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五十一章 吃醋的皇帝老子

第三百五十一章吃醋的皇帝老子

其他部门的好多人听说刑部的一大群人,追着今年新上任的一个清吏司抢吃食,连读书人的体面都不顾了。

真是丢尽了天下人的脸!

更有甚者,为了得到第一手资料,还来刑部观看。

然后,就看到了他们抢食的盛况,以及狂吹夏千俞未婚妻彩虹屁的嘴脸。

有人不屑,有人鄙视,有人探究,有人羞于成为刑部衙门的同僚……

二皇子听手下的人来报后,不屑冷笑:“嗤,出点儿小恩小惠就妄图收揽人心,真是上不得台面。”他可算是高看夏千俞了。

再出去办案的时候,刑部的效率可高了,远超同行大理寺和顺天府。

他们办完案子就快速的回衙门,因为尚书大人以夏千俞带去的饭食做额外奖励,谁效率高,就率先分给谁。

其他部门领导听说了,对刑部尚书嘲讽道:“尚书大人,您真是老糊涂了,这可是办案,多么严肃正经的事,您怎么能拿吃食来激励属下呢?”

刑部尚书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你不懂,这是年轻人的活力。”

那人:“……”我呸,说的好像你懂一样,你一个当了祖父的老男人,比我还好几岁呢!

走过路过的刑部侍郎:“……”尚书大人,您大概是忘了当初您可是骂这“年轻人的活力”是最没出息的行为啊!

这才多久啊,果然,跟夏小兄弟说的一样,打脸真香永不缺席。

他看着旁边义愤填膺的某官员,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他想看看,这些今日猛烈抨击的人,何时自打嘴巴。

想到那个画面,刑部侍郎一阵激动。

连自己嗷嗷待哺的小闺女也忘了。

这件事太过奇葩,大夏建国一百多年,也没出过这样的事儿,以至于传的很是邪乎。

不知道内情的人自是对刑部百般鄙视不屑,但是刑部自己人,却有一种独得“宝物”的优越感。

有些性子欢脱的人,甚至把那种兴奋得意高高挂在脸上,以至于旁人见了他那股得意样,恨不得揍他一顿。

不久,皇帝也知道了这件事。

于是,下朝之后,用了个借口把夏千俞留到了御书房。

皇上端着一盏茶杯,装模作样的喝茶。

“咳,我听说,你们刑部最近挺热闹啊!”

夏千俞瞟了他一眼,轻飘飘飞来的一眼,带着的是满满的鄙视。

“想吃就直说,做什么拐弯抹角?”

“噗――咳咳咳……”

皇上直接被夏千俞怼的喷了茶,呛了肺管子。

“你,你个臭小子,我是你爹,我问问怎么了,我就是真想吃,你还不给我吗?”

真是的,这个儿子一点儿都不可爱,不给老爹留面子。

夏千俞懒得理他这个老父亲的玻璃心,直接扔给他一个罐子。

“茶叶。”

皇上接过后,马上打开,一股灵气袭来,深吸一口,顿时神清气爽。

这还没喝呢,就有这样的香气,可以想象这是怎样极品的茶叶。

皇上细细看了看,眼中神色逐渐激动。

“这,这是,这是金云茶?极品金云茶?”

金云茶还是前朝时期的贡茶,长在大夏金霞山顶,只有几株金云茶树。因为每日沐浴阳光,吸食山顶云雾生长,茶叶是金黄色,俗称金云茶。

这金云茶据说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堪比千年人参,一两万金。

前朝皇帝是个贪婪的,为了长生不老,命人把这几株金云茶都挖了,要栽在盘龙山上。

可惜,移栽一年不到,都死了。

此后,世上再无金云茶。

这种顶级茶叶,也成了传说。

皇上能认识也是在皇家秘史里看过记载才知道的,这种茶叶最大的特点就是金黄色,叶片似云似棉。

“好小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么好的东西?”

夏千俞瞟他一眼,没眼看他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堂堂皇帝,护起食来跟刑部那些二傻子也没啥区别。

“喝就得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皇上的激动喜悦兴奋昂扬一下子被冰冻冷却:“……”这个死崽子,就是不会说一句好听话是吧?

突然,夏千俞想到什么,轻握拳头,咳了一声,道:“这是,我的小未婚妻种的。”

嗯,念念的空间里的田螺精们种的,简称,念念种的。

没毛病!

皇上瞪大了眼睛,什么,能种出金云茶的小可爱,怎么就倒了霉摊上他儿子了呢?

这,这真是一朵小鲜花插在了冷牛粪上。

不过,这话他不敢说,这臭小子记仇的很,他要是敢说,以后这茶绝对没有他的份儿。

“咳,这,这,儿媳妇真是,心灵手巧,心思玲珑,秀外慧中……女子楷模啊!”

皇上本想夸一句就得了,谁知道,他刚起了一个头,夏千俞就拿那双冷冰冰的眼睛满含期待的看着他。

然后,他就一句一句的夸了下去,直到嗓子都有点儿冒烟儿了,才罢了口。

那个犊子,这时候终于是一副满足的样子。

皇上这才知道,嚯,原来,他是拿一罐茶叶找夸来了。

儿大不由娘啊!

皇上不知为何突然有了一丝心酸。

“你,什么时候想恢复身份,认祖归宗啊?”

夏千俞突然又失去了兴致。

他的祖宗不是自以为是的太蠢就是荒淫平庸的色鬼,最好的玩意儿就是碌碌无为的傀儡庸才和开国皇帝那个斗大字不识几个的莽夫……

这样的祖宗,有什么好认的?

皇上奇异的从他的表情看出了他的吐槽,玛德,这个狗崽子,就不怕祖宗半夜去找他吗?

“你已经十六岁了,在朝中当值也要多留些心思,别忘了你的身份。再说,你的母后可是一直记挂着你呢!”

若是别的事情,夏千俞可以不在乎。

但是皇后好歹是他的生母,且对他是真心不错。

他不能真的抛下太子这个身份,这样对他母后打击也太大。

想了想道:“不急,我自有安排。”

说完,就跟皇上告辞离去了。

他现在之所以不见皇后,就是怕她认出来。

这个世界上,若说谁能一眼把孩子认出来,那肯定是父母无疑了。

可是,他的小姑娘还没答应嫁给他呢!

小姑娘一直都害怕嫁人后,丈夫不是她一个人的。

那么,他就得给她安全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