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二百零九章 登堂入室进田家

二百零九章登堂入室进田家

于是,便在女儿家住了下来。

因着楚梁是举人老爷的关系,田家几口人对这么一大家子很是客气。

可是楚吴氏这个人,就是个给点儿颜色就能开染坊的。

这大半个多月的日子住下来,田家人也吃不消了。

且楚吴氏是个只进不出的,楚家一大家子吃喝全都要靠田家。这么多张嘴,就是田家家底子再厚,也不够吃啊!

但是田志光是个怕媳妇儿的,不敢跟媳妇儿说这些事情。田家两个老人,也是比较老实的人。于是,这田家几口人,望着厨房日渐减少的米,那是一声又一声的叹气。

可惜,楚家人就像没听到一般。

要是就管媳妇儿的娘家也就罢了,好歹那是他正经岳家。

可是为毛他一个女婿,还要管媳妇儿娘的娘家。

那是他该管的事情吗?

田志光心里苦啊,但是家里没人听他说。

没想到,今天来到大街上转悠还能碰到一个听他说心里话的人。

田志光表示,他很高兴,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他这里想着缘分,不想宁王那里也在感慨着缘分这东西。

最想遇见的人没遇上,最不想遇见的人,倒是快给他送上门了。

孽缘啊!这该死的缘分!

好,他今天就去见识见识,什么叫作新欢战旧爱!

不对,他俩谁算新欢,谁算旧爱啊?

往前了说,他可是最正牌的未婚夫啊!

算了算了,他就是随便看看那个糟糠前夫好了!

“我对那位东家的事情很感兴趣,你能不能再跟我多说一些?”宁王递过去一个五两的银锭子。

田志光惊了,妈呀,就是说说八卦,就能赚来五两银子。

这都快赶上他家平常小十天赚的钱了。

看来,他今天不仅跟他有缘分,还很有钱分。

“没问题,你想听什么?哪方面的?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就这样,宁王从田志光这里打听到了很多关于林氏的事情。

这边毕竟不是他的势力范围,且他来的时间短,打听到的消息没有这个亲戚知道的详细。

一刻钟后,田志光看着已经离地愤怒的宁王,弱弱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他算是明白了,这位可是林氏的痴狂爱慕者。

听到楚梁娶了三个媳妇,还生了好几个孩子之后,宁王气的已经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

不仅如此,夕儿还帮着他养了一个死去媳妇生的儿子。

这他么的都叫个什么事儿啊?

愤怒过后,就是浓浓的委屈。

他想跟夕儿成亲都不成,那个死瘪三儿竟然让夕儿给他另外的女人养孩子。

这个死渣男,这个贱男!

宁王心里把楚梁骂了千千万万遍,面上还是一片冷肃。

幸好夕儿跟他和离了,远离渣男,不然,他一定会亲手了结了这个瘪三儿。

宁王深吸一口气,“你接着说。”

“哦,哦。”

田志光也深吸一口气,压下刚刚宁王释放冷压造成的恐惧。

“她,她和离之后,日子突然就变的特别好。在镇子上买了铺子,不知道她在哪里进的货,货源特别好,争相被镇上的富户购买。把其他的粮铺挤的生意都差了。哦对了,她们还弄了一个香皂作坊和农药作坊……”

他说的事情,有些宁王已经通过邱大壮的口中得知。

只是从田志光的口中再听一遍,更加真实而已。

他没想到,当年那个恍如云端清冷出尘的女子,竟然有如此接地气的一面。

仙子落入凡尘,他深爱至极。

可惜仙子远去,他追逐矣。

两个人相谈甚欢,不,具体来说,是田志光自己说的很欢。

“田兄,我今日跟你一叙,真是三生有幸。不如我做东,我们去酒楼可好。”

“唉,可惜酒楼现在也没有开门做生意的了。”

“那,那哪里可以买来吃食啊?我们这初来乍到的……”

“我知道哪里有卖的,乡下养猪养鸡的不少,存着白菜萝卜的也很多。只是现在粮食还在管控,不知道他们卖不卖。”

“能找到地方买就好,钱不是问题。只是,我今日还没找到做饭的人,唉。”

宁王开始装模作样,他的属下早好几天到达东阳镇,除了打听消息,啥都给他置办好了。

宅子都有了,粮食菜肉都预备齐全了,难道还差一个做饭的老婆子?

听到他这么说,田志光的眼睛一亮。

“要不你去我家吧,我让我娘和我媳妇儿给你做饭,不过,饭食你要自己带来。”

“好,没问题。我这就让我手下去拿东西来,我再带一坛好酒,我们一醉方休。”

“哎呀,太好了太好了,我太长时间没尝到好酒的滋味儿了,你可别诳我。”

“诶?我们已经是兄弟了,我怎么会诳你?”呵,不诳你诳谁?渣男前夫吗?

一刻钟之后,田志光带着宁王殿下出现在了自家大门前。

宁王身后跟着两个手下,一个人手上提着半袋子米,一个手上提着两只鸡。

而田志光的怀里,抱着一坛子醇香肆意的竹叶青。

眼睛都笑眯了。

他今天,真的很有钱分。

他们一进门,就引来了众人的目光。

田家在镇上的宅子并不大,就是一个三间正房,左右各三间厢房。

院子也很小,大概有一百米的样子。

田家几口人再加上楚吴氏那么一大家子,当真是拥挤热闹的很。

田志光进家的时候,楚满香和梁小珍正在吵架,而楚吴氏在和稀泥般的劝架。

原因是,这一次,梁小珍又看上了楚满香的一件绸料的春衫,趁着楚满香没注意的功夫,自己穿上了身。

那是楚满香非常喜欢的一件衣服,自己都没穿过几次。

这一回,她再也不想让了。

这个梁小珍根本就是没皮没脸,仗着楚吴氏的偏疼,作威作福。

她不知道她一个娘家侄媳妇儿,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脸来她家这么嚣张。

可是,偏偏,每一次楚吴氏都会稍稍偏向着她,让楚满香让着。

她凭什么让?这是她家!

而且她娘在做什么?

不偏向她这个亲女儿,偏向一个娘家侄媳妇儿!

难道在她眼里,女儿已经是泼出去的水,而侄媳妇儿才是吴家人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