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一十章 心灰意冷

第三百一十章心灰意冷

林正清是万万没想到啊,这其中还有他亲娘的手笔!

他还以为,赵丽娘是跟府外的人里应外合,来算计他,想要用这种方式安插到他身边的探子呢!

结果,就是两个愚蠢的女人想要找个好归宿,所使出的下作手段!

偏偏他还中招了。

可是想找好归宿,京城有的是,天下男人是死绝了吗?你抢别人夫君?啊?

林正清气得咆哮,那崩溃的模样把林老夫人姑侄吓坏了。

赵丽娘以前见的都是温柔宠溺的表哥,哪见过这么失控的表哥啊?

吓得躲在角落里发抖,一声都不敢吭。

惊吓之余,她难免怀疑,她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吧?她长得也是不差吧?

怎么林正清的表现,活像她玷污了他的清白啊?

她还没说什么呢?

黄花大闺女对上有妇之夫,怎么说,吃亏的也应该是她吧?

但是这话她可不敢说,林正清那杀人的眼神,无时不刻不在提醒她,她敢多放一个屁,林正清分分钟能掐死她。

但是,等林正清命人端来一碗避子汤的时候,她还是挣扎了。

不能啊,她得为自己的未来打算啊!

不能失了清白什么都没得到。

就看今天林正清这架势,不可能宠她。没了孩子,就算她成了他的妾室,她又有什么倚仗呢?

于是,她哭诉,她跪求。

老夫人甚至以死相逼,林正清都不肯后退。

只是猩红的眼睛看着老夫人,看的林老夫人发毛,诺诺不敢开口。

又是僵持的局面,这时,丞相夫人从娘家回来了。

林正清痛苦地不敢回头看她,他只觉得一辈子的幸福可能就此幻灭了。以后,她都不会再爱他。更可能,用那种厌恶的目光看着他。

一想到此,他心痛的呼吸都清了。

脊背佝偻下去的瞬间,他垂在左侧的手,被一人轻轻握住。

那是她的手,柔若无骨,温暖细腻,明明没什么力道,却给了他无尽的勇气。

他回头看她的瞬间,眼泪也掉了下来。

眼里的卑微和小心翼翼,让廖轻柔一下子心酸不已。

她的夫君啊,那个意气风发,陪她长大的少年,什么时候这样过啊?

一时间,她恨死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二人。

但是此时,她还得安抚她的夫君。

“夫君,答应她吧!”

一句话,让林正清泪流满面。

他闭着眼,咬着牙,不看他那血缘上的母亲。

拼命压制自己,才发出那一声轻若鸿毛的气音。

“好”。

明明外面阳光正好,春花繁盛,他却喘不过气来。

那是被孝道压下的,来自他母亲给与他的,耻辱!

谁也不知道,发出声音的瞬间,他喉咙一阵腥甜。

他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

回去之后,林正清就倒下了。

病倒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

醒来之后,看着衣不解带在床边照顾他的廖轻柔,他像一只大猫一样抱住了她。

蹭在她的脖颈间,只说了一句:“我以后,绝不再犯。”

廖轻柔摸了摸他的头发,感受着颈肩的湿润,眼角含泪的笑了,只轻轻柔柔地回道:“好啊!”不见苛责与怨怼。

难道夫君纳妾,她愿意吗?

当然不愿!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又能如何呢?

她虽读过书,学了不少的知识,并不是那只读《女戒》的女子。但她长在京城,看多了世家的后院。

有那样一个不省事儿的婆母,她能如何?

一顶孝道的帽子压下来,就是夫君气得吐血,不也得认了吗?

她要做的,是用自己的方式,守护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

林正清病好之后,用了一系列手段打压赵家,把赵家压的喘不过气来,大半的生意都没了。

后来想上京找林正清帮忙,才知道,正是人家林正清动的手。

身为他的亲舅家,当然不干。

呵,不干又能如何?

谁让你赵家不会教女儿?进了别人家,别人敬着你就好好装个人!装不好人也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偏要作妖,最后挨整怪的了谁?

林正清这话一语双关,赵家其他人没听出来,林老夫人怎么会听不出来?

被亲儿子指着鼻子讽刺,她气得面红耳赤。

还想拿出来她那作妖三件套,一哭二闹三上吊呢!

赵家人暗暗加油鼓励,头号作妖姑奶奶,赵家的产业能不能保住,就看你了。

结果,人家亲儿子纹丝不动,还有闲心一品清茶。

面对赵家人的指责,林正清眼皮都没抬。

只缓缓来了一句:“库房里备着无数的好东西呢!只要不死,那就人参吊着,要是下去找我爹了,我也给您打一副上好的棺材。”

顿了一下,又缓缓地来了一句:“算了,我多给您多烧一点儿钱吧!别去找我爹了,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清静了这么多年,不一定愿意看见你。”

林老夫人气得都忘了动作,赵家人也气了个仰倒。

纷纷指责,这是不孝。

不孝?

母不慈,何来孝?

让他孝也好,那把赵丽娘以谋害朝廷命官的罪名抓起来,关进大牢,他就会坐下和他们好好谈一谈什么叫“孝”。

赵家人愣了,缓过来之后,又尝试着把这件事说出去,威胁林正清。

六月的天,阳光普照,温热恼人。

可是看着林正清慢慢浮现的淡笑,所有的赵家人,都打了一个寒噤。

“现在,只是丢了产业,若你们这么期待,丢了人也不是不可。”

但这个“丢了人”,配合林正清的笑,谁也没往丢脸那方面想。

赵家人风风光光地来,心如死灰地走了。

走之前,得知林正清这么对付赵家,是因为赵丽娘爬床的事情,赵家的男人气得把赵丽娘好骂,恨不得打死她,又碍于她现在的身份不好动手。

只盼着,日后赵丽娘得宠,赵家人能有点儿起复吧!

只是这个盼望,盼到林春寒出生、林夕儿失踪、林夫人生病……

盼了一年、两年、三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盼到现在,林春寒已经三十一岁,最大的女儿也已经十三岁,赵家依然没有起复,甚至还被林家死死压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