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零六章 大夏热心人士

第五百零六章大夏热心人士

皇上吃好了饭,就有心情问了。

“今日你们效率怎么那么高?”

皇上说这话可真不是故意挖苦,而是今晚的金麟卫真是格外给力。

虽然金麟卫在他手里,这些发展势头也越来越好,但是能一个晚上找到认证物证,又把南疆细作抓住的,跟以前相比,这效率委实太高了。

更何况,面对的敌人还是沈家。

要是沈家真的这么好搬倒,他至于虚与委蛇这么多年?

他可不是孬种,实在是沈家这样的百年世家,经营的势力很大。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皇宫里也安插了桩子,而那个桩子又什么时候启用。

昨晚能把沈贵妃和沈太妃拉下马,那可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都齐了。

当然最主要的,这个机会还是她们自己递到别人手里的。

要怪,也只能怪这么多年的高位生活,养大了她们的心,真就以为自己是多凛然不可侵犯了。

却没想到,竟然踢到了一块铁板上。

她们是没想到林瑾萱一个小姑娘胆子那么大,竟然中毒了都不怕。

也不知道,沈梦私下做的那些事儿,已经被林家人全部知晓。

这样不死不休的局面,但凡有哪一方率先招惹了,那都是死咬到底的。

也是可笑,她们本来是想给沈梦出气的。

却没想到,就是疏忽在沈梦的事情上,一朝马失前蹄,跌入泥潭。

但他们这种自大猖狂,皇上可太喜欢了。

要想让人灭亡,就先让她疯狂啊。

皇上压抑住不断想要疯狂上扬的嘴角,等待赵宣的回复。

看着皇上那张喜气盈盈的笑脸,赵宣实在有些愧疚。

“启禀皇上,卑职去找人证物证的时候,已经有人给准备好了。”他就是个捡漏的啊!

皇上正了神色:“什么意思?”

赵宣尴尬极了,这辈子目前为止办的最漂亮的一件事,竟然是捡漏的。

“就是,卑职能找到那个宫女,是有人给卑职扔了个小纸条。能保下那盆花,是因为想要销毁花的钟粹宫宫人被人扔石子打晕了。能找到那个细作,也是那人在密室里就被下了软骨散,不然属下等人肯定会中招。”

“知道是何人出手吗?”

“咳,这是那人留下的纸条。”

赵宣把一张纸条呈了上去,高公公反复检查,皇上又让暗处一个懂毒的暗卫检查一遍,没有毒,才拿过来看。

皇上很严肃,因此没有注意到赵宣那个古怪的表情。

只见纸条上赫然写着:大夏热心侠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必感谢。

皇上:“……”

虽然上面说着不必感谢,但是能在皇宫中来去自如,皇上还真是心里不踏实。

任谁知道自己家被别人随便进出,心里肯定都挺慌。

即便,他现在所站的立场跟自己可能一样,利益没有冲突。

但是身为帝王,都是多疑的。

这是通病,也是必修课。

没事儿多想想,总能想到不一样的地方。

这不,皇上这会儿就注意到了之前在大殿上忽略的漏网之鱼。

“传朕口谕,那个宫女直接杖毙,另外,何昭仪御下不严,降为从三品婕妤,闭门思过一个月。”

第二日,得知这个消息的何昭仪,哦不,现在已经是何婕妤了,直接哭晕在寝宫。

她招谁热谁了?

寝宫里被人混进了眼线,受了连累,皇上不说安抚她,还把她降了位份。

她升上来容易吗她?

她可是生了两个孩子,才到今天这个地位的啊!

没想到,一场中秋宫宴,回到二胎前。

何婕妤现在都要恨死沈贵妃了,哦不对,现在应该叫沈庶人了。

要不是皇上有口谕,让她闭门思过,她可能立刻马上就要去冷宫揍人。

以前她居于沈贵妃之下,家世没她好,地位没她高,长相没她美,生孩子还比她晚。

她处处被压了一头,早就看沈贵妃不爽了。

无奈,拳头没有人家大,自然得老实猫着。

现在可好了,沈贵妃落马,贬为庶人。

她虽然也被降了位份,却还是个婕妤呢!

等着,等她解了宫禁,看她不去冷宫里好好招待招待她。

不就是一个月嘛,她等得起。

这边何婕妤想着一个月后怎么去冷宫里折磨沈梵,那边皇上把夏千俞召到养心殿商量事情。

皇上很严肃,他发誓他真的是很严肃认真的跟夏千俞在说昨晚大夏热心人士的事情的。

但他也发誓,他在夏千俞脸上看到了便秘一样的表情。

“你,你这几天肚子不舒服?”

夏千俞:“……”我脑袋不舒服!

“父皇觉得儿臣的武功如何?”

“高啊!”他手下的暗卫没有一个能打过他的,最厉害的在他手底下不过三百招。

“那父皇还记得儿臣昨日在皇宫吗?”

皇上突然有点儿明悟:“你是说?”

“父皇以为,得多厉害的武功,才能在皇宫里,在儿臣眼皮子底下,来去自如,肆无忌惮的?”

“所以?”

“那个热心人士就是我。”

皇上:“…….”行吧。

儿子太优秀了,不断刷新当爹的认知。

知道这么个武功高强的大夏热心人士是他亲儿子,皇上终于不慌了。

不仅不慌,这龙椅坐的还觉得更稳了呢!

心里稳了,皇上也有心情跟儿子唠嗑了。

“怎么样?昨日,父皇没给你掉链子吧!你家的小老虎,朕可是帮你护着了。”

夏千俞抽了抽嘴角,有些哭笑不得。

他的小丫头,可不有时候就像个小老虎呗。

“行,记着了,下次来会记得给你带茶叶。”

皇上笑了,这才对嘛!

有来有往,他爱护儿子,儿子孝敬他。

这是人类繁衍生息最理所应当的事情,没错!

皇上绝对不承认他刚刚提起那个话头有邀功的意思,也绝对不承认,自己是把茶叶都送给皇后讨媳妇儿开心去了,而自己馋了。

要是被人知道,他堂堂天子,竟然馋儿子手里的茶叶,那他不要面子的吗?

夏千俞也不揭穿老父亲的遮羞布,只在心里记着,下次多给他带一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