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危险

第二百二十九章危险

京城,齐府。

后院的钟宁院,依旧奢华美丽,精巧绝伦。

住在院中的女人,面庞依旧美丽,气色却不似原来的张扬肆意、盛气凌人。

此时,沈梦捧着一盏茶,歪在榻上,听着嬷嬷的回话。

“夫人,那边把钱退给咱们了,说是,说是那宿主身边有高人相助,未能得逞。若要下次再出手,恐怕,恐怕要翻三倍。”

“什么?三倍?”沈梦面色有些狰狞地望向嬷嬷。

嬷嬷头上的冷汗都要下来了,硬着头皮道:“是,是的,那边是这么说的。”

“啪――”沈梦摔了手中的杯子,气得胸口起伏。

“那个贱人,她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为什么这个时候,身边还有高人相助?她为什么不死呢?为什么……”

眼见着夫人又有些魔怔,嬷嬷吓得赶紧降低自身的存在感。

她是把沈梦从小带大的奶嬷嬷,自是清楚沈梦的性子。

这么多年,沈梦好多阴私事情都是她去动手做的。

自是知道,那位当年名动京城、风华绝代的林家嫡女,是沈梦的心头刺、眼中钉。

本以为十多年前就死的人,如今不仅没死,还活的好好的,她自是受不了。

三番两次的派人去暗杀,竟然都失了手,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嬷嬷知道,这一次,沈梦为了能让林家那位嫡女死无葬身之地,下了多大的手笔。

齐府的公中她不能动,但是她自己的大半的嫁妆都赔进去了。

那些江湖势力,请他们出手,也不是简单的,自是花费高昂。

沈梦也不是沈家唯一的嫡女,上面还有一个当了贵妃的姐姐。沈家当年为了相助贵妃,让她在后宫好过些,自是给她带去了很多东西。

而到了沈梦这里,陪嫁就没有那么多了,也就稍稍比那京城世家的嫡女多一点。

毕竟,沈家这一脉,少爷小姐可不少。

奶嬷嬷想着这些事情,就听见头顶传来沈梦孤注一掷的声音。

“去,卖两个铺子,再把我的私库里的古玩字画瓷器什么的,都卖一部分出去。我要再一次下单,我就不信,这一次,她还能躲过去。”

奶嬷嬷心里咯噔一下,要是再变卖嫁妆,沈梦在齐家的倚仗可就少了啊。

何况,还有少爷和两个小姐没长大呢!日后他们娶妻嫁人,难道沈梦还不贴补?到时候,没了嫁妆可怎么办?

奶嬷嬷还想再劝劝,可是抬头看见沈梦那阴狠的神情,当即吓得闭紧了嘴巴。

算了,个人有个人的活法。

奶嬷嬷刚要下去,想起一件事,又对沈梦道:“夫人,听盯着后院的小丫鬟说,二爷……已经连续一个多月宿在那个贱蹄子屋里了。夫人若不警醒着,恐怕,恐怕那小贱蹄子又要作妖。”

“哼,有什么稀罕的,他愿意去就去,左右不过一个贱婢。”

看沈梦那不在乎的样子,奶嬷嬷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

………………………….

被人惦记着的林夕儿,还被女儿和小女婿好好的保护着。

一行人,从冀州府的承县出发,一路向西南而去。五日之后,终于到达锦州府的边界。

这一路走来,柳月山庄众人与林氏一行人的关系更加亲密,已经算得上是知交好友。

柳无常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古朴的城门道:“路过那个镇子,咱们就快到了柳月山庄的地盘。咱们今天先在此修整一番,然后明日一早再出发。”

“好,都听柳大哥的,这一路,麻烦柳大哥了。”方山客气道。

“方兄弟,你还跟我这么客气。你们对我们柳月山庄的可是有救命之恩的,这点子小事儿,可千万别客气了。”

“哈哈,好。”

楚念柒坐在马车里,掀开车帘,看着这一路的风光。

此时,已经三月中旬了。

春回大地,绿意盎然。

路过的农田,大多数已经播种了。

越往南走,气候越暖。

但楚念柒总觉得,今天的天气,好似更热了一些。

到了镇子上,柳无常直接找了一个客栈。

这也是柳月山庄的产业,一行人直接住进去,包下了客栈的大半客房。

客栈掌柜的是个亲切和蔼的人,非常热情的招待了林氏一行人。

等众人修整一晚之后,第二天早起,就开始往柳月山庄赶去。

这个镇子是几大县城的必经之地,往西南而去,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路是通往清苑县,一条路通往濯风县。

这听起来没什么特殊的,但若是知道柳月山庄在清苑县,而医仙阁在濯风县,那事情必定就有些不寻常。

与江湖上不知大本营处在哪里的刺客势力雨花阁不同,这两个都是明面上比较正统的门派。

得知他们大本营在哪里,也不是很稀奇。

众人一路向前,在走到清苑县和濯风县岔路口的时候,柳无常等人终于发现了异常。

“这林子太静了。”柳无常拦住还要向前走的柳如风等人。

后面车厢里,听着张大夫唠叨的王神医撇嘴,这警觉性,也太差了。

就在这时,道路两边突然冲出来许多身穿白衣的人,他们的衣领处都绣着一株水仙花。

柳月山庄等人,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为首的几人,恰好认识。

正是那日在承县与柳月山庄发生冲突的江芙雪等人,并且还跟着两个中年人。

看那两个中年人的样子,就知道武功肯定不弱。步伐稳健,落地无声,在所有医仙阁弟子之上。

柳无常面色大惊,失声道:“千毒手!”

“呵呵,柳大侠记性不错,还记着在下。”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阴柔的中年男人,头发不羁的散着,两鬓还有些白发。

“阁下打伤我柳月山庄数名弟子,更是以成名绝技害的我庄一名弟子差点丧命,我怎能忘记?”柳无常带着恨意道。

这话一出,千毒手注意到的却不是柳无常的恨意,而是他那句“差点”。

怎么会是差点儿,难道不应该是死了吗?

千毒手固然是他的成名绝技,但是也不能随便动手就来一掌。

运功打伤别人的时候,对自己也是一种损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