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三十五章 满意

第四百三十五章满意

“高德胜。”

“奴才在!”

“去,传朕的旨意,把丞相给朕叫来。”

“喏。”

皇帝的吩咐一下,宁王的哭声一顿,贼溜溜的眼睛咕噜噜的转,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道:“皇兄,你一会儿可得给我好好说说情!臣弟后半辈子的幸福,就靠你了!”

皇帝:“…….”

皇帝的额头的青筋直冒,深吸了一口气,真是凭借巨大的忍耐力,才忍住想要跳起来踹他一脚的冲动。

“你赶紧给朕起来,就你这个熊样儿,别说是你岳父,就是朕看着都想踹你,更遑论把女儿嫁给你了。”

宁王吸了吸鼻子,委委屈屈的站起来,在皇帝赐下的椅子上坐下了,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儿样儿。

皇帝抚了抚额头,简直没眼看。

不到两刻钟,丞相大人来了。

听到外面的通报声,宁王瞬间挺直了腰。

皇帝斜他一眼,没理他。

“宣。”

高公公:“宣丞相大人觐见。”

林丞相一走进来,就看到宁王的身影,所有的情绪压在眼底,正常的给皇上和宁王行了礼。

“林爱卿平身,高公公赐座。”

“喏。”

等林丞相坐下了,皇帝摆出了一副亲切和蔼的面孔,对着林丞相笑呵呵道:“爱卿啊,今日咱们不谈国事,谈谈家事。”

林丞相的神经骤然绷紧,大脑警铃直响。

宁王这个混账,这是自己斗不过他们林家人,来请外援了啊!

面上笑呵呵道:“陛下,臣家中无事可谈啊?不知道陛下想谈何事?”

林丞相和皇上关系好,亦师亦友,私下里说话倒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皇帝笑道:“诶?怎么就没有事可谈了?朕听说,你那嫡女终于找回来了。之前朕这个混账弟弟不问两家人的意思,私下就把婚礼办了。虽然是怕被人察觉到他们的踪迹,不安全,但也着实不像话。朕想好了,就让钦天监选个黄道吉日,再补办一次婚礼吧!让你家女儿风风光光的大嫁一回,正好也堵了全京城人的嘴。”

宁王瞬间眼睛都亮了:“对对对,再办一次婚礼,这一次我要轰轰烈烈的把夕儿娶回来。”

林丞相嗖嗖地往傻乐着的宁王那里甩刀子,偏偏那个傻子不自知,还笑的一脸向往。

皇帝无奈扶额,这么个蠢东西,怎么就成了他的弟弟呢?

“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皇兄,你别说啊,我说的也没错嘛,正好,之前是夕儿娶了我一次,现在我也娶夕儿一次,正正好。以后,我们想在王府待着还是想在丞相府待着都有理由了,夕儿回娘家,也没人敢说什么。”

林丞相的怒气倏然就哽在了胸口:“…….”有些怀疑这个混账是故意的。

其实,他也不是反对宁王娶他女儿。

这么多年下来,宁王的真心他们若是再看不到,那就真是真眼瞎了。

这个世界上,若问是谁最爱夕儿,非宁王莫属,恐怕他这个当爹的都得退一步。

可是,宁王这个人也不知道哪来的本事,或者说,哪里来的特质。

他就是能让他们林家父子看他不顺眼,理智上的清醒总压制不住情感上的暴动。

看见他那副嘴脸,就手痒。

难道他们天生犯冲不成?

唉,这是个把白衣服穿出最风骚感觉的男子,这是个干了许多痴情事还会让人误会他是多情种的男子。

林丞相都不知道自己是该讨厌他还是该同情他了。

他的本意其实就是想让林夕儿在家多待一段时间,可要是承认她嫁人了,那在娘家待着,哪能仗义啊?

所以,他们父子就直接耍赖,不承认那个婚礼。

没想到皇帝直接来了这么一招,这既全了林家的脸面,也给了夕儿在家待着的时间。

更何况,宁王刚刚说的那个说法,他也非常心动。

分开了十几年的女儿,他们确实是打算让林夕儿招婿上门的,这样一家子一起生活,永远不分开了。

不过,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然而,宁王现在这么说了,林丞相的心思就动了。

以后,夕儿还能随意回娘家,那可是太好了。

林丞相权衡再三,知道人家夏侯氏兄弟俩都这么低姿态了,自己再挑理,恐怕就说不过去了。

对着皇上躬身行礼道:“微臣谢陛下费心,一切但凭皇上做主。”

皇上满意点头,嗯,不愧是朕,一出手就搞定。

宁王笑的像个傻子,不愧是我哥,一出手,就能再娶媳妇儿一次。

林丞相心里也挺满意,哼,姜还是老的辣,看我稍微难为那个混账几回,闺女就能风风光光大嫁,堵上京城那些人的嘴!还能名正言顺在娘家待着!

爽!

林丞相和宁王前后脚进宫,又前后脚出宫。

不到半日功夫,就传出皇上让宁王和林家嫡女完婚的消息。

钦天监卜算,择日完婚。

一时间,京城的世家圈子都爆了。

林家这是多大的荣宠啊,二婚带小孩儿还能嫁给王爷当正妃,真是天大的福气啊!

不过,这……宁王的亲娘还活着呢!

老太妃能同意吗?

这个问题,全京城的人都在疑惑。

而久居深宫,自己批了个小佛堂念经的老太妃,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同意,或不同意。

这是一个问题!

老太妃缓缓转动了一下手中的佛珠,看着眼前的佛像,叹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了,兜兜转转,还是这个,这就是命啊!

“阿香,去传我的话,本宫明日要见见这相府的嫡女。”

“是,太妃娘娘。”

与此同时,齐府那沈梦的院子里,又是摔了一波的摆件。

“这个贱人,为什么,为什么她就那么好命?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连流言都向着她,这个贱人…….”

沈梦躲在屋子里咒骂着,然而这一次,屋外的丫鬟却不是面无表情了。

沈梦的两个丫鬟战战兢兢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声都不敢出。

谁能想到,今日齐二爷会这么早的回来?

这以前夫人发疯,齐二爷可是不知道的,今日却撞了个正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