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零四章 再上大东山

第二百零四章再上大东山

楚念柒想的就直接多了,她觉得,应该是那群刺杀母亲的人在调查母亲的行踪。

这么一想,楚念柒觉得,这大东村也不能待了,赶紧走才是正道。

林氏给了那管差五两银子,希望他不要把自己在大东村的消息泄露出去。

本来那个管差也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如今得了银子,自然会闭紧嘴巴。

等到所有的山匪和官差都离开大东村之后,楚念柒对林氏道:“娘,咱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嗯,再修养两天,我们就走吧。”

林氏让绿英把话带给其他人,这两天准备一下,他们也要走了。

夜幕降临,夏千俞和楚念柒趁着众人熟睡的功夫,再一次踏上了大东山。

没了众多男土匪的山寨,一下子清静了不少。

山下的消息,山上的人还不知道。

为了防止山匪听到风声逃跑,大概今天晚上,县衙的人就会有所行动。

那么多人,一晚上都没回来,山上的人已经有些不安了。

只是他们怕死又懒惰,山上剩下的那几个男人,平时都是被欺负的对象,山寨里不管事儿的。

此时更是觉得,山中无老虎,正是猴子称大王的时候。

逮着几个女人,拖进山洞里就是一顿干。

山洞外做饭的老婆子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偶尔还发出几声调笑。

可见,环境确实能改变人。

没了道德规则的束缚,内心的恶被释放出来,你永远也想不到,人类最大的恶意在哪里。

楚念柒素手一挥,外面的老婆子都因吸入迷药晕了过去。

楚念柒和夏千俞二人来到了山洞外面,直接把小黑蛇放出来,把那几个恶心的人渣抽晕。

二人等着那些女子收拾好自身出来。

整个山寨,一共二十多个女子,从十几岁到三十岁,年龄段不同,却毫无例外的,都被折磨的面黄肌瘦,脸如死灰。

他们诧异地看着眼前两个少男少女,明明年纪不大,却自有一番气势。

“这个山寨的土匪都被抓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官差就会上来。你们是想等着官差来,把你们带走,还是想自己走?”

乍然听到这一番话,被折磨久了的女子,都敢相信这是真的,一时间忘了反应。

楚念柒以为她们是怕自己走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接着说道:“如果你们要自己去谋生,我会给你们每个人二十两银子,够你们找到一个地方安顿下来。”

这话一出,几乎所有的的女子都激动了。

“我们要走,我们自己走。”

“就是啊,我们在土匪窝里谋生过,要是被人家知道了,我们怎么活啊?”

“呜呜,小姑娘,你是好人,谢谢你愿意救我们。”

几乎所有的人都欣喜可以逃离这个狼窝,只有两个人低垂着头不语。

突然,其中一个年级稍大一点儿的说:“一百两,我要一百两。”

这话一出,有几个人的脸色也变了,试探的看着楚念柒,那意思是想看看楚念柒会不会应。

楚念柒简直要气笑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

自己顺手帮一把,还帮出来个祖宗?

“呵,我又不欠你们的,给你们银子是看你们可怜,还蹬鼻子上脸了?”

那女人很是不满:“你也说了是看我们可怜,那你为什么不救人救到底?二十两银子好干啥?根本花不了多久。”

“是啊,小姑娘,看你也像是不差钱的,要不你就救人就到底?”有几个人试探性地劝着。

楚念柒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出淤泥而不染是多么优秀而难得的品质。在一众恶意中,保持自己不被污染的心性,实在是太难了。

“照你们这么说,我出了一次手,是不是还得帮你们找好下家,最好是给你们养老到死啊?毕竟,这才算是救人就到底嘛!哼,知道什么叫无耻吗?你们这就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既然二十两银子什么都不能做,我也不丢人现眼了。你们爱咋咋滴吧,我不管了。”

说完,楚念柒带着夏千俞走向那群孩子,徒留一群女人在原地争吵。

这群孩子中除了四个跟楚念柒差不多大的,还有两个三四岁的,剩下五六个都是只能躺着的小婴儿。全都面黄肌瘦的,根本看不出来都是什么年纪。

“你们是要跟着我们走,还是等着官差来。”

其中一个长得黑瘦黑瘦的七岁少年道:“跟你们走,是去哪里?”

“不能说。”

“那官差又会怎么管我们?”

“不知道。”

小男孩儿:“…….”什么都不知道,你还问?

可是莫名的,他又想找出什么理由,跟着她。

“跟着你们,什么条件?”

“训练你们长大,到十五岁之后,给我们做十年的事情,十年之后,离去自由。”

“好,我跟着你。”

此时,小男孩儿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句承诺,承诺的不是十年,而是一生。

“你叫什么?”楚念柒话落,身边的少年气压有些低。

夏千俞:哼,在我面前问别的男孩子的名字,不爽。

然后就听到那个男孩儿道:“我,我叫小黑。”

藏在暗处的小黑蛇:“……”虽然他不喜欢这个蠢爆了的名字,可是不代表他能忍有人跟他重名。

楚念柒听到这个名字,也有一点微微的尴尬。

“你,你姓什么?”

“听我娘说,我爹姓张。”

“那你娘呢?”

“她上山不到三年,就死了。”

原来,这个小男孩儿还是婴儿时,他的母亲被土匪掳上了山。

女人放不下自己的孩子,默默承受着土匪的侮辱。

那些土匪好不容易有个女人,为了不让她自杀寻死,便留下了她的儿子牵绊着她。但是这土匪窝,实在不是女人应该待的地方。

短短三年,她就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最后,一场风寒,带走了她的生命。

此后,小黑就成了没娘的娃,在山寨里苦熬着度日。

好在那群山贼也不是丧心病狂之人,留下一个孩子的命,任其自生自灭。

小黑就得以生存下来。

“那你的娘姓什么?”

“我娘姓贺。”

“那你以后叫张思赫吧!”

小男孩儿的眼睛瞬间晶晶亮,“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