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零八章 坎坷寻“妻”的宁王殿下(二)

第二百零八章坎坷寻“妻”的宁王殿下(二)

宁王在宅子里休息了两天,那种精神和身体上碾压过来的双重疲惫才得以缓解。

虽然林夕儿的线索断了,可是他还是想在她生活过的地方转一转。

这两天他想了很多。

夕儿为什么又走了?

听暗卫探查回来的消息是,夕儿等人是自己主动走的,不是被挟持。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女子带着孩子,拖家带口的离开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呢?

如果不是生死存亡的大事,他真的想不到别的了,总不能是游玩儿吧!

不得不说,宁王殿下真相了。

林氏等人离开此地出走的主要原因,可不就是想要游历一番吗!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的。

听说,夕儿已经和离了,与她那个前夫。

真是太好了,和离了就说明夕儿不喜欢他了。

他原来还在想,要是夕儿被那男人不小心迷惑,一时犯错,稍微的喜欢上他可怎么办。

他当然是想弄死他,没有第二条路。

可是,万一夕儿中毒太深,被他迷惑,怪罪自己怎么办?

他不能容忍别的男人再霸占着夕儿,又舍不得夕儿伤心难过分毫。

幸好那个死男人自知自己配不上夕儿,乖乖的早早退位让贤,不然,他一定使出十八般武艺,挤走他,让他尝尝什么叫作下堂夫。

哎呀,什么下堂不下堂的,他怎么感觉他这个思维有些不对呢!

算了,不管了,出去转一圈再说。

宁王这么多年来,已经被林夕儿折磨的思维变态了。估计给他一个林夕儿,让他做外室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宁王在镇子上转悠着,走过她走过的路,感受着她吹过的风。

直到看到“楚记粮铺”四个大字,宁王的眼睛都红了。

这么多年,他终于真实的靠近了她一次。

虽然,他还没能见到她,可是知道她平安活着的消息,就是他最大的安慰。

等着,他一定能找到她。

只要她活着,他就能找到她。

只要他还能动,就算七老八十,也要找到她,与她共白首。

天涯海角也好,黄泉碧落也罢,他这一生,只爱她一人。

就在宁王对着“楚记粮铺”的牌匾陷入深思的时候,身边走来一个人。

“唉,你也是盼着楚记粮铺开门来买粮食的吗?”

宁王回神,看着这个穿着还算不错的男人。

“嗯。”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哎呀,这粮食铺子关了,你说咱们可咋办啊?就每天去县衙买的那一点儿粮食,哪够这么多人吃啊。还得天天排队去买,太麻烦了。”

宁王:“……”

“兄弟呀,听你口音像是外地人,我跟你讲,这楚记粮铺的粮食可好吃了。又便宜,品质又好。可惜,他们关门了。哎,我真后悔,原来没有多买一些。”

“他们的粮食很好吗?”

“对啊,特别好,是咱们东阳镇的这个。”男人竖起了大拇指。

宁王听到男人的夸奖,莫名地涌起一股自豪感,虽然这个铺子实际上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为什么不多买点儿存着?”

“唉,这不是因为我家里的母老虎嘛,她跟这个铺子的东家不和。所以,连带着粮食也不让我们来这家买。我还是趁着她回娘家的时候,买回来尝个鲜的。”

宁王皱了皱眉,是谁,跟夕儿不对付。看来,他得好好问问了。

“听说这个楚记粮铺的东家是个非常温柔善良、善解人意、优雅大方、倾国倾城、菩萨心肠……的人,你的夫人怎么会跟人家不和?”

男人:“……”不是,你少夸两个词我还是能跟你愉快的交流的。

男人看他的眼神变了,那表情,就像在鄙视一个登徒浪子。

“呵,怪不得你看着铺子眼神不对劲儿啊,原来你也是这个东家的爱慕者之一啊!”

“怎么,这位东家有很多爱慕者吗?也是了,她那么完美,有追求者很正常。”

男人:“…….”不是,我说你是不是魔障了?

“你说她倾国倾城、优雅大方我认了,说她有仁善之心我也承认,可是这位东家根本就不温柔好吗?我见过她很多次,就没见她笑过。一直冷着一张脸,虽然冷着脸也很美了。但是,她手段可是雷厉风行着呢!她夫君偏疼小妾和小妾生的孩子,她就直接带着女儿跟夫君和离了,连举人娘子都不要当了。”

宁王大怒,什么?那个死男人娶了她之后不疼宠她,竟然还敢纳妾,纳妾之后还偏宠小妾!!!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举人算什么?

只要夕儿回来,宁王府的正妃之位洗干净了就在那里摆着。

他这个宁王愿意追着求着,永不纳妾,后院干干净净的等她归来。

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瘪三儿,他一定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有眼无珠。

他要好好感谢感谢这个瞎了眼睛的傻子。

此时的宁王心情是复杂的,他既心疼夕儿曾经受过的委屈,又庆幸,她离开了那个给她受委屈的男人。

她受过委屈,更会知道他的好。

不会像从前那样,对他冷言冷语,最后甚至还要悔婚。

宁王压下心中的复杂,对着这个有些不太聪明的男人道:“这些事情应该都是秘辛啊,你怎么会知道?”而且,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八卦?

“哎呦,这算什么秘辛?我夫人天天在我耳边念叨她弟弟弟媳,我听都听腻了。”

“什么?弟弟弟媳?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哦,就是这个楚记粮铺的东家,就是我小舅子原来的媳妇,我小舅子,就是跟她和离了的那个举人。他们现在都在我家住着呢!一大家子,唉,天天吃饭都是个问题,可是他们还不回去。”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楚满香的夫君,田志光。

楚吴氏一家子从河下村逃离之后,就来到了镇上投奔女儿。

镇上很多富户都走了,但是田家家业不算大又不算小,现在又没人愿意买这些铺子,他们舍不得家业,就在这里熬着。

索性,辽北大觉守城有望,不会发生什么重大的战乱。

可是河下村那边,离着匈奴人的边境很近,又发生过匈奴人闯过来的事情,楚吴氏等人不敢回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