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四十四章 麝兰花香

第五百四十四章麝兰花香

绿云进屋,行礼过后就赶紧向楚念柒汇报道:“小姐,奴婢把王妃昨日穿的衣服拿来了。”

听到这话,本来还有些义愤填膺的滢珠眼神闪了闪。

林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绿云:“回王妃娘娘的话,奴婢奉小姐之命,去找王妃昨日穿的衣服。到了洗衣房,滢珠非说已经洗过了。可是奴婢翻找一番,却在盆子底下发现了这件衣服。衣服分明还没开始洗,她却说洗过了,奴婢觉得她很可疑,便把她带了过来。”

楚念柒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光,绿云这人心思细腻,办事妥帖稳重,让她去办这件事果然没错。

滢珠一看绿云这样说,赶紧解释道:“奴婢只是忘了这件衣服洗过了,并不知道绿云姐姐是要拿这件衣服来向姑娘交差的。请王妃娘娘恕罪,请姑娘恕罪啊!”

“你真的只是忘了嘛?那你着急什么?”楚念柒问道。

“奴婢,奴婢是怕绿云姐姐会向王妃娘娘告状,说奴婢偷懒,奴婢害怕会受责罚,才会着急的。”

楚念柒看着她不说话。

这个借口看似有道理,但实在不高明。

现在才刚清晨,时候还早,她就把衣服收走去洗了,这已经很积极了。

要知道,她是只洗林氏一个人的衣服的。

工作量也没有那么大,她这么早就把衣服收走,完全算得上是勤快。

而且,她娘入王府门这么久,除了言语敲打几个奴才之外,根本没有罚过人。这已经算得上是随和,她有什么理由怀疑,因为这点儿小事儿,她娘会罚她?

这是一个明显有问题,企图以小聪明脱身,但手段却不怎么高明的女人。

楚念柒不再管她,接过林氏的衣服。

滢珠瞬间有些慌乱,但立刻又镇定下来。

楚念柒余光一直看着她的反应,这么一看,更觉得她不寻常。

宁王看着楚念柒找来一件衣服调查,更觉其中有些阴谋。

“念儿,这件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嗯,这上面,有一股麝兰花的味道。”

宁王诧异,他知道麝香是什么,但是麝兰花又是什么?难道和麝香一种作用吗?

未等宁王问,楚念柒解释道:“麝兰花是一种南疆的花,这种花制作的香料,配合安胎药一起,就是催命的堕胎药。用这种方式堕胎,神不知鬼不觉,只像动了胎气没保住小产一般。但实际上,一旦因此流产,妇人这辈子再不可能有孩子。”

楚念柒因为疲累,解释起来毫无感情波澜。

但这种平铺直叙的方式,听起来更让人背后发凉。

宁王听罢,背后冷汗都出来了。

“歹毒,太歹毒了!一定要查不出来,本王非要扒了他们的皮!”

林氏也是一阵后怕,若不是楚念柒出手急时,她不仅这个孩子保不住,以后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生不出王府的继承人,就算宁王不纳妾,不再娶,他们也会被别人的唾沫星子淹死。

即便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宁王过继其他宗室的儿子,那老太妃呢?

儿子因为她的存在,忤逆她那么多年。

现在因为她的缘故,竟然断子绝孙。

老太妃就是再好的脾性,也得气死吧!

如果郭太妃是赵老太太那样的人,林氏也就不在乎她了。可她偏偏是个明事理又通透的老太太,对楚念柒也没有偏见,还格外疼爱。

林氏怎么忍心那样看到她到那样的地步?

最后的结果,要么林氏窝窝囊囊忍受宁王纳妾。要么坚决霸着宁王,跟郭太妃心生嫌隙。

不管是哪一种境况,这辈子,恐怕都得呕死。

这背后之人,可真是歹毒,什么情况都算计到了,一点后路都不她留。

可惜,出了楚念柒这样一个变数。

背后之人大概万万想不到,林氏身边竟然有人认识这种毒,还救了林氏。

楚念柒也是无限感慨,她以前只是在王神医给她的南疆奇毒手札中看过这种记载。

当时还觉得这种毒真奇特,只要不认识这种毒,几乎就是无往不利的下毒利器啊!后院女人搞垮对手的宅斗佳选!

初初给林氏把脉的时候,她是真没想到这种情况。

她想,若是继续按着府医开的那个普通的保胎药喝下去,一定不会反应这么大。最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掉了胎,林氏也失去了生育能力,下手之人遥逍法外。

幸好她给林氏用了空间里的药材,那些药材药性强烈,也就让林氏有了更大的反应,这才察觉到其中的异样。

一切都是巧合,却也那么幸运。

“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昨天胖胖扑到我娘身上,也不是意外。现在去查,估计猫身上也会有这种味道的。”

这种毒,虽然秒在下毒方式的奇特,但是香味儿也经久不散。

要是下到动物身上,可以借口是小动物在花园上蹭到的。

麝兰花的味道就像是许多花香杂糅在一起的,但是其中又夹在着一丝丝腥味儿。

楚念柒也是因为它跟安胎药相冲的特性确定的,要是单独闻,恐怕也不会想到。

大夏京城海鲜难得,人吃鲜鱼都很少,更别提猫了。

胖胖的猫粮都是楚念柒教人特制的,肯定没有腥味儿。

所以,如果胖胖的身上有这种味道,那肯定是被人下了药。

很快,就有人出去找胖胖。不到一刻钟,宁王身边的小厮就把胖胖抱了过来。

胖胖大概是很不舒服,被人抱着也很不安分。

楚念柒走过去一闻,跟林氏身上衣服的味道一样。

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明确了。

就是有人在胖胖身上下药,让它往林氏的身上扑。然后借着安胎药的名义,使得林氏掉胎。

宁王怒不可遏,阴冷着脸道:“查,把跟这件事有关的人,都给我查出来。”

因为有夏千俞提前说出来的事情,刘嬷嬷和她侄女就成了重点检查人员。

昨日管理花园的奴才,也被重点排查对象。

正院的事情,没有传到外面。

等宁王的暗卫按院子排查的时候,刘嬷嬷还自鸣得意的喝着茶,吃着点心。那派头,比主子也不差什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