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八十章 皇上也是老双标狗了

第五百八十章皇上也是老双标狗了

但对大皇子来说,沈家血脉留了一个沈惊飞就够了。

二皇子这个存在,完全没有必要了。

他可是没有忘记,从小到大,这个二弟,是怎么得意的羞辱他,欺负他的。

他说过,所有欺辱他,伤害他,给过他难堪的人,都要去死!

就这样,大皇子动了早就布下的一枚暗棋,送他上路。

而柳青禾,就是那枚暗棋。

皇上不是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大皇子的手笔。

但二皇子自掘坟墓,夺他的皇位他尚且可以网开一面,但是叛国,绝不可原谅。

即便是自己亲儿子,他也得秉承着大夏的律法。

但固然是二皇子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可大皇子的心狠手辣,着实让皇上触目惊心。

他一直都觉得他这个大儿子,并不像表面那么贤明温和。

外表的温润如玉,不过是他的保护色、障眼法。

但即便再有心理准备,也没想过他竟然这样心狠手辣。

倒是挺果决,知道斩草除根。

然这样的品质放在大皇子身上,他就觉得太凉薄了。

或许是因为,他从来没把这个大儿子放在皇位上去看待他。

所以,在得知他这一面时,皇上心生排斥。

他自己也明白,若是这事儿是夏千俞做的,他绝对又是另外一种态度了。

哪里还有什么凉薄不凉薄的认知,那就是一个字,绝!对!棒!

双标,大概是所有人避免不了的特质。

就是皇上,关键时刻,也是老双标狗了。

大皇子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中,即便被沈太傅摆了一道,也报复回来了。

但却不知道,正是那一手,连皇上给他安排好的富贵日子,也收走了。

……

温家的最后处决,也下来了。

敬国公府降为敬国侯府,温家大房和二房都被流放,时间是五年。

温家到底是顾虑林家这份姻亲的存在,在跟二皇子的接触中,并不是多么中心的势力。

且老敬国公和温家三房都没有参与,皇上做出这样的惩罚,已经是从轻发落了。

温家众人心中失落颓唐,却也无可奈何。

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皇上没有连坐,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在这一次的清算中,还有一个令人吃惊的人物――林春寒。

谁也没想到,别人家被处罚,是因为自家老爷们儿站错了队,走错了位。

抱着从龙之功不撒嘴,最后吃了满口灰。

到了冯家可好,老爷们儿啥事儿还都不知道呢!女人已经把他的队站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春寒想要报复冯家,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搞他。

不过冯家显然是非常会趋利避害的,事情刚暴露,林春寒的丈夫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休了林春寒,力求保命。

这个时候,他也顾忌不到丞相府的真正态度了。

林春寒毕竟是一介女流,她的罪责主要在于跟沈家人相处,给何氏通风报信。

这在整个宫变谋逆事件中是微不足道的,但她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林夕儿的利益。

作为大夏最护短的男人之一,宁王知道了,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新仇旧账一起算,林春寒就失去了一条腿,容貌也毁了。

她最后没丢了命,还是冯瑶以进入大皇子府为侍妾的代价,保住了她。

许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林春寒的心性也发生了变化。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大概是斗不过林夕儿了。

明明,明明她回京的时候,握着一手烂到不行的牌啊!

可是有宁王一个人坚定不移的爱,她便可以逆风翻盘了。

而她,却没有那样的幸运。

或许,林氏幸运的从来不只是宁王坚定不移的爱。

而是她无论经历多少风雨,都始终不忘初心的坚定着做自己。

以前她总觉得林氏不过是命好,投胎到正妻的肚子里,成了嫡女。

然而她被山贼掳走,又和离带着女儿生活,背着一个女人最差的名声,却依然能逆风翻盘的时候。就是林春寒,也不得不佩服她。

她以前看不起和离过的她,但又何尝不是羡慕她即便和离,处于人生低谷,依然高傲卓然的风姿呢?

经历过被丈夫休弃的事情,她才知道,当一个女人能主动提起和离的时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的。

她难道看得惯她丈夫纳妾生庶子庶女吗?

当然也不。

可是她没有勇气提和离。

即便处在京城,她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可林氏当年在举目无亲的小山沟里,就敢孤注一掷。

这大概,就是她不如她的原因吧!

林春寒当然不只是因为经历生死才大彻大悟,她依然还是看不惯林夕儿,她依然还是羡慕被宁王深深爱着的生活。

但她不会再钻牛角尖,不会再跟自己过不去。

因为,她自己也有自己珍贵的幸福。

即便落魄到这个地步,她的儿女也没有放弃她。

被冯家休弃,但是她的儿子还是照顾她的。

给她买了一座二进的宅子,买了下人照顾她,时不时的去看她,给她送钱,陪她聊天解闷。

而她的女儿,更是为了救她,把自己送到大皇子府。

儿女牺牲到这个地步,她再不好好做人,就真的是不配为人母了。

也许有人会认为林春寒的惩罚不够,她当年,到底是害了林氏的帮凶。

但断她一腿,毁她容貌,让她这样不人不鬼的活着,何尝不是一种慢刀子炖肉般的惩罚呢?

伤害在她身上,也是实实在在的。

她能想明白,没有沉湎过去,自己跟自己过不去,那是她的思想觉悟,是她的造化。

这样的事情,别人是管不了的。

京城里的该处罚处罚,该流放的人,也该流放了。

楚念柒一直对这件事很难过,因为温情一家和温柔一家都受到了牵连。

温柔还好一些,她自己嫁人了。

但是因为敬国侯府的事情,她在婆家的地位,肯定也得受影响。

而温情的处境,就更艰难了,她还得跟着家里流放边疆。

楚念柒犹豫半天,还是跟夏千俞开了口,想让他看看能不能找到路径,通融一下。

但夏千俞说,流放是必须的,最多也就是在时间上通融。

至此,楚念柒也是无能为力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