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章 弹劾

第四百章弹劾

夏千俞现在虽然官职低微,不能上朝,但是不妨碍别人弹劾他。

皇帝最近心情老好了,自从太子儿子找回来,他觉得肩膀上的大石头就去了一大半。

只是没想到,他才高兴几天啊,怎么老是有人上前找不痛快?

听着下面站着的方御史弹劾夏千俞,说他猖狂嚣张,以武力压人,逼迫着户部官员给他办事,目无法纪……

皇上的眉头简直能夹死一只苍蝇。

耐着性子,听他放完了一大堆无用屁,皇上好脾气道:“这件事来龙去脉到底是何,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这样子,显然是不肯相信方御史的一面之词了。

方御史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在御史这个职业上已经是资历深厚的老人了。

他的职业特性,再加上文人特有的清高孤傲,两相结合,造就了他如茅坑里的石头一般又臭又硬的臭脾气。

皇上是明君,辛苦了一辈子,劳累了一辈子,兢兢业业,不求流芳百世,但也想青史留名的。

可不能叫这个胡搅蛮缠的棒槌,坏了他明君的名声。

所以,一般情况下,能不惹他就不惹他。

偶尔气急眼了,就在心里安慰自己,反正这个老家伙也没几年好活了,就让让他吧。

结果,让了他十多年,他娘的他还活蹦乱跳的活跃在大夏朝堂上,位列最老朝臣那一列,屹立不倒。

好在这个老家伙就是脾气又急又硬了一些,倒是不结党营私,跟其他人乱掺和。

不然,他再是明君,也不想留他了。

方御史听到这话,有些不开心,他可是两朝元老,对当今皇上忠心耿耿啊,皇上不快点处置了那夏俞,还怀疑什么呢?

大夏若是被小官还这么猖狂,朝堂岂不是乱了?

听到皇上的问话,有几个户部的官员也都跳出来,纷纷附和方御史的说法。话里话外都是夏俞嚣张跋扈,强迫户部官员办事的意思。

皇帝眉头皱的死紧,底下的官员都以为皇上这是发怒了。

只有站在一边的高公公一脸的高深莫测,对着那几位大说特说状元郎坏话的人拘了一把同情泪:唉,他就静静看他们作死。

作到太子殿下头上,看他们怎么全身而退。

反正这大夏朝堂,国之蛀虫也太多了,正好找个由头清一清。

高公公心里腹诽着同情,已经为江山社稷着想的大义凛然,然那眼角眉梢,掩都掩饰不住的,是幸灾乐祸,是迫不及待看热闹的兴奋与激动。

听完了几个官员的阐述,皇帝皱着眉头道:“宣夏俞上朝。”

金銮殿外立马有太监高喊:“宣夏俞上朝。”

接着,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太监高喊,然后午门外的侍卫就领命去宣夏千俞了。

此时的夏千俞,正刚刚送小媳妇儿上学回来。

刚到刑部,就已经有侍卫在那里等着了。

看到他回来,刑部一个小官马上走过去,悄声对他道:“哎,小夏兄弟,你最近有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啊?”

夏千俞面无表情看向他:“…..”若是以世俗的眼光论,他天天都在干出格的事情。

那小官莫名其妙地竟然看懂了他眼中的意味,心中大急:“就知道你个臭小子不安分,现在御史都把你弹劾到皇帝面前了。你到底干了什么?你自己兜着点儿,皇上派人来请你了,你赶紧想好怎么回话。”

夏千俞心里冷笑:“呵呵,那是他老子,他怕什么?”

那侍卫有些不耐地走过来,对着夏千俞道:“皇上有令,宣刑部清吏司夏俞觐见。夏大人,请跟我们走吧,皇上和诸位大人还在金銮殿上等着呢!”

夏千俞没有理他,直接转身就走了。

这嚣张的态度,看得那侍卫也是心头一堵,很是生气。不过,在后来得知夏千俞的真实身份后,吓得只盼着夏千俞想不起来他。

当然这都是后话,眼下,这位侍卫还是很生气的。那小官,也是颇为担忧。

金銮殿上那些大人,可不像他们这群在外跑的好说话,一个个可是威严的很。

也不知道,夏俞这回能不能顺利渡过。

整个金銮殿的人又对别的事情进行了讨论一番,直到过了两刻钟后,夏千俞才姗姗来迟。

他一来,那方御史就率先发难。

“呵,夏清吏司真是好大的派头,皇上派人请你都这么磨磨蹭蹭。”

夏千俞斜过去一记轻蔑的刀子眼,随口道:“方大人好严的规矩,皇上还没开口,你就率先责问上了。”

方御史脸色一变,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他抬头看向皇上,果然见皇上铁青了脸色,不由得心里咯噔一声。

“皇上,请皇上恕罪,老臣也是气急了,才失了分寸。”

皇上:“嗯,方御史退下吧,以后注意,下不为例。”老东西,老子的儿子老子自己还不舍得责问呢!你就狗拿耗子先来装相了,真是多余!

皇上在心里骂了方御史一通,感觉气顺了,才对着夏千俞道:“夏爱卿,方御史弹劾你,以武压人,强迫户部官员办事,可有此事?”

夏千俞往户部官员站着的方向一看,就猜测到了怎么回事。

他面上恭敬地对皇上行礼,躬身问道:“启禀陛下,微臣可否问这几位大人几个问题?”

皇上:“……”也就是需要装模作样的时候,他才能在这个儿子身上看到尊敬。

“准了。”

夏千俞于是对着那几个官员道:“请问几位大人,我购买土地可有花银钱?”

其中一个户部官员道:“花,花了。”

夏千俞:“请问几位大人,那我花的银钱可是低于大夏律法规定的土地价格标准?”

那官员有些哆嗦地回道:“没,没有。”

夏千俞:“那请问,那些土地是有主儿的?”

那官员已经明白夏千俞此举的意义了,十分不想回答,但是不得不回答,冷汗直冒:“没,没有。”

夏千俞接着道:“那请问几位大人,我既是按着大夏律法规定的价格购买的无主土地,合情合理合法,怎么就成了错事,怎么就要遭到御史大人的弹劾了呢?难不成,这大夏的土地买卖都成了户部官员的私产?买卖如何,不是合理合法即可操作,还得看办事大人的心情好坏?看你顺眼就卖你土地,看你不顺眼,就联合御史大人弹劾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