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千亩花田

第三百八十四章千亩花田

“不是说要午睡吗?傻笑什么呢?”

清澈低沉的嗓音,打断了楚念柒的臆想。

楚念柒轻咳一声,道:“哦,我就是想着空间里的花挺多的,要不,在外面也建一个花场吧!”

“行,改天,我让人找好地方,让你挑。”

“嗯。”楚念柒心里美滋滋,啊,夏千俞小伙儿果然是万能的啊,有什么事,说给他听,都特别容易就实现了。

果然不到五天,夏千俞就给她带来三个庄子,让她看看有没有哪个适合做花场的。

这三个庄子都是京郊附近的,一个带着一千亩的地,一个是带着六百亩的花田的花场,还有一个带着两百亩的庄子。

“这三个庄子地契都在这里,你都拿去吧,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若是不符合,我再去给你找。”

楚念柒:“不用了,不用了,这都已经够了。”

楚念柒细细看着那三个庄子的位置,指着那六百亩的花场道:“这个花场这么大,为何卖掉啊?不会是你强逼着人家卖的吧?”

夏千俞无奈看她一眼:“我是那样的人吗?”

楚念柒:“……”你是,你是,你就是!

夏千俞叹气:“这个花场经营不善,种出来的花不是死秧就是遭病虫害,入不敷出,自然就卖了呗。”

楚念柒:“行吧!”

一下子入手三个庄子,她得想想怎么规划。

二百亩的就做一个花场,那六百亩的现成花场,就改装一下,她想建造一个鲜花丽人坊。

到时候,丽人阁的高级会员可以到这个庄子上享受会员服务,相当于后世的高级会所。

至于那一千亩的,可以看看周围还有没有连着的地,买下来,弄一个千亩田和千亩茶园。

京城气候不适合种茶,但是有她的空间在,自然什么都能种出来。

眼下,酒庄在修建,等山上的果树挂果,她的酒坊也可以建造起来了。

到时候、酒园、茶园、花园、果园都有了。

就在楚念柒忙着开展新事业的时候,二月二花朝节到了。

花朝节过后没几天,他们也该开学了。

其实男子学堂早就开学了,虽然每年开学日没有定期,但是只要不是春耕之时,基本都会早早开学了。

毕竟,十年寒窗苦读,不能浪费时间啊。

倒是女学,只是试行推广。女儿家娇贵,总不能冷着天去上学,坐在室内瑟瑟发抖,万一冻坏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花朝节这一天,夏千俞带着楚念柒去万安寺逛庙会。

今年庙会非常盛大隆重,因为皇上带皇后娘娘也来参加了。

花朝节本就是给小年轻正大光明相处交流的节日,是以这一天,不论是潇洒少年郎还是妙龄少女,都打扮的非常夺目。

或是期盼在众人之中,找到自己心仪的那个人。或是在这个特殊的节日,大胆的和已经定亲的那个人相处。

在这一天,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举止,男女相处遵守礼制,就不会被人诟病。

楚子安带着李拴子和邢阿宝,也想缀在夏千俞二人的后面,跟着一起逛。结果,被夏千俞一个冷眼扫过,老老实实滚蛋。

算了,他是名正言顺的“童养夫”,在林氏那里过了明路的,底气十足。

夏千俞心满意足的牵着小姑娘的手,走在人群中。

庙会项目繁多,有人上香求签,有人桃林求缘,有人于绿草如茵之地踏青,也有人在郊外无人之处纵马奔腾……

夏千俞身姿高大,比同龄的十七岁少年都高了半个头不止。然而,楚念柒仿佛被按停了生长速度一般,夏千俞走了之后就没怎么长过,他即使回来了,成长速度也不快。与同龄的十一岁少女相比,矮了半个头不止。

这两人身高差距太大,要不是因为夏千俞那张年轻的脸,真会让人误会是爹爹带着女儿出来玩儿。

也是两人的颜值太高了,穿的又好,走在路上,收获的目光实在太多了。

但是,那些眼神中,谁也没有把这个小丫头往未婚妻的身份上想。都觉得,大概是家中的哥哥领着小妹妹出来玩儿了。

于是,好多小姑娘都冲着夏千俞抛媚眼。要不是他的脸色太冷,可能香囊帕子就止不住了。

宁王今天也带着林夕儿来了,不过林夕儿不想被别人发现,带了帷幕。宁王也带了半面银色面具,拉着林氏在人群中穿梭。

十五年前的那个花朝节,是二人心中无法忘怀的痛。

而今日这个花朝节,二人要重新开始,弥补过去。

皇上显然也是因为春天到了,他就开始飘了。

如今他的暗卫势力越来越大,再也不可能发生当朝太子被掳走的事情了。

而且,这暗中还有他儿子准备的人保护他,他就更不怕了,心安理得的带着皇后出来约会。

镇国公得知这个消息后,立马催促镇国公夫人带着小女儿去城外。

万安寺,望云台上,皇上牵着皇后的手看山下风光,登高望远,心情疏阔。

不想总是有那碍手碍眼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金麟卫统领来到跟前,拱手禀告。

“启禀圣上,镇国公求见。”

帝后在此观景,自是有禁卫军把守的,省的有不长眼的人冲撞了圣上。一般情况下,自是没有人不长眼的打扰。

但是镇国公不是一般人啊,他自诩为皇上岳父,骠骑大将军和当今皇后的父亲,可是了不得了呢!

侍卫来禀告的时候,表情也是一言难尽,若是别人直接就打发走了。但这好歹是皇后娘娘的亲爹,他们可不敢自作主张。

皇上看了一眼皇后,发现她神色不变,没有丝毫的动容。

知道这个父亲在她心里地位并不高,但是该有的体面他会给,不然这不仅是打了镇国公的脸,更是打了皇后的脸。

唉,他那么明媚可爱阳光灿烂人见人爱的皇后,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个爹呢?

这要不是皇后的亲爹,他真是死了一百八十次都有了。

但无论皇上心里多讨厌镇国公,面上肯定是丝毫不显的。

“宣。”

“是,陛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