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零一章 反击

第四百零一章反击

夏千俞这话一出,所有户部官员都是脸色一变。

户部尚书齐大人更是站出来,脸色铁青道:“夏大人,还请你慎言!”

这要是被冠上结党营私的罪名,他这个官职也是做到头了。

但是夏千俞才不在乎,更不害怕。

他本就是要把这些只吃俸禄不办事儿的官员拉下马的,还怕他们生气不成?

他作势弹了弹衣服上并不存在的尘埃,不屑道:“如果不是,那几位大人今日把我叫来对峙又是何意呢?”

方御史看不得他这副小儿轻狂模样,率先跳出来道:“猖狂小儿,休得无礼。在场的哪一位大人不比你年纪大辈分高,你上来便如此猖狂,根本没把大夏朝廷放在眼里。”

皇上:“……..”麻蛋,你自称谁长辈呢?

夏千俞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你姓什么?”

方御史气得吐血:“你,你――”

夏千俞:“我问你姓什么?”

方御史:“……老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方中正。”

夏千俞不屑一笑:“那你知道我姓什么吗?”

“小子姓夏,跟你既不是同宗同族,又不是同姓,更不熟。你是哪里来的脸自称我的长辈的?”

方御史直接气到失语。

那几个户部的官员看到夏千俞直接把方御史怼熄火了,赶快跳出来攻击。

“夏大人,我们只是把你叫过来,在皇上面前说清楚,以免有误会。”

夏千俞无差别攻击道:“御史干什么吃的?监察百官又不是捕风捉影,听到风就是雨,连调查都不调查清楚,就搬到台面上,这不是占用朝廷资源吗?皇上日理万机,呕心沥血,就是听你们掰扯这些鸡毛蒜皮的误会的?再说了,昨天卖我土地的时候,你不是在场了吗?事情具体咋回事你说不清楚?”

那个户部官员:“…….”我特么就是太清楚了,才想搞你的。

夏千俞忽然变了一副神色,摇头叹息道:“在下昨天买地的时候,就思考了一下,这大夏朝堂是不是养了太多闲官呢?几个户部官员闲在户部衙门没事干,老百姓来办理正事了还推脱不干,借此机会索要中间费。在下当时就在想,这幸好在下腰包里银两还算充足,若是遇上普通老百姓家,买一块土地,交给官员的孝敬钱都够多买好几亩了。”

户部官员:“你,你血口喷人!”

夏千俞一副痛心疾首地样子:“唉,实话不好说啊!陛下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户部查一查,就问为何昨日微臣要将他们痛揍一顿。实在是微臣心寒啊!”

皇上:“…….”我儿子演技真高。

百官:“…….”你特么当着我们的面装模作样可是爽?

皇上看儿子孤军奋战,力斗几个老不死的多时,他这当爹的也不能掉链子啊。

“来人,立刻去户部查清楚,夏清吏司昨日为何殴打官员。”

“是。”

那几个户部官员急了,昨日夏千俞去找他们买地的时候,他们确实在闲聊喝茶。

并且在夏千俞已经明确要买地了,他们还是爱答不理的,打算拖几天再去丈量土地。

至于能拖几天,自然是看给的孝敬多少了。

以前他们也是这么做的,没想到这一次踢到了铁板上,不仅没能得到孝敬钱,还被暴打了一顿。

最后,被夏千俞牵着鼻子立马去城东量地去了。

但是他们在户部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于是就把消息透露给方御史。

然后,方御史果然给疯狗一样,闻着腥味儿就狂扑。

本以为方御史弹劾完毕,皇上就直接象征性下旨惩罚一下那姓夏的就完了。谁能想到,这皇上还把他叫到金銮殿对峙啊?

更完犊子的是,皇上现在还派人去调查昨天的事情。

他们一直没把夏千俞放在眼里,自然都没有打点,皇上那是一查一个准儿。

几个户部官员急的是满头大汗,不一会儿,前去调查的金麟卫都回来了,然后一五一十的阐明了事实真相。

然后,这几个官员吓得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向皇上磕头认罪,并且还诡辩几分。

皇上看这几个人的眼神,就像在看几个死人。

他一直都知道,如今大夏的朝堂有很些积重难返,但是他也必须好好肃清朝堂。

世家势力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招不甚,就是动摇国本的事情。

但是,他没想到,当朝堂的丑陋之处明明确确的暴露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才更加清晰的认识到,这个朝堂已经腐朽到什么样子。

偏偏,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为这个几个蛀虫求情。

户部尚书齐大人道:“陛下,这些人当时也是累了恰好休息一会儿,不巧被夏大人看到,这才有了误会。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还请陛下饶恕他们这一次。”

夏千俞立刻不客气道:“齐大人倒是会说,这黑的都能颠倒成白的。偷懒贪污受贿在齐大人嘴里都能成为不经意的过失,这齐大人还没当宰相,肚子里就能撑船了。要不这样,他们几个人的俸禄也知道夏大人发放吧,省的他们领了朝廷的俸禄还不干活,甚至鱼肉百姓。”

齐大人:“……..”怎么特么哪里都有你?就你长了一张嘴是吧?

那几个户部的官员看着夏千俞,也是恨得要死。

齐大人还要说什么,但是被皇上立刻打断。

“在其位,不谋其政。朕看你们也是不想做了,干脆这官职也是别做了吧!”

那几位户部官员大惊,没想到皇上这么干脆果决:“陛下,陛下恕罪啊!”

皇上没理他们,接着道:“户部尚书御下不严,管理不当,致使户部驻扎国之蛀虫,罚俸一年。方御史捕风捉影,未经查实便弹劾,处事不当,罚俸半年。退朝!”

皇上说完,拂袖而去。

高公公只来得及高喊一声“退朝!”,便跟着匆匆而去。

皇上走了,只留下一堆心情各异的官员。

林丞相一脸正气,微微带着一丝笑意,路过夏千俞身边的时候,向他点头示意。

夏千俞很是客气的也点头回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