清晰却颇有巧思。

皇帝大感快慰,这个儿子,虽然没有在他身边长大,但也不输其他人。

不愧是他和皇后的儿子!

等给他铺足了路之后,便大叹一句:“夏小郎君,小小年纪了不得啊,心怀万里,乃有状元之才!”

这话一出,其他人不乐意了。

状元就一个,他要是有状元之才,别人怎么办啊?

且这个“夏俞”,分明身份就不一般,若是被他得了状元,那还了得?

那不是成了顺理成章的“归位”了吗?

一时间,沈太傅、大皇子、二皇子,以及傻傻分不清状况但是不妨碍他跟风的三皇子,都开始出题考问夏侯澈。

嘴上说着钦佩他的才华,切磋一番。实际上恨不得找来古书,找到上面最晦涩难懂的问题去考他。

然,早已经比他们多活了好些年的夏侯澈,会被他们问倒吗?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问到最后,就连公认的学识最渊博的沈太傅都已经强撑着虚伪的笑容,不得不承认他的才华。

皇帝的脸色从一开始看到儿子被为难的铁青,到看到儿子大放异彩的得意。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什么心思,哼,今天谁为难了他的宝贝儿子,他都记在了小本本上,等着他一个个的收拾他们。

等到夏侯澈策问结束,后面的就很快了。

珠玉在前,后面实在没法看。也就是林丞相之子,还算是既夏侯澈之后,又一惊才绝艳之人。

若是没有夏侯澈在前面的魔鬼般的表现,林憬淮的表现也不输往年的状元郎。

只是可惜,跟夏侯澈同一年科考。

皇上在心里装模作样的慨叹:这难得是生不逢时?唉。

但是得意的嘴角,疯狂上扬,止都止不住。

罢了,给他一个榜眼吧,到也算是实至名归?

这大概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殿试的结果,要隔一日才出。

但是殿试的头几名结果,皇帝心里已经有数了。

众人看的分明,知道无力更改,二皇子等人面色都有些灰白。

同时,心里又抱着最后的一丝侥幸。

也许,也许真的只是长得像呢!

皇上年纪大了,老眼昏花,肯定是认错了,白激动了。

只是不管心里如何暗示,那股子不安还是挥之不去。

深夜,乾清宫。

皇帝的书房内,两个男人对坐在桌子两边。

皇帝压抑着激动,看着这个面容熟悉的少年。

“你告诉我,你到底叫什么?”

“你不是知道了吗?”

“臭小子,你怎么跟我说话的?”皇帝嘴上训斥着,却半天也不见不满。

夏侯澈想了想,从怀里,把一块墨玉玉佩拿了出来。

那玉佩,一面雕刻着龙,一面刻着“澈”字。

皇帝一看这块玉佩,眼眶瞬间湿了。

这是在澈儿百日时候,他亲自选的墨玉玉料,请最好的雕刻大师雕刻的。

一样的面容,一样的玉佩,一样的臭脾气,他不可能认错。

这就是他儿子!

“你,你这孩子,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怎么不回来?你知不知道,父皇和你母后,一直在找你啊!”

夏侯澈抬眼看了他一眼,那眼中的意味,瞬间把他的煽情感觉打断。

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眼中的意思很明显。

“我能回得来吗?”

皇帝气得一哽,这个臭小子,刚一回来,就气他。

夏侯澈难得良心发现,多说了几句解释道:“之前回不来,这两年才想办法回来的。”

皇上也没问到底是什么办法,反正,他的儿子吃了很多苦就对了。

老皇帝脑补了很多,心里只觉得他要心疼死了。

他的宝贝儿子哟,他和媳妇儿日夜思念的宝贝儿子哟!

想到儿子吃的苦,他又想到了造成这些事情发生的罪魁祸首。

当年,大夏太子被掳,事关重大,简直成了皇室的笑柄。

但其实,谁也不知道,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皇上查了个天翻地覆,却也只查到了当时负责京卫安全的傅将军手下的一个叛徒。

他处理了这个官员,但是却也知道,这只是一个替死鬼,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他这么多年也没有眉目。

那幕后之人太过奸猾,整个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一石三鸟。

当时,刺客冲着傅皇后和太子而去。

傅皇后和太子均被掳走,皇上追随而去。

皇上也算是武功高强之人,连带着暗卫一起,救出了皇后娘娘。

但是去追随太子的暗卫,却与那些人同归于尽,而太子不知所踪。

这些年,每每想到那些画面,皇帝都会变得戾气深重。

夏侯澈看着气势发生变化的老父亲,难得安慰了他一句。

“放心,我已经报了一半的仇。”

“一半的仇?你知道仇人是谁了?快告诉我!对了,那另一半呢?是谁?父皇一定要灭了他为我儿报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