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十一章 有娘生没娘养

第二十一章有娘生没娘养

这一顿晌午饭,在楚家人内心的千呼万唤中出来,终于被搬上了饭桌。

林氏把自家要吃的和楚家人要吃的分了出来,一边一半,但是鸡蛋是没有他们的。

林氏让二房人跟自家去西厢房吃,毕竟他们是帮忙的,本来也打算让楚子安和楚子平来的。但楚子安非要和楚家人一块吃,弄得楚吴氏脸色不太好看。

多一个人吃,她就少吃了一份。虽然是孙子,可她是个自私的奶奶。

苏氏也有些不乐意,不过她不表现出来,而是笑呵呵地问楚子安:“四郎怎么非要在这边吃啊?是不是听人说了什么啊?”

“小娘说的什么话,四郎应该听谁说什么话啊?我想陪着奶奶吃饭也不行吗?为什么别的孙子可以啊!”楚子安抬起面无表情的小脸看着苏氏。

苏氏微扬的嘴角倏然一僵,随即柔和地说:“四郎真孝顺,和五郎六郎一样。”

这话说的,好像就她儿子是孝子的标杆楷模一样。

李氏听了撇撇嘴,但她没时间和她呛声,她忙着给自己的儿子抢食,苏氏的儿子都是狼,遇见好的吃食眼睛都冒绿光,她的金儿可比不过。

猪骨汤和猪大肠被搬上了桌子,楚吴氏赶紧拿碗盛了一碗浓香的大骨汤,骨汤入喉,划过食道,到了胃里都是暖洋洋的。

就是过年也没吃过这样的美味,楚吴氏不由得喟叹出声。

喝了一碗骨头汤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这只有两盆菜和汤,那饭食呢?她明明看见林氏还捞了香白的大米饭啊!那可是干饭,不是粥。

急忙叫住端着最后几个馒头路过的林氏,道:“林氏,那白米饭呢?怎么还没端上来?”

林氏被楚吴氏的没脸没皮再次刷新了认知,把菜和汤分了一半还不够,竟然还要她的饭?楚家又不是没有饭?

林氏皱着眉看着楚吴氏说道:“饭不够一大家子吃的,那是我们吃的,娘已经拿了我们一半的菜和汤,连热几个黑馍馍还舍不得吗?”

“你――”

楚吴氏的话还没说完,苏氏就接口道:“姐姐别介意,娘是一时忘了,想借你几个干粮。”苏氏这话说的好听,说是借,但以楚吴氏的性格她十年都不再还的,难道她还天天因为几个馒头去追着楚吴氏的屁股后要吗?

无非是给占便宜扯了一个好听的名头罢了,林氏才不听她那个,直接道:“借不了,我们招待二哥二嫂还不够吃。”

“那几个赔钱货还用吃那么好?能吃多少?不过是不想给罢了。”楚吴氏念念叨叨,说话的声音还不小。

林氏一听她说赔钱货脸色一下就拉下来,当即冷着声音说:“今天吃饭早,娘有这功夫不如就着刚刚的火热几个馍馍,我这赔钱货吃的饭,与您老的胃口不和。”

说着便要端着馒头回屋,不想眼前突然一闪,大海碗里就少了两个馒头。

而不远处的五郎手里则拿着两个馒头得意地看着她:“哼,让你不给我饭,我抢。”

五郎这个行为不仅让林氏心下厌恶,连大房的人眉头都皱了,楚子富兄弟俩更是拧紧了眉头,满满的不认同。

楚兰儿心下鄙夷,认为五郎品行低下。

李氏虽也看不上,却心下担忧,这个五郎这么自私霸道,平时是不是也这么欺负自己的金儿。

而楚满仓只顾着喝眼前的汤,对眼前女人和孩子的闹剧,看都不看一眼,吃到嘴里才是正经。

林氏站在院中,看着眼前的孩子,心下烦闷却也不能如何,她一个大人不能跟孩子计较。但对于到现在都无动于衷的苏氏,她不会就这么让她置身事外。

她看向依然微笑着,仿佛一片岁月静好的苏氏道:“苏氏,你的儿子当了强盗你都不管管吗?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脸在那里笑?”

林氏的话说的不客气,苏氏立刻换上一副委屈的表情道:“姐姐,五郎还是个孩子,不过调皮淘气了些,姐姐不要见怪。”

林氏还想说什么,只见又一个小身影噌的一下飞过来,转瞬间,五郎手里的馒头又不见了,到了楚子安的手里。

五郎一看自己的馒头不见了,被楚子安抢走了,气得哇哇大叫,却不敢和楚子安硬碰硬。

楚子安把自己抢到的馒头递给林氏,道:“大娘,给。”

林氏本来想让楚子安自己吃吧,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别让孩子成为众矢之的,就接了过来。

苏氏心机再高,奈何一片慈母之心,看到五郎大哭,立刻坐不住了,道:“四郎,你这是做什么,怎么欺负弟弟?”

林氏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妹妹,四郎还是个孩子,不过调皮淘气了些,妹妹不要见怪。”

这话苏氏刚刚才说完,楚子安才八岁,当然是个孩子。楚家人都知道,林氏不待见苏氏,平时根本不叫她妹妹,倒是苏氏涎皮赖脸的追着叫人家姐姐。

此时,为了堵苏氏的话,连妹妹都喊出来了,不过是为了磕碜她罢了。

果然,听了这话的苏氏,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尤其是在听到楚兰儿的喷笑声后,更是青红交加,煞是好看。

但白莲花终究是白莲花,要是被三言两语就被打倒那就不是白莲花本花了。

只见苏氏迅速控制好了自己的表情,把五郎拉过来柔声教育:“娘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不要抢别人的东西,你都忘了吗?不要学别人,让人还以为你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呢?”

在楚家,谁都知道楚子安刚出生就死了亲娘,苏氏说这句话简直是在扎楚子安的心。

那小小少年霎时就红了眼,他不知道指桑骂槐这个词,但也清楚苏氏这句话是在映射自己,一时间攥紧了自己的小拳头。

在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时,一只温和的手抚在了他的头顶,他内心的暴躁仿佛也被抚平。

他没有抬头,但他知道,那是他的养母林氏。

只听林氏一贯的冷碴子似的开口:“你在说谁有娘生没娘养,四郎是我养大的,我就是他的娘。”

林氏不像苏氏说话那样绕弯子,喜欢打直拳。

而那边苏氏听到这话,仿佛震惊一般,吃惊地捂着自己的嘴:“姐姐,你,你这是承认自己抢别人的儿子养了,你这是把刘姐姐的儿子霸占到自己名下啊!”

林氏懒得看她那矫揉造作的演技和惺惺作态的模样,直接冷哼一声:“那也得分人,要是你的儿子死了娘,我可不见得会养。”

说完,直接拉着楚子安转身进了西厢房的门。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肯定不能把楚子安一个人留在那里吃饭了,不然孩子的心里说不定得多么难受。好歹是自己养大的孩子,即使后来这孩子莫名其妙地不吃自家饭了,可是那份亲近仍然在。

她当然舍不得自己孩子受委屈。

被留在原地的苏氏稍显尴尬,但现在不是尴尬的时候,楚家那些人看戏的时候也不忘了吃喝,她再不去就没得吃了。

这样想着便赶紧拉着五郎上桌吃饭,吃上美味的荤食,五郎也不叫喊了。

倒是站在一个小小角落里吃着小半碗的溜肥肠的楚莲儿眼里划过一缕暗芒,自己的娘亲再有心机,跟林氏直接对上就立马处了下风,自己的哥哥在楚子安面前也讨不到便宜。

林氏可以给她儿女提供这么好吃的汤肉,她的娘每天就知道绣花,哄婆婆哄丈夫。虽然也有好处可拿,但楚莲儿想要的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就像她稍微办点儿可怜,楚子富就帮她夹了小半碗的溜肥肠,不然以她的小手怎么够得到啊?

西厢房的林氏母女和二房一家子却没管楚家其他人的小心思。

堂屋里用小桌子小柜子拼成了一张简易的桌子,上面摆着金黄的鸡蛋,油亮的溜肥肠,浓香的大骨头萝卜汤,还摆着一小坛在村里人那里买的粗粮酒。

桌子边上坐着亲切的楚满囤、局促不安的方氏和明显兴奋的三个丫头,楚念柒让二房的人先吃,却没有人动筷子。

三个丫头和楚念柒说着话,众人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反正楚家一直都很闹腾。

直到林氏牵着面色不好的楚子安进来,楚念柒才发现异常。

她迈着小短腿儿过去,拉过楚子安的手,道:“哥哥快点儿来,咱们这边还有鸡蛋米饭可以吃,不去那边。”

楚子安看着妹妹软软的笑容,心中的那点子郁气不知不觉的消散了。

两家人终于凑齐,坐在简易的小桌子上,吃着丰盛的午餐。林氏拿起了筷子,二房的人才动手拿筷子。

楚满囤就一个人喝酒,林氏不好动手给他满酒,就让他一个人自饮自酌了。

看着眼前的饭菜,方氏不由得了红了红眼,她嫁进楚家十多年,今天吃的是最好的一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