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四十三章 安胎药是催命符

第五百四十三章安胎药是催命符

第二日是休沐日,楚念柒不上学,夏千俞也不用去刑部办公。

天亮之前,夏千俞回了自己在王府的院子。

两个人吃过早饭后,便去给林氏请安。

二人本是因着昨日不小心听到的事情,然后去看宁王的热闹的,却没想到,林氏昨日竟然动了胎气。

这么一想,昨日的事情就有些意思了。

楚念柒给夏千俞使了个眼色,夏千俞便把宁王拽走,私下里告诉了他昨天晚上他听到的话。

而楚念柒,则是坐到一边,重新给林氏把脉。

林氏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让女儿给怀孕的母亲把脉莫名羞耻。

楚念柒倒是没啥感觉,天下病人一般需要治。

“娘,你昨日是喝了安胎药吗?”楚念柒有些疑惑。

“对啊,有什么不妥吗?”林氏有些紧张。

楚念柒没有说话,林氏这脉相,怎么还有些先兆流产的迹象呢?

按理说,喝了安胎药,应该是抑制住了的啊。但是从脉相上看,林氏并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是愈演愈烈。

难道有人在安胎药里下药?

楚念柒有些警醒,正好这一顿的安胎药熬好了端了上来。

楚念柒接过来,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还是没有察觉到异样。

林氏看过分谨慎的楚念柒,笑了:“念儿,你太紧张了,娘没事,昨天就已经喝过了,身上也没什么不痛快的地方。”

“娘,保险点儿比较好。”

这个时候,宁王进屋了,阴沉着脸,活像别人欠了他八百两银子。

“你怎么了?”林氏问道。

宁王闷声道:“没事儿,就是差点儿被狗咬了。”

楚念柒:“……”行吧,这个比喻……很恰当。

宁王看向那碗安胎药,道:“这一碗就别喝了,念儿,你亲自给你娘抓一副安胎药喝吧!”

“好。”楚念柒应道。

林氏无奈摇头:“你们也太谨慎了吧!”

宁王坐到床边,搂着她道:“谨慎点儿好。”

楚念柒不打扰两位恩爱,拽着夏千俞出屋,亲自给她娘熬安胎药。

药材都是她从空间里找的,受灵气蕴养的药材,妥妥的好药。

熬出药汤来,药味都比刚才的安胎药更浓郁一些。

这回亲闺女端上来的药,总能让人放心了。

林氏毫无负担地喝了下去,众人也都放下了心。

这一次,总不会有小人趁机作祟了。

然而,一碗药下肚,还不到半刻钟,林氏竟然腹痛不止,把一家人都吓坏了。

“啊,我的肚子,快,快看看,我的孩子是不是…….”

宁王掀开被子一看,竟然见红了。

顿时,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楚念柒也懵了,怎么会这样?

这碗药,从头到尾,都只经过了她一人之手,不可能会有问题。

可一碗安胎药下肚,怎么成了堕胎药了呢?

等等,安胎药变堕胎药?

楚念柒瞬间,脑子一片清明,终于知道了问题的症结。

“昨日我娘出去穿的衣服呢?在哪里?”楚念柒急急问道。

绿云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一般,赶紧回道:“刚刚院子里的滢珠过来,把脏衣服都收走了。”

滢珠是正院里专门给主子们洗衣服的三等丫鬟。

“快去,赶紧把我娘昨天的衣服找回来。”

楚念柒得确认一下是不是那种情况,才好下手给林氏治疗。

眼下这种情况,楚念柒也不敢随便给林氏吃药。而最合适的保胎药成了催命符,她更不敢轻易给她吃。

宁王抱着林氏,心疼地直咧嘴。

这个时候,他除了给林氏擦汗,什么也做不了。

“夕儿,夕儿……”

林氏疼已经说不出话来,明显能感觉到什么要从自己的身体里流逝。

楚念柒情急之下,灵光一闪。

以前虽然没有尝试过,但是现在情况紧急,只能试一试,也许还能挽救她的弟弟妹妹。

这么想着,她便伸出手,放在林氏的腹部。

凝神引力,一股柔和的灵力婉转进入林氏的腹内。

林氏只觉得腹部有股温温暖暖的力量涌进,疼痛瞬间一轻。

而反观楚念柒,因为第一次为别人身体里引灵,没有经验,又精神力高度集中,此时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夏千俞在一边看的焦急,他想制止又怕害了楚念柒,只得同样加入束手无策的行列里。

一刻钟后,楚念柒缓缓放下了输送灵力的手。

此时的她,已经精疲力竭。夏千俞赶紧上前搂住她,免得她摔倒。

“念儿,你怎么样?”夏千俞急急问道。

“没事儿,我就是有点儿累。娘,你好点儿了吗?”楚念柒虚弱地问道。

林氏现在已经好多了,不用别人诊脉,她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个孩子是保住了。

而且,很奇妙的是,她竟然觉得她跟孩子之间的那种心灵感应都增强了。

“我没事儿了,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林氏担忧道。

她很怕女儿为了救她,伤了自己的身子。

“娘,我没事,休息一会儿时间就好了。”

其实她得休息很久,才能修复自身的灵力。好在她有空间,倒是方便好多。

妻女都没事儿了,宁王这时才有空想一想这其中的蹊跷。

“这药是念儿配置的,绝对不可能有问题,但为何喝了之后,会是这样的效果?念儿,你煎药的时候,有没有人故意把你叫走?”

“没有,我想,等绿云姐姐回来,我们就知道原因了。”

楚念柒这么一说,显然是已经有了线索,其他人也不再吱声。

宁王想到刚刚夏千俞告诉他的事情,眼中不自觉涌上了一层阴郁。

该死的,这是把他的妻女都算计到了。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

“绿云姐姐,你怎么这样啊?滢珠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仗势欺人?就算你是王妃身边的大丫鬟,也不能这么蛮横霸道啊!”

绿云没有理她的叫嚣,指使着人架着她往正院走去,手上还抱着一件衣服。

楚念柒在夏千俞的怀中睁开了眼睛,挣扎起身。

不管怎么样,今儿她得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