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二十七章 刘嬷嬷

第五百二十七章刘嬷嬷

宁王虽然平时看着不靠谱儿,一遇到林氏就变成了作精恋爱脑。但是涉及到林氏安危这样的大事,他又会立刻变得冷酷严谨,绝不手软。

这种精神分裂般的不同,大概是大夏皇室男人的特质吧!

有暗卫插手,事情倒是调查的很顺利。

王府厨房一个管事嬷嬷,收了沈梦给的银票,答应借她厨房用一刻钟,说是给她们主子煮茶喝。

而这个主子,自然是带着沈梦进来的宁远伯夫人。

就是趁着这个功夫,沈梦向合卺酒里下了毒。

那厨房的管事嬷嬷没想到只是贪了一点儿小便宜,就差点儿酿成大祸。一想到,王爷和新王妃若是挂了,事情最终还查到了自己头上,她整个人都吓瘫了。一点儿隐瞒都没有,倒豆子一般,什么都说了。

宁王听着暗卫报来的关于今日宁远伯在前院喜宴上大闹的事情,眸子一闪。

呵,这大概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谋害行动吧!

一家三口齐上阵,为沈梦的下毒的事情遮掩。

沈家可真是培养了一家好狗!

娘的,老子成个亲容易吗?

一个个的,成亲前万般阻止泼脏水,新婚宴上还来下毒。

要不是把他们都铲除了,是不是他成亲以后还得受他们的惦记?

这么想着,宁王整个人都不好了。

“既然他们这么愿意来王府,就给本王好好招待他们。等到明日,再给给皇兄送一份儿大礼。”

沈家本就因为沈贵妃的事情处在风口浪尖,此时正是低调时候。偏偏出了沈梦这样一个变数,想必,皇兄肯定喜欢这个礼物。

这么想着,宁王心里才稍微好受一点儿。

既然沈家没教好女儿,那就让朝廷帮他沈家教!

而在前院被虐的死去活来的宁远伯父子,还不知道,这一波风雨摧残之后,还得迎来更大的风暴。

宁王去处理了那边的事情,这边奶嬷嬷的事情自然就是林氏掌管了。

这位宁王的奶娘,王府的总管大嬷嬷,姓刘。

宁王不止有一个奶嬷嬷,另外两个都是给了一笔钱,置办了宅院,让她们去荣养了。

而眼前这个刘嬷嬷,却不想离开宁王。没接受那些钱和宅院,自己选择了留在王府。

宁王府那时内院确实没有什么人管着,她能来,宁王倒也算是放心。

王爷高看她一眼,她又有奶过王爷的情分,所以,王府的人都敬着她。这些年来,刘嬷嬷在王府待的也算自在优越。

但是这人,上面若是没有人压制,终日被人捧着,若再加上心志不坚,恐怕没多久就会飘了。

这位奶娘审时度势,可以放弃一笔不菲的钱财,来王府谋前程,自然不是心智愚蠢之人。

但是架不住这个被捧的时间太长了,谁能想到王爷找媳妇儿,一找十几年啊?

经历了十多年内院一把手的时光,一直被人敬着捧着,上面从没有人压制,这位刘嬷嬷早把自己当成王府内院的隐形女主子了。

她一直觉得,就算是新王妃来,也得看她的脸色。更何况,这个王妃又是个和离过的。

自身底气不足,势必要讨好她,才能从她手里接管权力,主持中馈。

本来,她想给新王妃一个下马威的。

但是,一想到自己想把侄女给王爷做妾的事情,可能还得要王妃点头,她便又收敛了一些。

这下马威给的不那么明显,都下在了红雀的面子上。

可惜,这红雀是个马大哈,根本没以为那是在刻意为难她。她是真的以为她们初来乍到,刚来王府,那些下人不认识她们呢!

因此,她也就没有跟林氏汇报这件事。

林氏不知道这事儿,自然就不知道这位奶嬷嬷真实的心思。

她以为这个刘嬷嬷,不过是一个贪功冒进,想要在主子面前表现一番的奴才。于是,便没把她当回事儿。

直接询问了红雀和小婵,抓住沈梦过程的始末。

得知主要是小婵的功劳,林氏直接赏赐了小婵一些首饰,然后又给她调了新职位。

“既然你泼的一手好水,就留在我的院子,给我浇花吧!”

小婵激动极了,大声道:“是,王妃娘娘,奴婢记住了。”

当年,她就是因为往王妃的画像上泼了一盏茶,才被调去了花园浇花。

今天,就是因为她在花园当值,才帮王妃抓住了刺客!

所以,只是因为一盏茶、一桶水,她就和王妃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果然,红雀小妹子说的对,她就是个水命!

这边得了赏,那边却没有罚。

今日是大喜日子,林氏懒得跟她们计较。

惩罚重了不吉利,那点儿小事儿也不值当。惩罚轻了,她们会以为她这个王妃绵软,不当回事儿。

但这种风气若不遏制,以后非得乌烟瘴气。索性,直接敲打一番,让她们时刻警醒也好。

“今日是王府的大喜日子,惩罚你们不吉利,便免了。但下次再是干活出力的时候找不到人,事后马后炮,就别怪本王妃新账旧账一起算。”

刘嬷嬷涨红了脸,她是没想到,王妃竟然这么下她的脸面,一点儿都没给她留情面。

她是不知道她是谁吗?

还是脑子缺根弦?

刘嬷嬷自视甚高,这么多年来在王府内院只手遮天,如今被新王妃下了脸面,再精明的脑子,如今也秀逗了。

那曾经当奴才时不值一提的自尊,如今蹭蹭加厚,厚到不知天高地厚了。

听到林氏的敲打,脸上立刻浮现不忿之色。

倒是她身后的丫鬟们,有些羞愧的红了脸,有些吓得低了头。

林氏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挥挥手让她们退下了。

“念儿,你再看看,这房间里,还有别的地方有毒吗?”

楚念柒又仔细检查了一下,道:“娘,放心吧,这回没有了。”

林氏这才安下了心。

宁王理清了一切,再去前院的时候,夏侯氏的男人们,祸害宁远伯父子都祸害累了。

一个个的瘫在地上,自家小厮侍卫在一边伺候着。

而那对倒霉蛋父子,孤零零的躺在前院中央。

至于那些小厮和侍卫,呵呵,看到那些夏侯氏男人的疯样儿,他们都有多远走多远,哪里凉快上哪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